專家激辯奢侈品關稅:降還是不降--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專家激辯奢侈品關稅:降還是不降

2011年08月24日08:15    來源:《經濟參考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6月15日,商務部新聞發言人姚堅表示,我國將進一步降低進口關稅,包括中高檔商品的關稅,有關政府部門對此已達成共識。然而,不到一周時間,財政部官員卻做出截然不同的表態,稱沒有計劃要調整奢侈品進口關稅,兩大部委關於奢侈品關稅問題的“矛盾”公開化,也在民間引發了一系列討論。那麼,奢侈品進口關稅該不該下調?是所有的奢侈品關稅都下調還是下調部分商品關稅?關稅下調之后,是否會帶來奢侈品價格的大幅下降,進而促進國內的消費需求?8月22日,在世界奢侈品協會主辦的“中國奢侈品關稅研討會”上,來自商務部、國家稅務總局和發改委的智囊們對於這些民眾廣泛關注的熱點問題展開了激烈的爭論。

  劉佐 國家稅務總局稅科所所長:奢侈品減免稅收?這個問題“不存在”!

  一個國家的稅制結構與這個國家的經濟發展水平密切相關。一般來講,發展中國家的稅制結構是以間接稅為主,主要包括增值稅、消費稅和關稅。中國現在對奢侈品和其他進口貨物征稅是中國現實經濟發展水平的表現。我們對進口奢侈品征收的稅收主要是四種,進口關稅、進口增值稅、消費稅以及對進口汽車征收的車輛購置稅,除了第四種的車輛購置稅之外,其他三種是其它國家普遍征收的,隻有車輛購置稅是中國特有的。從今后發展趨勢來看,把車輛購置稅並入到消費稅也未嘗不可。具體到征稅的項目各個國家各不相同,關稅有關稅征稅的項目,消費稅有消費稅征稅的項目。在稅率上也有很大差別,有的比較高,有的比較低。比如,進口的煙、酒、化妝品的稅率比較高,大排量的小汽車消費稅最高稅率可以達到40%?為什麼有這麼大差別的稅率,目的就是為了調節消費,同時也是為了引導社會消費的取向。另外,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一個主要不同在於,發達國家是主要奢侈品的生產國和輸出國,所以它希望把自己的貨物推銷到其他國家,特別是發展中國家。所以,他們希望降低奢侈品關稅,但是由於發展中國家的經濟發展水平和稅制結構的限制,另外也是為了調節消費,所以他們主張對國內和進口的奢侈品都要征稅,而且要征得比較高。

  要不要降低和減免奢侈品的稅率要視各個國家的情況而定。奢侈品不存在減免的問題,因為他是有錢人的消費,稅收的減免是對窮人,對生產、生活和經營有困難的人減免。為了體現國家對特定經濟、社會和進出口貿易等方面的政策,對某些進出口貨物提高關稅或者降低都是可以的。另外,我們不僅要考慮到進口貨物關稅的問題,我們還要考慮到國內生產的問題,比如說,國內奢侈品生產企業現在還比較脆弱,發展比較慢,需要扶持。大幅降低奢侈品關稅對這些國內產業發展可能將產生不利影響。中國人到外國購買奢侈品,外國可以免稅或者出口退稅,中國今后在進出口稅收政策方面上也應該向這個方向發展。對進口貨物增稅,對出口貨物退稅。

  梅新育 商務部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降低奢侈品進口關稅?我堅決反對!

