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結婚時代”的權利宣言--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新結婚時代”的權利宣言

2011年08月24日08:3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福建晉江,77對新人參加新晉江青年集體婚禮。人民圖片



  家庭是社會的細胞,婚姻是人與人之間的一種重要關系。《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三)》(以下簡稱《婚姻法解釋(三)》)的出台,立刻引起了人們的高度關注,公眾討論質疑也隨之而起。如何看待這項司法解釋的出台,人們該怎樣運用法律手段保護婚姻?這是不是“新結婚時代”的權利宣言? 1. 解釋出台 一石千浪

  無論支持還是反對,人們覺得,關於婚姻這件事,有些規則被改變了

  8月13日是一個普通的周六。前一天,最高人民法院召開新聞發布會,公布了《婚姻法解釋(三)》。司法解釋共十九條,自8月13日起施行。或許是周末的原因,在短暫的愣神之后,人們開始群情激昂,在辦公室、馬路上、地鐵裡、餐桌旁,都能聽到人們的高聲談論。各種解讀和觀點佔據了新聞網站的顯著位置。與以往輿論熱點不同的是,這次討論並沒有呈現“一邊倒”的情況,支持的人覺得“把財產的事說清楚,婚姻更純粹”,反對的人則覺得它“撕碎了家庭溫情脈脈的面紗,破壞了夫妻感情”。無論支持還是反對,人們覺得,關於婚姻這件事,有些規則被改變了。

  事實上,9個月以前,人們已經經歷過一輪大討論。2010年11月15日至2010年12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婚姻法解釋(三)》的征求意見稿,引起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和熱烈討論。最高人民法院新聞發言人孫軍工介紹,這次征求意見共收到反饋意見9974條,書面來信181封。討論的熱烈程度可見一斑。

  細心的人們發現,與征求意見稿相比,《婚姻法解釋(三)》刪去了兩條,分別是備受爭議的關於“小三”的征求意見稿第二條,和關於夫妻共同債務的征求意見稿第十八條。根據征求意見稿第二條的規定,夫妻一方給“小三”分手費的,另一方可以以侵犯夫妻共同財產權為由起訴,要求返還。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審判一庭庭長杜萬華解釋,取消這一條的規定主要是由於現實生活中情況太復雜,不宜一刀切。取消征求意見稿第十八條的規定,也是因為爭議較大。

  盡管取消了容易引起爭議的條款,與2001年12月24日、2003年12月25日先后出台的兩個婚姻法司法解釋相比,這項新出台的司法解釋還是有如一枚石子,在平靜的湖面上激起層層浪花。對此,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法學會婚姻法學研究會副會長馬憶南認為,近年來社會關系和家庭觀念變化迅速,婚姻家庭糾紛案件與日俱增,出台新的司法解釋指導司法實踐非常迫切且必要,強化法律對婚姻家庭必要的干預也是世界各國婚姻家庭法發展的趨勢。

  2. 如何析產 解釋明確

  制定者表示,此舉符合實際,有利於均衡保護夫妻雙方及父母的利益

  在此前的一次“當代中國的家庭觀念與婚姻安全”研討會上,清華大學法學院副教授趙曉力講了一個身邊的故事:他的一位親戚正打算花錢給女兒、女婿買房,看到《婚姻法解釋(三)》的征求意見稿之后,覺得“事態嚴重”,反復斟酌擬出了一份《合作購房協議書》,讓他給“把把關”。

  這位親戚的態度,正反映出大多數城市人群對《婚姻法解釋(三)》的核心關注:如果離婚了,房產怎麼算?

