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患上“漲工資恐懼症”漲工資為何這麼難? --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中國患上“漲工資恐懼症”漲工資為何這麼難? 

張茉楠

2011年08月31日10:16    來源:《經濟參考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漲工資為何這麼難?中國似乎有成本上漲的恐懼症。工資增長與中國經濟增長不同步是中國經濟結構失衡的重要原因。未來如何穩步提高勞動力工資水平,擺脫低水平均衡的陷阱,將是中國經濟良性增長的關鍵一步。

  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和《工資條例》歷時多年,幾易其稿,遲遲不能出台,不僅在於勞資利益分配、同工同酬等問題不能得到有效解決,更在於對工資上漲和勞動力成本的提升會否侵害中國的競爭力優勢以及造成成本推動型通脹的擔憂。工資水平和勞動力成本的上升對短期通脹總水平的確會產生一定的影響。

  相比CPI構成中食品和工業品兩大類商品,勞動力成本(尤其是低端勞動力成本)上升對服務類消費項目影響更為直接和明顯。第二是間接推動制造業產品價格上漲。但工資-通脹螺旋式上升的觸發機制是有條件的,即貨幣工資的上漲幅度超過了勞動生產率增速。隻要勞動生產率與工資同步增長或略高於工資上漲,工資上漲就不會生成通脹或擠壓利潤空間。

  長期以來,我國以低廉的勞動密集型產品在國內外市場上獲得優勢。這不僅形成了過分依賴增加勞動、資本等生產要素投入的增長方式,也阻礙了勞動生產率和收入提高的步伐,但反過來看,生產要素價格的長期低估也是經濟增長模式以及經濟內外失衡和產業結構低端化的症結所在。

  從短期看,國家需要降稅負讓利於民。中國的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普遍稅負較高,這直接導致非常高的經營成本。2005年,美國《福布斯》發表的年度“稅負痛苦指數”中,中國的宏觀稅收負擔指數以160位居全球第二。我們無法考証這些數字的全面性、合理性和真實性,但我國中小企業承擔著高稅收負擔是個不爭的事實。過重的稅負不但增大了企業的負擔,也擠佔了工資上漲的空間。而另一方面,勞動者報酬的增長速度低於國民經濟的增長速度,也遠低於財政收入的增長速度。這種情況下,更多的還富於民還有很大空間。

  而最根本的還是要由低成本驅動增長向勞動生產率驅動增長轉變。事實上,要判斷一個國家的成本壓力和競爭力,重要的是比較工資的增長與生產率的增長,如何把工資上漲當作一種倒逼機制也可能是經濟轉型的關鍵一步。國際經驗表明,工資上漲並不能降低一國的經濟發展速度,反而可能成為結構優化的契機。根據日本的經驗,工資水平上漲后,日本制造業的勞動生產率得到了普遍提高,並且還出現了制造業內部的結構轉型,低端制造業面臨向高端制造業的轉型。

  因此,中國經濟要從失衡走向良性平衡,本質上就是要彌合勞動生產率增長和工資收入增長之間的差距。中國未來幾年將面臨對勞動力重估的進程,中國是否能夠以此形成經濟轉型的倒逼機制,帶動中國經濟二次起飛是最為關鍵的一步。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