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富商遭遇跨國騙婚 兩年被騙光千萬家產(圖)--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廣州富商遭遇跨國騙婚 兩年被騙光千萬家產(圖)

2011年08月26日08:53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小武稱,在網上查到的這名歌手是他的妻子。 
小武出示的兩人的結婚登記照。 
小武給記者出示的妻子的護照。


  昨日下午,三十多歲的花都商人小武自稱,兩年前,他已身家逾三千萬,在澳門的一次偶遇,讓他娶到了一名自稱是韓國第四大家族的大小姐、著名女子組合CLEO的主唱裴賢貞。

  兩年后,他所有的財產,都被妻子以各種手段、名義輸在賭廳或轉移去了韓國﹔隨后,妻子也離家出走。8月初,小武韓國尋親卻最終發現妻子自稱的出身豪門等竟然全是假的。 文/記者 歐陽晨 圖/記者 顧展旭

  情場失意澳門偶遇美女

  昨日下午,在體育東路租住的處所內,小武向記者回憶了當時的情景。他說,在認識裴賢貞之前,他其實有一位相戀十年的女友,由於種種原因,他們分手了。他因心情不好時常前往澳門。

  某日,賭場裡出現了一名美麗女子裴賢貞,吸引全場目光,她帶著兩名保鏢,在詢問后坐在小武身邊。其后四天,兩人總坐在一張賭台前玩到天亮,也互相交流了電話,而裴賢貞身后的兩名保鏢,也無意間透露著裴賢貞沒有男友的信息。

  等到第五天,裴賢貞走后,小武魂不守舍,按照裴賢貞留下的號碼打了過去,裴賢貞自稱已經回到了韓國。由於語言不通,裴賢貞找了名女翻譯與小武對話。翻譯有意無意地暗示著,裴賢貞在韓國是家喻戶曉的大明星。

  三天后,兩人相遇於澳門,他們的感情加深起來。9月,裴賢貞與朋友崔允美一起來到廣州,小武激動地前往機場迎接,帶她們到處游玩。

  感情加深 “豪門明星”下嫁

  隨著感情的加深,在裴賢貞的邀請下,同年10月,小武來到了首爾。到達后,裴賢貞的朋友告訴小武,裴賢貞在韓國是家喻戶曉的大明星。

  兩人在首爾游玩了一個星期,兩人進展至談婚論嫁的地步。當時,裴賢貞告訴小武,她出身於韓國第四大家族,她從事娛樂行業已經十年,在韓國是當紅的大明星。

  2009年12月,自稱與父母吵架的裴賢貞與小武一起回到了廣州。同居三個月后,2010年3月26日,兩人在廣州領証結婚。此后,在小武的講述中,裴賢貞從蜜月旅行開始,就會時不時發大小姐脾氣。

  在要對家庭忠貞,要做一名韓國男人的教育下,小武不僅將花都的別墅賣掉,搬到廣州中心區居住,更在隨后的一年半時間內生命中隻有裴賢貞一個人,疏遠了以前的朋友。

  另一方面,在數次前往首爾時,裴賢貞卻屢屢以“父母去旅游了”、“你這個樣子(落魄)怎麼見我父母”等理由,推搪小武面見岳父岳母。

  全副身家投向韓國

  美貌妻子離家出走

  小武說,在2009年12月還沒離開韓國時,裴賢貞就說因為與父母吵架,她隻能自己支付離開演藝公司賠付金40萬元。小武當時二話不說,就給了裴賢貞40萬元。

  等到蜜月旅行回來,裴賢貞又以小武在花都的別墅“太小了,怎麼住人”、要求住廣州城區為名,在2010年4月份讓小武將別墅以九百多萬的價格出售。隨后,又說自己的弟弟娶了韓國大東牆紙董事長的女兒,正打算收購一家子公司,讓小武將這些錢投資到韓國去。