  事實上,目前的高房價,已經成為壓在適婚青年頭上的一座大山,尤其在城市裡,高房價已經成為婚姻不能承受之重,這也是此次司法解釋背后深刻的社會背景。記者從北京、江蘇等基層法院的調研數據中了解到,在近幾年離婚率持續升高的背景下,“80后”夫妻的離婚數量在整個離婚人群中的比例佔25%—30%,而這些離婚案件的爭議焦點,往往集中在房屋等財產的分割上。

  根據司法解釋第七條的規定,婚后由一方父母出資買的房子,產權登記在一方名下的,可視為一方的個人財產。該條還規定,除另有約定的以外,雙方父母購房而登記在一方名下的,可認定為雙方按各自父母的出資份額按份共有。

  正是這個“按份共有”的規定,激起了趙曉力的極大不滿,認為它吹響了“中國家庭資本主義化的號角”:“這哪裡是結婚,明明是合伙做生意嘛,而且還沒合伙就想著散伙。”有網友激進地表述為“鐵打的房子,流水的媳婦”——丈夫買房,離婚后妻子沒份兒。

  對此,杜萬華解釋,實際生活中,父母出資為子女結婚購房,可能沒有考慮到以后子女婚姻解體的情況。父母一般也不會與子女簽署書面協議,如果離婚時一概將房屋認定為夫妻共同財產,勢必違背了父母為子女購房的初衷和意願,實際上也侵害了出資父母的利益。這些規定在高房價的背景下比較符合實際情況,便於司法認定及統一裁量尺度,也有利於均衡保護結婚的雙方及其父母的權益,相對來說比較公平。

  3. 房產之外 亦有亮點

  在主張撤銷婚姻的途徑、婚內財產分割等方面首次作出規定

  對這種注重糾紛解決的制定思路,很多人並不完全買賬。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強世功認為,這部司法解釋隻反映了城市白領階層的情況,沒有反映中下層收入者(比如農民)的實際情況。他認為在司法解釋的制定過程中,這一部分群體的聲音沒有表達出來。

  一些網友為這種觀點做了注腳,他們指出,在很多地方尤其是中小城市,往往是男方買房子,女方出家具和裝修,離婚時女方比較吃虧。還有人說,如果什麼都要算清楚,那麼承擔家務勞動較多的一方離婚時怎麼補償,對房產“沒份”的“全職太太”離婚后會不會一無所有?

  專家認為,《婚姻法解釋(三)》確實容易引起這種解讀,在司法實踐中,可能需要考慮和婦女權益保障法第七章(婚姻家庭權益)等規定相銜接。還有專家指出,可以借鑒國外的模式,在離婚的財產分割中對“全職太太”加以傾斜,比如日本就在法律中規定,“全職太太”離婚,最高可得到丈夫一半的退休金。

  孫軍工介紹,《婚姻法解釋(三)》的亮點很多,人們對“房子”的過於關注多少忽略了這部司法解釋在其他方面的進步,比如首次明確:主張撤銷結婚登記的,應提起行政復議或行政訴訟。現實生活中,常有當事人以未親自到場辦理婚姻登記、借用或冒用他人身份証明進行登記等理由申請宣告婚姻無效,以往法院隻能判決駁回當事人的申請,現在則可以向民政部門申請解決或提起行政訴訟。

  此外,關於“婚內財產分割”的規定也是以往沒有的。現實生活中,常常有夫妻一方因賭博、吸毒揮霍夫妻共同財產的情況,也有一方父母因病需要治療,另一方拒不給錢的。以往遇到這種情況,當事人往往求告無門,而按照《婚姻法解釋(三)》第四條的規定,一方有隱藏、轉移、變賣、毀損、揮霍夫妻共同財產等情況的,在不損害債權人利益的前提下,另一方可請求法院分割財產。不過,杜萬華強調,這一條的適用要非常慎重,不能輕易啟動。

  4. 尊重法律 相信愛情

  人們面臨的既是一個法律問題,也是留給社會和家庭共同的思考題

  北京市君茂律師事務所律師宋通最近老是被同行和當事人拉住討論問題:新的司法解釋出台以后,該怎麼適用法律?一個打其他官司的當事人還准備讓他起草一份婚前協議,因為他的子女馬上要結婚了。“我覺得,以后代理婚姻家庭類的官司,模式可能要變一變了,重點不再是‘庭上爭財產’,而是‘婚前簽協議’。”宋通猜測。

