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通脹具有民生意義(學者論學問)--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反通脹具有民生意義(學者論學問)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 楊瑞龍

2011年09月05日00:0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為了抑制持續攀升的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我國貨幣政策自2010年開始轉向,把反通脹作為首要目標。但最近幾個月的經濟數據表明,隨著銀根的逐漸收緊以及其他因素的影響,經濟增長的壓力開始增大,各地GDP增速開始回調,有些地方中小企業資金面吃緊,生產經營困難。特別是最近受美國主權債務信用評級下降的影響,人們對經濟增長的擔心在增大。有人認為,應調整貨幣政策方向,降低反通脹的力度。

  基於對未來通貨膨脹壓力的測度,貨幣政策不應當轉向。通貨膨脹說到底緣於流通中的貨幣過多。根據測算,隻要廣義貨幣(M2)增速在14%以上,流動性過剩問題就難以得到緩解。盡管我國的M2增速從2009年接近30%的高位逐漸下降,但2011年也將達到15%左右,而且2010年中長期貸款所佔的比重較高,今年的信貸慣性比較大,加之外匯儲備增長造成人民幣被動發行等因素,流動性仍然比較充裕。除了貨幣因素,這幾年工資成本不斷上升、國際大宗商品價格居高不下、農產品進口價格不斷上漲以及資源價格持續攀升等也從成本角度推升物價。因此,下半年的CPI上漲壓力仍然比較大,貨幣政策仍需保持穩健。

  有人認為,與9%以上的GDP增速相比,6%左右的CPI仍然在可容忍的范圍內﹔由於我國經濟增長模式是投資驅動型的,一旦經濟出現下滑態勢,導致的后果更嚴重。因此,他們主張把保增長置於更重要的位置,適當放鬆銀根。確實,目前的GDP增速超過CPI3個百分點以上,但如果深究一下本輪通貨膨脹的性質以及通貨膨脹對不同收入階層的影響,就會看到廣大中低收入階層已經很難承受居高不下的CPI了。本輪通脹呈現出明顯的結構性特征,食品類、醫療保健類和居住類的價格上漲顯著超過其他消費品價格,特別是食品類價格持續快速上漲。在我國,用於測度居民家庭食物支出佔消費總支出比重的恩格爾系數遠高於發達國家。發達國家的恩格爾系數在6%—15%,我國則在40%左右。並且,恩格爾系數在不同收入階層有比較大的差距,城鄉低收入階層大約為47%,高收入階層隻有28%。也就是說,低收入居民每月用於食品的支出佔其收入的將近一半。因此,食品類價格快速上漲對低收入階層造成的福利損失要遠大於高收入階層。這就是為什麼面對通貨膨脹高收入人群覺得沒什麼、低收入人群覺得受不了的原因。

  如果引入通貨膨脹的財富效應,則中低收入階層對CPI的不滿程度還要更強烈一些。有關調查發現,我國低收入城鎮居民的銀行存款佔其總資產的比重為56.87%,中等收入居民為38.3%,高收入居民為18.89%。股票、基金等有價証券投資特別是房產投資成為中高收入居民通過資產持有結構多元化來規避通貨膨脹風險的重要選擇,而低收入居民因房產等投資的資金門檻過高而隻能把錢存入銀行。自2010年以來,銀行的實際存款利率一直低於通貨膨脹率,因而中低收入居民的資產處於縮水狀態。盡管高收入階層的銀行存款也發生了縮水,但由於其超過一半的資產是房產和有價証券,其銀行存款的貶值要遠小於資產價格暴漲所帶來的資產升值。因此,同樣的通貨膨脹對不同收入階層所產生的財富效應是不同的,中低收入階層的福利損失要更大一些。

  所以,權衡利弊得失,還是應該把反通脹放在更重要的位置。因為居高不下的CPI不僅會對中低收入階層造成更大的福利損失,而且將進一步拉大居民收入差距﹔反通脹不僅關系經濟的長遠發展,而且具有重要的民生意義。當然,僅僅靠貨幣政策來穩定物價是不夠的,特別是面對中小企業貸款難問題,對貨幣政策進行結構性調整是必要的。從保障和改善民生的角度看,需要出台政策措施緩解通脹對低收入階層的影響,如加大國民收入再分配的力度、對低收入者給予適當的價格補貼等。 

(責任編輯:付龍)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