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爾多斯,中國下一個黃金十年從這裡開始?--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鄂爾多斯,中國下一個黃金十年從這裡開始?

2011年08月30日08:40    來源:人民網-《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phototex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孫維晨|北京、鄂爾多斯報道

  “金融危機就好像一場突然襲擊,老師出了難題,全世界大多數學生都考不及格,但是我們交出了滿意答卷。”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說,“盡管國際環境對我們提出了嚴峻考驗,但未來十年,仍是中國經濟的黃金發展期。”

  “十二五”開局以來,一個熟悉而陌生的話題又被重新提起:中國這個持續增長的經濟體,下一個黃金十年將從何而來?

  主流學者和企業界人士認為,中國的下一個經濟高速增長的助推器,必然是日漸興盛的中國西部。

  政策加速西進

  李稻葵認為,成就黃金十年的動力有四。首先是城市化。目前官方公布的我國城市化率是46.6%。城市化在加速,由此帶來新一輪的消費和建設。第二個因素是內地在快速發展。第三個因素是產能更新。第四個因素是我國的公共財政健康,有非常巨大的空間來實施一些政府主導的轉型政策。

  李稻葵估算,我國政府的資產大概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的120%,政府的負債大概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的80%,所以資產負債表良好,現金流穩定,財政空間很大,略微釋放就能對中國經濟產生巨大的推動作用。

  按照眾多研究者的理解,無論是城市化建設還是內地發展、產業轉型,正在不斷前進的中國西部將成為主要的經濟增長動力提供者。而國家政策亦是不斷向西前行。

  7月27日,為進一步支持西部大開發,財政部公布了有關稅收優惠政策。對西部地區內資鼓勵類產業、外商投資鼓勵類產業及優勢產業的項目在投資總額內進口的自用設備,在政策規定范圍內免征關稅。自2011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對設在西部地區的鼓勵類產業企業減按15%的稅率征收企業所得稅。

  與此同時,資源稅改擴、資源價格改革、生態補償機制等眾多經濟政策正在加速向西前行。

  有研究認為,目前我國已進入西部大開發第二階段,即西部開發沖刺階段。這意味著在第一階段基礎設施建設的基礎上實施經濟產業化、生態化,通過減稅等措施吸引更多的資金進入西部發展當中,可對我國經濟發展起到明顯的支撐作用。

  中國人民大學財政與金融學院副院長趙錫軍告訴記者:“西部大開發對經濟的拉動不能僅依靠投資需求。能夠長久提供動力的則是西部的消費需求。而消費需求則主要來自於住房、教育、醫療、飲食等。”

  國家政策的持續“給力”讓西部的一些城市分外耀眼。眾多省市與經濟區紛紛爭奪未來黃金十年的起始點。

  6月份,繼上海浦東、天津濱海、重慶兩江、陝西西咸新區四個國家級新區之后,“天府新區”被寫入成渝經濟區區域規劃,上升為國家戰略。按照規劃,面積達到上千平方公裡的天府新區將形成以現代制造業為主、高端服務業聚集、宜商宜居的國際化現代新城區。同一時間,西咸經濟區也提出打造西部開發新引擎的目標。西安、新疆柴達木循環經濟試驗區等也都提出要打造西部新引擎計劃。

  在各個城市區域中,內蒙古鄂爾多斯成為與眾不同的一個城市。有觀點預言,這個人均GDP超過20萬元,經濟增速長居前列的城市或將成為中國下一個黃金十年的肇始端點。

  投資者看好鄂爾多斯

  這是一個全民快速致富的城市。

  鄂爾多斯(原為伊克昭盟)位於內蒙古西部,總面積8.7萬多平方公裡,下轄七旗一區,2008年末,全市常住人口159.13萬人。

  大約在本世紀初,鄂爾多斯羊絨產品的競爭優勢逐步顯現。這樣的品牌影響力甚至逐漸成為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城市的名片。鄂爾多斯更是成為伊克昭盟的代名詞。為了將品牌效應發揮到極致,2001年伊克昭盟更名為鄂爾多斯市。

