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超千億美元的戰爭:利比亞易幟的代價--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一場超千億美元的戰爭:利比亞易幟的代價

侯雋

2011年08月30日08:59    來源:人民網-《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8月22日,利比亞反對派全面控制首都的黎波裡。從這一天開始,全球唯一一面單色國旗在世界各地降下,一面嶄新的紅綠黑星月旗冉冉升起。

  然而,這場“易幟之爭”留給世界的,卻是一個社會制度破碎、經濟制度搖搖欲墜、石油財富等待瓜分的爛攤子。為了這麼一個爛攤子,不僅僅是參戰的利比亞人、歐洲、美國,全世界都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價。

  截至目前,僅參戰各方為此付出的軍費、財產損失便已超過千億美元。

  利比亞失去的500億美元

  “卡扎菲的生死無關緊要,重要的是利比亞將何時恢復石油出口。”這恐怕是全世界所有投資者心中最想知道的答案。

  2009年,利比亞經濟發展強勁,國內生產總值增長10.3%。但是,從今年2月的抗議活動開始,“北非蒼鷹”的快速發展戛然而止。7月21日,利比亞政府財政計劃部長阿布杜哈非茨·澤裡塔尼對外宣布,利比亞軍事沖突已給該國造成大約500億美元經濟損失。“(沖突)代價巨大,大部分損失源於石油和天然氣出口停頓,僅停止出口石油所放棄的收入約有200億美元。”

  根據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在戰前所作的統計,利比亞是世界第十二大、非洲第三大產油國,已探明石油儲量440億桶,擁有非洲最大的原油儲備。日產原油160萬桶,國內日消費量僅為27萬桶,其余均為出口。內戰前,利比亞日產石油160萬桶,半年的內戰使其銳減至5萬桶/日。

  高盛投資公司向《中國經濟周刊》提供的報告顯示,利比亞石油生產恢復工作要比預想的更快,將在12到18個月內恢復日產量58.5萬桶。與此同時,阿拉伯銀行和其他國際銀行,包括匯豐控股等金融機構,已紛紛申請向北非國家設立分支機構,以期促進利比亞經濟恢復。

  但業內對此卻是一片悲聲。根據以往的經驗來看,政治動蕩造成的石油生產中斷需要相當長的時間才能恢復。以2003年伊拉克戰爭為例,雖然其石油基礎設施大體未受影響,但其出口直到2008年政治混亂局面結束時才恢復至戰前水平。“我對2013年利比亞石油出口恢復至戰前表示懷疑。”華盛頓PFC Energy公司利比亞石油問題專家卡希爾8月22日表示。

  利比亞的情況可能更糟。在戰爭中,佔利比亞原油產量約2/3的最主要石油產地錫爾特盆地和利比亞一些石油重要出口港,均遭到不同程度的損毀,加之國際石油企業員工撤出,截至目前,這些地區的產量接近零。

  “任何壞消息都可能會左右油價的走勢。一旦卡扎菲的結局明朗化,油價可能會出現更大程度的釋放。”挪威大型銀行Nordea Bank Norge資深石油市場分析師Thina Saltvedt認為。

  中國的損失

  利比亞政局動蕩對中資企業造成了相當大的影響。今年3月,中國商務部西亞非洲司司長鐘曼英透露,截至3月,已經有26家中資企業進入利比亞,涉及200多億美元的項目,主要分布在住房、鐵路、石油服務、通訊領域。8月24日,商務部表示,中國在利比亞投資損失尚無確切統計。

  利比亞危機爆發后,除了中興、華為等民營企業還有些投資外,中國央企的項目已全部暫停,其中包括中國鐵建、中國中冶、中交建、中建材及中國建筑,涉及金額超過 90億美元。

  目前,利比亞形勢不樂觀,當地中資企業普遍表示,即使恢復和平,項目保留下來的可能性也不大,新政府對於之前工程的欠款恐怕亦難以支付。即使各方同意部分項目的重建,但戰亂過后,之前完工項目價值亦難以評估。

  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副院長、中東問題研究專家李紹先接受《中國經濟周刊》採訪時表示,“利比亞戰亂6個多月以來,中國政府始終以不干涉內政的根本原則為依托,同時全力維護中國在利比亞的經濟利益,保護在利華人的生命財產安全,做了大量的外交工作和領事工作,從中可以看出,一是中國政府希望中國在利的工程項目依照戰前的合同效力繼續實施﹔二是中國政府不會在利比亞力所不能及的情況下過多地糾纏於中方損失的清算與賠償。“我對中國繼續完成戰前工程合同的前景還是很樂觀的。”