  第一,世界奢侈品協會6月公布的數據稱,去年中國游客在歐洲購買奢侈品的金額達到了500億美元,我認為這個數字極度夸張。按照中國國際奢侈品平衡表的數據,去年中國旅游服務在境外的支出總數是548 .80億美元,這個數據包括食宿、交通、購物等全部內容。如果按照報告裡講的,中國消費者僅僅在歐洲購買奢侈品就花掉了500億 美 元 , 也 就 是 說 去 年 中 國 總 共 出 境 人 數5738 .6萬人次,平均每個人隻攤到80多美元用於 食 宿 和 游 玩 , 這 可 能 嗎 ? 這 樣 極 度 夸 張 的 數據,隻能得出非常錯誤的結論。如果在海外奢侈品消費500億美元是真實的話,有利於說明我們應該降低奢侈品進口關稅。但是,在荒誕的數據上得出應降低奢侈品進口關稅的結論,好把這筆3000多億元人民幣的消費留在國內的結論是站不住腳的。

  第二,從我國本土產業的發展的需求角度來講,我堅決反對降低奢侈品進口關稅。一個國家和一個民族隻有先生產才能去消費。中國這樣一個佔全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大國,不可能像佔人口二十分之一的美國那樣利用軍事和貨幣霸權,透支消費。我們必須先生產,然后再消費。所以我們的關稅政策首先要考慮給我國本土產業留下發展空間。

  第三,從社會公眾和社會安定的因素上來說,我更是堅決反對。如果說為了降低高收入階層的成本消費,就要降低奢侈品進口關稅,在目前社會分配極度失衡,矛盾相當尖銳的狀況下,會造成怎樣的影響?我們不能不考慮現實,如果我們降低奢侈品關稅,會讓廣大老百姓覺得政府公共政策是為高收入階層和富人服務的,而不顧本國的產業發展。

  另外,我認為對於奢侈品經營者來說,如果關稅下調了,他們也不會降低銷售價格,隻會利用這個機會把降低的稅款放到自己的腰包裡,不會讓利給消費者。即使降低進貨成本,但是面對某些不在乎錢的消費者他們是不會降價的,而對於那些彰顯自己的尊貴,把自己和普通百姓區別開來的高消費群體來說,他們的消費指導思想是但求最貴,不求最好。

  龔輝文 國家稅務總局稅科所研究員:降低關稅讓老百姓受益?我看不可能!

  財政部、商務部之所以在奢侈品進口關稅上有爭論,是因為在“什麼是奢侈品”上有誤解。我們對奢侈品的概念是模糊的。在認知不一樣的情況下,討論要不要征稅都是霧裡看花。我的第一個觀點是,奢侈品是相對的、動態的概念。以前某種商品可能是奢侈品,現在由於消費水平的提高,社會消費觀念的改變,它已經不再是奢侈品。我們在征稅的時候,統計的時候,它不是法律上或者是非常可操作的規范意義上的概念,關稅中並沒有奢侈品專門的品目,我們國內消費也沒有對奢侈品進行專門的分類。我們的理解是對某類高端消費者購買的商品定義為奢侈品,我們對奢侈品要征關稅需要有特殊考慮。

  從動態的層面上,奢侈品協會有兩個概念,一個是大眾化奢侈品,一個是頂級奢侈品。通俗地講,就是低檔和高檔奢侈品。我不同意這種區分,既然是大眾化就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奢侈品,在這個基礎上我們可以肯定,對低檔的或者是已經大眾化的奢侈品,以前是奢侈品現在不是奢侈品,這部分的關稅是應該下調的,這是理所當然的。

  第二,對高檔的奢侈品關稅如何征?我認為,對高檔奢侈品不但要征關稅,而且要征高關稅。關稅和國內消費稅,這兩個稅收政策要保持一致。關稅降低,國內的消費稅也要降低,所以,要從稅收整體的角度考慮對奢侈品如何征稅﹔這兩個都應該征高稅,為什麼?這兩個稅種主要目的有兩個,第一,調節收入分配﹔第二,有助於引導整個社會培養良好健康的消費觀念。從個體來說,每個人都有選擇不同檔次消費品的權利,其購買奢侈品無可指責,但是,對整個社會群體來說,如果一味推崇高檔消費就有問題。

  媒體報道的中國馬上要成為世界第一大奢侈品消費市場,大家看到這個新聞的時候是什麼感覺?我覺得不是高興的感覺,是比較沉重。我們的社會宏觀政策應該引導居民如何消費,我認為,應該對奢侈品征高關稅。

【1】 【2】 

 
(責任編輯:聶叢笑)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