  在更名后不久,鄂爾多斯地下蘊含的豐富的自然礦產資源被發掘。似乎一夜之間,鄂爾多斯出現了大量的百萬富翁和千萬富翁。他們或是羊絨老板或是煤老板和礦老板。

  在快速的財富堆積效應之下,這個不大的城市展現了驚人的經濟增長速度。

  鄂爾多斯曾經貧困落后,8個旗縣中有5個國家貧困縣,3個自治區貧困縣。近10年來,該地區生產總值、財政收入、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農牧民人均純收入分別由 2000年的150億元、15.7億元、5502元、2453元提高到2009年的2161億元、365.8億元、21883元和7803元。2009年,鄂爾多斯人均GDP全國第一。2010年,其綜合經濟實力進入全國地級市前20位。

  8月3日,中國社科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所和社科院文獻出版社共同發布的《中國城市發展》顯示,鄂爾多斯市城市科學發展指數排名全國第12位,其中經濟繁榮指數66.21,排名全國第一。

  盡管鄂爾多斯屬於能源城市,但卻正在走出一條不依賴資源的發展道路。當地官方媒體寫道:“鄂爾多斯工業之突飛猛進,離不開其最優勢的煤、氣資源,可是,地下資源總有窮盡之時,鄂爾多斯必須為資源型城市可持續發展這一大命題求解。”

  而這正符合了第二階段西部大開發戰略的宏觀要求。面對產業轉型等方面的要求,鄂爾多斯下足了工夫。

  據悉,僅在2011年4月份的與香港合作的經貿活動中,鄂爾多斯便與香港企業成功簽約,涉及新能源、裝備制造、新材料等多個領域的19個項目,其中百億元以上大項目9項,簽約總額達1780億元。

  此外,鄂爾多斯在金融領域方面的建設亦不曾停止。由於該區域民間資本充足,民間借貸發達,國內知名的投資機構紛紛前來落棋布局。這引發了當地PE講座的熱潮和實踐熱潮。據說,在每場相關PE的論壇上都有企業家要跟全場的人士交換名片。

  當地政府也願意搭台讓企業投資者唱好PE這出戲。鄂爾多斯副市長李國儉表示,希望鄂爾多斯民營企業家作為有限合伙人出資,外部的有經驗的團隊作為普通合伙人管理,在鄂爾多斯注冊基金管理公司。

  德豐杰合伙人楊希在接受採訪時說:“我們的第一期人民幣基金已經投了60%,近期有募集第二期人民幣基金的計劃,來這邊初步接觸一些潛在LP(有限合伙人)。”

  深圳市創新投資集團京津及華北地區總經理劉綱向媒體表示,鄂爾多斯應該做“LP之都”:“鄂爾多斯的特點是多資金,少項目,更少專業的GP管理團隊,所以適合的是做LP之都。目前的人民幣基金,LP是一個薄弱的環節。鄂爾多斯政府可以發揮政府引導基金的作用,把民間資本有序引導,進入到專業團隊管理的 FOF(基金的基金)中去,把錢投給國內優秀的GP,而不是直接投給項目公司。”

  其實鄂爾多斯政府計劃則更為龐大,他們計劃將這裡打造成“PE之都”。副市長李國儉提出了核心競爭力的“三要素”:包括提供政府的保姆式服務、國內最優惠稅收政策及最優化的“有形”平台。他認為,吸引人才落戶之時,鄂爾多斯資本絕不甘於僅做潛在有限合伙人,而會謀求自己的PE霸圖。然后,當自己的投融資平台初成規模,鄂爾多斯將志在“民間金融中心”。

  今年6月18日,鄂爾多斯民間資本投資服務中心成立。該中心由鄂爾多斯民間資本投資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民資公司”)進行管理。而民資公司第一、第二大股東分別來自內蒙古鄂爾多斯商匯投資股份公司和鄂爾多斯資本公司,兩者又分別是內蒙古鄂爾多斯商會和鄂爾多斯市政府的投資平台。

  該中心董事長田永平介紹,除建設PE平台外,民資中心還將設上市公司產業投融資平台,用以兼並收購上市公司,解決鄂爾多斯產業登陸資本市場的瓶頸與限制﹔同列的機構還包括鄂爾多斯投融資信息咨詢中心、征信服務平台、中小企業股權交易所等。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