  毫無疑問,《婚姻法解釋(三)》的出台已經開始影響人們的婚戀觀和生活,在可以預見的未來,這種影響將日益明顯。

  與“鐵打的房子,流水的媳婦”,“從此,老公約等於房東”等言論針鋒相對,網友“播客胖大海”認為,很多婚姻處於“亞健康”狀態,最大的問題就是不健全的婚戀動機,男性的角色趨於“股票基金”的角色。女性選老公的心理在績優股和潛力股的二元論基礎上畸形發展。於是,蒼白的爭論永遠停留在“投入”“回報”上,情感的功利色彩太強。和這位網友的觀點相呼應,有人呼喚“女人當自強”,認為樹立健康的婚戀觀是全社會的共同目標。

  《婚姻法解釋(三)》出台之后,人們究竟該如何看待婚姻的功能?還能不能“相信愛情”?這是不是預示著一個婚姻等於契約的“新結婚時代”的到來?

  對那位親戚的請求,趙曉力給出的答案是“不看司法解釋,也不建議簽購房協議,對自己有點信心,老百姓用不著跟著最高法院的指揮棒過日子。”

  律師宋通則認為,在婚姻家庭生活中固然應該“相信愛情”,但司法解釋的出台,保証了一個底線規則的存在,至少可以做到“好合好分”。

  強世功擔心,司法解釋出台后,法院的離婚訴訟率下來了,全社會的離婚率卻上升了。因此,他建議家庭糾紛不能按照一般的司法邏輯來處理,理想的方案是設立獨立的“家事法庭”,在調解優先的原則下,按照倫理和法律的共同邏輯來處理家庭婚姻財產糾紛。

  討論遲早會落幕,生活卻得繼續。關於婚姻法的司法解釋,這不是第一個,可能也不是最后一個。怎樣的婚戀觀和夫妻共同財產制是適合中國的,既是一個法律問題,也是留給社會和家庭共同的思考題,畢竟,司法解釋給個人的意思自治留下了足夠的空間。

  ■鏈 接

  第四條 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請求分割共同財產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有下列重大理由且不損害債權人利益的除外:

  (一)一方有隱藏、轉移、變賣、毀損、揮霍夫妻共同財產或者偽造夫妻共同債務等嚴重損害夫妻共同財產利益行為的﹔

  (二)一方負有法定扶養義務的人患重大疾病需要醫治,另一方不同意支付相關醫療費用的。

  第五條 夫妻一方個人財產在婚后產生的收益,除孳息和自然增值外,應認定為夫妻共同財產。

  第七條 婚后由一方父母出資為子女購買的不動產,產權登記在出資人子女名下的,可按照婚姻法第十八條第(三)項的規定,視為隻對自己子女一方的贈與,該不動產應認定為夫妻一方的個人財產。

  由雙方父母出資購買的不動產,產權登記在一方子女名下的,該不動產可認定為雙方按照各自父母的出資份額按份共有,但當事人另有約定的除外。

  第十條 夫妻一方婚前簽訂不動產買賣合同,以個人財產支付首付款並在銀行貸款,婚后用夫妻共同財產還貸,不動產登記於首付款支付方名下的,離婚時該不動產由雙方協議處理。

  依前款規定不能達成協議的,人民法院可以判決該不動產歸產權登記一方,尚未歸還的貸款為產權登記一方的個人債務。雙方婚后共同還貸支付的款項及其相對應財產增值部分,離婚時應根據婚姻法第三十九條第一款規定的原則,由產權登記一方對另一方進行補償。

  第十二條 婚姻關系存續期間,雙方用夫妻共同財產出資購買以一方父母名義參加房改的房屋,產權登記在一方父母名下,離婚時另一方主張按照夫妻共同財產對該房屋進行分割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購買該房屋時的出資,可以作為債權處理。

  ——摘自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三)
(責任編輯:許博)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