  項目擱淺當然不只是中國一家,參戰最積極的法國和意大利,在利比亞的利益更不可小覷。

  名義上,利比亞國家石油公司控制了該國50%的石油出口。但由於本國人口貧乏,國家機構貧弱,國家石油公司只是個“花瓶”,意大利埃尼集團(Eni)、西班牙雷普索爾公司(Repsol)、法國道達爾公司(Total)、挪威國家石油公司(Statoil)等跨國公司才是利比亞石油的東家。而隨著利比亞內戰的爆發,這些國際原油巨頭們紛紛撤出了利比亞。

  法國石油巨頭道達爾集團在這次戰爭中損失嚴重,根據其中報顯示,由於利比亞政局動蕩影響原油生產,道達爾集團第二季度和上半年油氣日均產量分別降至231萬桶和234萬桶,同比均下降2%。法國外長朱佩說:“你們也知道法國為了幫助利比亞人民從獨裁中解放出來進行了多麼大的投入,法國承擔了很大的風險。”

  意大利的損失則更加慘烈,意大利媒體評論稱:“利比亞戰爭導致了意大利危機。”利比亞第一大外國產油公司就是埃尼集團,意大利原油進口對利比亞的依賴也最大,達到每日37.6萬桶。對此,意大利外長弗拉蒂尼8月24日急不可待地宣稱,埃尼集團的技術人員已動身前往利比亞東部,以重啟當地的石油生產。埃尼集團將在利比亞佔有“第一的位置”。

  美國花費230億美元能賺回來嗎?

  戰爭無論誰勝誰負,戰爭支出是各方必然付出的代價。對利比亞進行連續空襲后,以美國、法國和英國為首的北約多國部隊,不得不面對龐大的軍費開支。

  戰爭初期,根據華盛頓智庫“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CSBA)的評估,美軍首輪作戰行動的費用約8億美元,而今后平均每周的花銷都將高達1億美元。其中,摧毀利比亞防空體系的最終花費就高達4億美元,維持利比亞沿海設禁飛區的軍費花銷高達每周平均3000萬~1億美元。不過,美國媒體援引專家分析稱,任何聯軍的行動都將由聯軍參戰國共同分擔,不完全是美國人民來埋單。

  五角大樓預算,美國參與利比亞戰爭的花費可能高達230億美元。最高的開支來源於那些昂貴的軍需品、飛機燃油以及戰略部署的費用。據悉,美國向利比亞發射的戰斧巡航導彈每枚的費用在100萬~150萬美元之間。僅空襲首日,美國就在區區數小時內燒掉了1.12億~1.68億美元。

  在經濟危機的陰霾下,奧巴馬政府不斷表示,有關費用將從已有國防預算中支出,暫時不會向國會伸手要錢。但議員們還是放心不下,共和黨眾議員巴特萊特稱,“每6個小時我們就多增加上億美元的財政赤字,這些欠債需要我們的子子孫孫去還”。民主黨眾議員庫奇尼奇揚言,他要提交一項預算修正案,以禁止把納稅人的錢用於對利比亞的軍事行動。

  眼下美國國防部正在盤算向國會施壓,要求通過2011年國防預算。在這筆總額為7083億美元的預算案中,有1593億美元是為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埋單。這兩場戰爭令美國的年度國防預算支出在過去10年增加了150%,能否通過,不容樂觀。

  美國尚且如此,正深陷歐債危機的歐洲國家更不會好過。雖然北約秘書長拉斯穆森對多國聯軍的表現贊不絕口,但是各國政府心中叫苦不迭,背后的財團紛紛打起退堂鼓。據英國媒體統計,在空襲行動的前4天,英國已經花費了2850萬英鎊(約合4700萬美元)。英軍方人士透露,截至7月底,英軍的“台風”戰斗機和“旋風”攻擊機總共執行了2400小時的飛行任務。其中,“台風”承擔了17%的任務,共400小時,“燒掉”英國人5200萬美元﹔其余任務由“旋風”承擔,又是一筆1.1億美元的開支。有報道稱,軍方人士已經開始勸說政府從國庫的預算中撥款解決這些軍事行動的開支,一位軍方高層問道:“誰來為這些東西埋單?”

  法國政府是聯軍主力,並且大手筆派出了“戴高樂”號航母。這艘造價達25億美元的軍艦由於使用頻繁,法軍不得不於8月10日讓其撤出戰斗,返回母港進行維護和保養。空襲開始以來,法國每天的花費為120萬歐元(約合170萬美元)。法國總參謀部發言人表示,在空襲的前3天裡,法國空軍共出動戰斗機55架次,飛行時間總計約400小時。僅戰機維護一項,法軍在這3天中的花費就超過千萬美元。

  意大利提供的是驅逐艦和護衛艦,每天的維護也在10萬歐元以上。

  不過,沒有回報的付出,是歐美都不願看到的。隨著戰事結束,利比亞這個歐美在中東最難啃的“硬骨頭”,將會變成他們地中海爭霸的第一塊蛋糕。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