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財評:稅負“心理痛點”在是否公平與稅款用途--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人民財評:稅負“心理痛點”在是否公平與稅款用途

劉穎

2011年09月09日08:39    來源:人民網-財經頻道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精彩觀點:稅負不等同於痛苦,歐洲一些國家高稅負伴著高福利,公民從搖籃到墳墓都由政府關照到了,在那種情況下,稅負高但是百姓還是幸福的。我國目前百姓對於稅收負擔的話題非常敏感,甚至於提高到“稅收罪惡論”的高度,而事實上,百姓對稅收的心理痛點主要不在於稅收收了多少,而在於收的是否公平?稅收收入用在何方?我們期待政府在稅收的公平性和稅款用途上作的更好,稅收畢竟是百姓享受政府服務的對價,隻有讓百姓公平地交稅,充分地享受政府的服務,這樣才能讓百姓感到繳稅是幸福的。

  稅負是稅收負擔的簡稱,對稅負的觀察有宏觀和微觀之分。宏觀稅負是針對政府角度看稅收負擔,指的是一個國家或地區在一個時期內(一般為一年)稅收總額佔同期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微觀稅負則是針對納稅人角度看稅收負擔,是指企業或個人交納的所得稅和財產稅佔純收入的比率﹔也可以用企業或個人交納的各項稅收佔企業總產值或個人毛收入)的比率。討論和思考稅負問題,要先找好著眼點——是針對宏觀經濟度還是針對微觀的具體納稅人?影響稅負高低的因素有哪些?

  從宏觀角度看,為什麼有的國家的稅負高,有的國家的稅負低?為什麼有的國家在不同時期稅負不一樣?這是因為決定稅負輕重的因素不是單一的。稅率高低不是衡量稅負輕重的唯一標准,稅收收入絕對額的增加也不能一定意味著稅負的加重。稅負輕重的決定因素主要包括:

  (1)經濟是稅收的源泉,決定稅收的源泉是否暢旺,稅收負擔一般和經濟發展水平呈正比﹔

  (2)政治經濟體制,尤其是分配體制影響政府收入的規模和方式,也影響稅負負擔的水平。政府取得收入的形式可以是多種多樣的,可以用稅收形式,也可以用非稅的形式,如國有企業上繳利潤形式等等。稅收只是政府收入的形式之一,當稅收在政府收入中佔主要地位,稅負相對可以較重﹔

  (3)政府的宏觀經濟政策的運用和調整,諸如增收減支的緊縮性經濟政策或減收增支的擴張性經濟政策,也會帶來稅負的時期性、階段性的變化﹔

  (4)稅收制度本身的設計因素,如課稅對象的范圍是大還是小、稅基的寬窄、稅率的形式與高低、稅收優惠的程度等,也會對稅負輕重產生一定的影響。

  所以說,不同國家及其相同國家的不同發展時期,經濟水平、分配體制、宏觀政策、稅制設計存在差異,決定著稅收負擔也存在差異。而微觀稅負肯定受宏觀稅負影響,也受納稅人自身經濟行為所影響,比如從事政府鼓勵或限制的不同行業,納稅人稅負就會明顯不同。

  最近再次沸沸揚揚的福布斯公布的我國稅負痛苦指數排名的爭論,我們要分析一下這個指數的計算,該雜志計算的稅負痛苦指數,是把增值稅、企業所得稅、個人所得稅的最高稅率,與企業和個人交納的社會保險金最高費率相加得出的,隻抓住了稅制設計中的名義稅率因素和社保費率因素的個別層面,沒有考慮我國個人所得稅是累進稅率,要真正能承擔45%的稅的人微乎其微,也沒有考慮影響稅負的其他因素。因此這個指數帶有明顯的管中窺豹、盲人摸象之意味。而我國的稅負是否痛苦,隻用上述理論分析是不夠的,因為百姓討論稅負不會去想其中復雜的經濟原理,更多的是談稅負對自己生活的影響和心理感受,這就涉及到與稅負有關的另一個話題——稅負是否意味著痛苦。

  我國幾千年的文化中,稅收文化也閃爍著燦爛的光輝,春秋早期的著名思想家管仲就表達了“取於民有度,用之有止,國雖小必安﹔取於民無度,用之不止,國雖大必危” 的觀點。而孔孟為代表的儒家學派對政府“輕徭薄役”理念的倡導和對“苛政猛於虎”的憤懣,讓百姓對“薄其稅斂”充滿渴望。如果說, 衡量稅負是否輕重有上述量化的標准,而稅負是否痛苦則更多地體現在一些非量化的其他標准上,我們的稅負是否讓百姓痛苦——這正是值得我們去反思的地方:

  首先,稅制的設計和執行是否公平,納稅人是會去進行橫向或縱向比較的——相同負擔能力的納稅人應該繳納相同程度的稅,不同負擔能力的納稅人應該繳納不同程度的稅——這就是所謂的橫向公平與縱向公平。稅制設計和稅收執法都必須重視公平性,否則會給受到不公待遇的納稅人帶來稅負痛苦的感受﹔

  其次,稅款使用的方向是否合理,稅收的來源是取之於民的,而稅收的去向要有透明度,要讓百姓看到用之於民的結果。納稅人希望看到自己繳納的稅款用於百姓醫療、教育、生活環境和質量的改善,而不願意看到自己繳納的稅款被大量用於“三公消費”,更不能容忍自己繳納的稅款被用於利益集團、腐敗,這會給納稅人帶來極端痛苦感受。

  我認為,稅負不等同於痛苦,歐洲一些國家高稅負伴著高福利,公民從搖籃到墳墓都由政府關照到了,在那種情況下,稅負高但是百姓還是幸福的。我國目前百姓對於稅收負擔的話題非常敏感,甚至於提高到“稅收罪惡論”的高度,而事實上,百姓對稅收的心理痛點主要不在於稅收收了多少,而在於收的是否公平?稅收收入用在何方?我們期待政府在稅收的公平性和稅款用途上作的更好,稅收畢竟是百姓享受政府服務的對價,隻有讓百姓公平地交稅,充分地享受政府的服務,這樣才能讓百姓感到繳稅是幸福的。



  作者為首都經貿大學財政稅務學院稅務系主任、中國稅收籌劃研究會副秘書長、中國稅收教育研究會理事

    >> 點擊查看更多人民財評

  人民財評往期回顧
    ·人民財評:上市公司憑什麼揮霍股民資金放高利貸
  ·人民財評:中國股市如何才能贏得國際定價權
  ·人民財評:重返蘋果系"反叛" 細數喬布斯拿來主義
  ·人民財評:谷歌並購摩托 或引發國家級別產業對抗
  ·人民財評:美債危機是面鏡子
  ·人民財評:解讀中國持有美債數據 走出認識誤區
  ·人民財評:歐美信用評級陷阱能否扼住中國經濟命運?
    ·人民財評:別急著推中國的“401K”
    ·人民財評:中國應該把握時機增持黃金儲備
(責任編輯:李彤)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