  於是,6月29日,小武帶著620萬元現金,從澳門出境,與裴賢貞一起來到了首爾。而一到海關,裴賢貞就以“外國人要打稅”為名,將所有的錢登記在自己的名下。

  7月,離開首爾后,兩人再次過境澳門,並在澳門大賭了一場。在輸掉90萬元之后,小武再一次提醒裴賢貞不要再賭了。但裴賢貞豪氣地說:“我一定要贏回來”等等,立即打電話從韓國調了300多萬元過來。隨后的一個月,兩人不僅把這300多萬輸光了,還倒欠了260多萬元。最終,小武不得不將一間商鋪抵押給銀行,換了350萬元才支付了賭債。

  小武說,他又聽從裴賢貞的話,將自己所有的產業,包括數間商鋪、酒吧全部抵押給了地下銀行,低價貸出1500多萬元。隨后,分別在2010年12月份、2011年6月在裴賢貞的安排下全部投往了韓國換取了裴賢貞所謂弟弟將要收購的公司股權。

  但是,在6月27日將最后一筆錢從香港匯出后,裴賢貞就開始變臉,並最終以小武不忠誠為名,在7月3日離家出走。

  家產散盡 走投無路

  小武說,在裴賢貞離家出走后,他不停地撥打著妻子的手機。但裴賢貞的手機經常關機,偶爾回短信時才會開機。而有一次通話時,裴賢貞突然坦承,自己的確和陌生男子在一起了。

  8月初,小武踏上了韓國尋妻之路。在首爾一查,才發現裴賢貞所說的出身豪門根本就不存在。妻子所指稱屬於自家所有的摩天大樓,在股東名錄中也根本沒有他岳父岳母的名字。

  甚至,小武還通過各種方式查實,裴賢貞寫下的岳父岳母名字及聯系方式和地址都是假的。

  在首爾時,他見到了裴賢貞,並在當地公証所辦理了公証。公証中寫到,如果那千萬元投資最終不能返還,裴賢貞將雙倍賠償給小武。而裴賢貞也將在8月19日前回到廣州,與小武處理這一切。但截至目前,裴賢貞並沒有回到廣州,其手機也幾乎處於關機狀態。小武說,他現在已經傾家蕩產了,全身上下隻有四千多元,且每月21日還要償還銀行的4萬多元利息(此前賭博時抵押貸款的利息)。

  小武也曾經向公安機關報警,但得到的結果並不樂觀。旁邊的林和派出所不受理,刑警、經偵部門也同樣以夫妻糾紛為名不予立案。最終,刑警方面勉強接受了小武母親報的警,但也表示立案與否也無法確定。小武說,自己已經走投無路了。

  旁証:

  裴賢貞寫下的信息都是假的

  小武說,自己8月初去韓國尋找裴賢貞,發現其所講的所有信息都是假的。而這些,中國駐韓國大使館的領事劉效洋,服務於大使館的律師南正愛,以及他聘請的翻譯留學生張小姐都非常清楚。為此,記者採訪了他們。

  中國駐韓國大使館一等書記官兼領事劉效洋:是有這麼回事,小武曾經找我們幫過忙,我們也推薦了南正愛等兩名律師幫助他。

  中國辯護士南正愛:小武的妻子的確有詐騙的嫌疑,但能不能確定為詐騙,還需要進一步調查。此前,按照小武提供的線索,查過裴賢貞的家庭信息。結果,她父母並不是什麼醫生,所謂的身份都是假的,包括裴賢貞所說的大樓,其實是某個大企業的物產,企業股東中也沒有他妻子的名字。當時,就建議過小武立即報警。但他當時有考慮,要和裴賢貞簽個什麼協議,還打算等等她看,最后就沒讓報警。

  翻譯張小姐:后來簽協議時,小武讓我提醒他,如果他妻子寫的內容不真實時就提醒他。后來,他妻子在一張A4紙上寫下自己父母的電話和地址時,我發現是假的,就提醒了小武。至於CLEO和裴賢貞,我查了下,很多人說裴賢貞(藝名賢靜)脾氣不好,沒有禮貌等。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