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投融資:不能隻上馬不問責--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政府投融資:不能隻上馬不問責

王躍晨 徐熙

2011年09月06日08:44    來源:人民網-《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后,我國政府提出了4萬億投資刺激計劃,各地政府公布的投資計劃,總額超過20萬億元。巨額投資可以在短期內拉動經濟快速恢復,但是從長期看,如果擴大投資形成的生產能力不能有效發揮,勢必造成大量的浪費。保証政府投融資項目的建設能夠取得預期的效果,就必須加強政府項目決策階段管理,堅持投融資決策的科學化、民主化。

  不科學決策導致項目“失控”

  我國政府正處於轉型時期,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政府投融資項目決策體系和決策機制仍在完善過程中,由於投資項目決策失誤導致的國家經濟和環境損失巨大,政府項目成功率和效益水平有待改善。

  項目選擇是政府投資決策的重要內容,但有些政府投融資項目論証方法和決策參數標准較落后,對投資風險分析的精度和准確度難以滿足公共工程建設的實際需要。為了項目的順利報批,政府投融資項目的評價傾向於正效益評價,而對項目社會負面影響的調查研究少。在投資決策上的隨意性大,更傾向於追求政績,公眾參與和評議制度不健全,項目監督和問責機制缺失,“形象工程”和“面子工程”屢禁不止。

  對投資項目決策管理存在條塊分割現象,交叉管理現象比較突出,對決策管理沒有形成統一化和標准化,造成項目決策管理的實際控制標准和具體監控措施不一,有時會互相推諉,耽誤項目建設時機。項目事權界定不清,項目業主地位模糊,許多項目還出現項目法人實體缺位的狀況,無法行使投資主體職責,也無須對國有投資的效益和風險負責,投資“大鍋飯”,責任無法追究,甚至出現“投資飢渴症”。項目決策行政化,對權力缺乏有效的約束,“家長制”等一些不好的管理風氣被帶入項目決策中。

  很多項目研究深度不夠,沒有估算和概算,或者雖然編制了概算,但准確性很差,造成投資額無法審核和控制。前期工作不到位,不可避免地出現邊設計、邊勘察、邊施工的現象。

  誰的責任由誰承擔

  提高政府投融資項目的成功率,提升決策的科學化、民主化水平,政府投融資項目決策需要不斷改進。

  政府決策者的角色要科學定位。要繼續推進政府決策管理部門的機構改革,科學規范部門職能,合理設置機構,優化項目決策管理工作人員的結構,保証組織順暢運行。政府應當將事權下放給各職能部門,明確事權並明確責任和相應決策權的歸屬,承擔由此帶來的決策風險,例如環保部門可以就項目的環評給出審批意見而不受其他權力部門的干擾,從而堅持決策的獨立性,明確決策責任。

  建立科學嚴謹的決策程序,切實保障決策的執行。項目決策不僅是項目的立項和審批,而是對政府投資目的、內容的全程審查和判斷,要重視項目立項前和審批后的工作,擴展決策的范圍,一方面要向前擴展到本系統政府投融資項目的整體規劃,另一方面要向后擴展到具體政府投融資項目的規劃設計以及建設階段。

  完善現有政府投融資項目審批程序,明晰決策層次和審批環節,合理劃分審批權限和規范政府投融資項目審批手續,建立健全政府投資的目標控制體系,遏制“亂投資”的出現。重視項目的前期評估工作,把社會公示和聽証等民主決策環節作為政府投融資項目決策過程的必要程序。加強對項目決策程序執行的監督力度,對違反程序決策的行為及時發現積極糾正,並將責任落實到人。

  對專家角色再定位,保障專家的話語權、獨立性、客觀性。完善政府投融資項目的公示制度和聽証制度,使社會監督落到實處。健全政府監督和問責制度,落實政府決策責任。問責首先要區分責任,是誰的責任由誰承擔。並且,問責制追問的是負有直接領導責任的領導者,不能隻拿具體責任者問罪。最后,問責制問的是“責”,追究具體問題的具體過錯,不搞將功抵過,要“賞罰分明”。

  項目投資后評估制度是政府決策內容的必要延伸和補充,有利於決策糾偏,檢查決策執行的實際效果。建立暢通的信息反饋機制,保証后評價成果和信息及時、准確地反饋到投資決策層﹔后評價應由相對獨立的機構來完成,避免出現“自己評自己”的情況。

  (作者單位:大連市重點項目財務管理辦公室)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