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孩子為何難“跳龍門”?--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窮孩子為何難“跳龍門”?

鐘經平

2011年08月30日08:08    來源:人民網-《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又是一年新生入學季。8月下旬,大學一年級的新生陸續走進校園,伴隨著越來越涼爽的早秋的風,這些剛剛告別高中時代的驕子們,興奮而有些緊張地開始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四年學業。

  然而,一個現象卻越來越引起人們的關注甚至警覺——中國一線高校的農村學生越來越少了。

  前不久,關於“寒門難出貴子”的討論在互聯網上迅速蔓延,與此同時,《南方周末》的一篇《窮孩子沒有春天?——寒門子弟為何離一線高校越來越遠》報道,更是備受各界關注。

  報道稱,“出身越底層,上的學校越差”這一趨勢正在被加劇和固化。30年來,國家的轉型在繼續,但底層個體命運的轉型,卻在逐漸陷入停頓。

  文章援引“我國高等教育公平問題研究”一文中有關數據表明,中國重點大學農村學生比例自1990年代起不斷滑落﹔北大農村學生所佔比例從三成落至一成﹔清華2010級農村生源僅佔17%。

  到底是何種原因造成“寒門再難出貴子”?有人把這種現象歸罪於當下的一些高考政策。一位負責在地方招生的北京某名牌大學教師表示,“保送、加分、自招等高考政策疊加了優越家庭的優勢,寒門子弟拿什麼和他們競爭?靠什麼改變命運?”

  在求職上,農村學生同樣處於劣勢。現實屢屢表明,競爭者個人能力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家庭背景和人脈關系﹔這在一些公務員考試和壟斷國企招聘時,表現得尤其明顯。於是,“貧二代”、“富二代”、“官二代”等概念日漸清晰,人們感到改變命運的渠道越來越窄。

  教育資源的不均衡正在加劇,這不僅體現在高校上,也體現在城市裡。這種不均衡,一方面令農村孩子從幼兒園開始,就已經輸在了起跑線上。一方面又讓城裡孩子天然分出了貴賤——即使你隨父母進了城,其外來人員子女的“出身”依然讓你難以和城裡孩子同享城裡的教育資源。

  農民工子弟學校總是簡陋而地處偏遠,一不小心,還有被拆掉的可能。不管你有多優秀,不管你在北京住多久,哪怕你是在北京出生,從零歲一直到18歲考大學,你從未離開過北京,但由於你沒有北京戶口,你依然是個外地生。你中考成績很優秀,但你的考生信息表上,卻赫然印著:“該考生無報考資格”這樣讓人氣餒和自卑的鉛字……

  如今,農村孩子想的是“有沒有學上”,城裡孩子想的則是“上什麼樣的學”。在城裡,你可以有N多種選擇,來鋪就和設計未來的道路。當山裡孩子怕磨壞了新買的鞋,把鞋挎在脖子上,光著腳丫去上學的時候,城裡孩子正坐在一年8萬元學費的國際班裡,聽外教講那些有趣的“美國往事”……

  也許你會說,這一切都是命運,是階層不同,城裡孩子和農村孩子本就生活在兩個世界。但不要忘記,拋開家庭條件這一“客觀”因素,我們忽視了一個更重要的,也是最殘酷的現實,那就是受教育的“權利”難以抗衡無處不在的“權力”。

  上海大學顧駿教授認為:中國階層劃分應該用一個同心圓來表述,而同心圓的核心就是“權力”﹔離權力越遠的人,就像螺旋轉動一樣,被拋出局外。

  在筆者看來,這一劃分不僅形象地描述了中國階層的現狀,也指出了階層固化的根源,即權力的異化。公共權力私有化、部門化,權力部門利益化,部門利益制度化,權力使用交易化等,都是權力異化的表征﹔而階層固化則是權力異化的副產品。

  要想“寒門出貴子”存在可能,歸根結底是要約束與規范公權力,以保障公民平等的受教育權、平等的競爭機會和上升通道。

  一項統計顯示,近兩年來,中國城鄉大學生的比例不斷擴大,農村大學生佔比不到20%。而在上世紀80年代,高校中農村生源佔30%以上。苦讀之路已經艱難,山裡孩子“跳龍門”漸成遙遠記憶。

  如今許多 “90后”農村子弟,雖然同樣背負著家庭乃至整個家族的厚重期望,卻已經沒有他們的鄉村前輩們幸運。

  一位大學教授表示,家庭相對富裕的城市孩子,能夠上較好的大學,獲得更大教育回報,而家庭貧寒的農村孩子,則隻能上一般大學,獲得較低的教育回報。“這種現象傷害的不僅是學生,更是農村家庭的教育希望。”

  網友熱議《窮二代:別讓我輸在起跑線》 

  “窮二代”:我們生來就應該受窮? 

  中國"窮二代"艱辛生活剪影:不敢再要"窮三代" 

  “富二代”考驗社會公平 每個人都該有致富機會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