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品降稅能否阻止肥水外流--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奢侈品降稅能否阻止肥水外流

2011年09月13日08:04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5年前,中國提高奢侈品稅,意在調節社會分配﹔5年后,中國開始討論要不要降低奢侈品稅,期盼能夠刺激消費。問題是,稅收的杠杆究竟能發揮多大的作用?雖然爭論仍在進行,但近日有消息稱,下調奢侈品稅率正在各部門間形成共識,最快年底見分曉。

  奢侈品廠商的救星

  8月3日,保時捷宣稱,公司今年上半年營業利潤從去年的6.75億歐元激增至11億歐元,而營業額則增長19%,達到52億歐元。成績單如此光鮮,保時捷歸功於新興市場,尤其是中國的經濟繁榮。該公司今年上半年已售出汽車5.6萬輛,較去年同期增長26%,其中中國銷量增長47%。

  類似的消息不絕於耳。只是主角換成了普拉達、阿瑪尼或者卡地亞。在經歷了本輪金融危機之后,中國財富正在成為奢侈品廠商的救星。一擲千金的中國人日益成為令人矚目的豪客。

  一家國際咨詢公司發布的《2010年中國奢侈品市場研究》稱,2010年全球奢侈品銷售量增長,美國上升20%,歐洲6%,中國大陸達30%。這一報告還顯示,過去一年,中國富貴階層的奢侈品消費高達1500多億元。

  始終盯著中國富人的外國人胡潤則表示,過去一年,中國富豪消費價格指數上漲7.73%。這一指數涵蓋富豪生活消費的豪宅、汽車、手表、珠寶、煙酒、教育、旅游等10大類、61個商品價格。其中,游艇和私人飛機價格上漲20.1%,漲幅為所有商品之首。

  中國社會科學院預測,2015年前,中國或可成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場。理由是,中國千萬富豪正如雨后春筍一樣冒出來。

  因為腰包鼓起來,在倫敦的邦德街,中國人在退稅商店裡花的錢,已經超過了阿拉伯王室、俄羅斯富豪、美國和尼日利亞的闊佬。這條街以擁有DeBeers和Graff等大牌珠寶店聞名。珠寶是中國富人國外購物的最愛,其次是手表、皮包。歐洲的許多國家不得不以護照做限制,以防中國人掃清LV店內的所有存貨。

  為了吸引更多的中國人入境,英國高端百貨公司哈羅斯(Harrods)、塞爾福裡奇(Selfridges)等敦促英國政府放寬對中國游客的簽証政策。理由當然隻有一個:不要把大買家拒之門外。

  一些奢侈品的大牌廠家也開始為中國量身訂做。德國的寶馬汽車公司為了配合中國消費者的喜好,專門設計了寶馬M3限量版車型,並應農歷虎年,在車坐椅上繡了一個“虎”頭的標志。而法國時尚奢侈品品牌Chlo?(蔻依)在2010年推出專為中國消費者設計的一款中國限量版紅色手袋Marcie,慶祝該品牌進入中國5周年。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祥祺奢侈品研究中心研究員王菲說,中國人對奢侈品消費的狂熱是目前中國經濟和市場發展的必然產物,當財富積累到一定程度后,消費者對於消費品內在質量和外在聲譽就變得非常推崇。

  肥水為什麼流到外人田

  能夠在最昂貴的市場証明自己的購買實力,讓很多中國人揚眉吐氣。隨之而來的是“為什麼肥水都流到了外人田”的擔憂。據世界奢侈品協會發布的報告,2010年,中國內地奢侈品市場消費總額達到107億美元,成為僅次於日本的全球第二大奢侈品消費國。中國人在國外奢侈品消費累計達到500億美元,位列全球第一。

  免稅購物專業服務商環球藍聯(Global Blue)也証明說,去年,中國出境旅游者的平均購物開支為1026美元,比俄羅斯、美國和日本的免稅購物者多花1倍以上,比2009年的平均開支增長1倍以上。

  在拉動內需成為重要任務的背景下,這一情景頗讓一些決策者心急:“我們應該想辦法讓國人的銀子花在國內。”為什麼中國人選擇了邦德街,而不是王府井?

  商務部提供的數據顯示,手表、箱包、服裝、酒、電子等五類產品中,20個高檔品牌產品的國內外差價非常高。總的來看,這些商品在我國內地的價格比我國香港市場價格高45%左右,比美國高51%,比法國高72%。辛苦營生的白領既要面子又要裡子,性價比決定一切。如此,去國外淘高級貨幾成定勢。

  造成差價的“罪魁”被認為是中國奢侈品稅過高。據了解,進口高檔消費品通常需要繳納進口關稅、消費稅和增值稅3項。進口關稅從6.5%~18%不等,增值稅為17%,消費稅則高達30%,累計需要繳納最高超過60%的稅費。比如,根據現行進出口稅則,進口香水要繳納10%的關稅、17%的進口貨物增值稅和30%的進口貨物消費稅﹔部分葡萄酒的進口關稅高達65%,另需繳納17%的進口貨物增值稅和10%的進口貨物消費稅。

  既然“根子”挖到了,那麼提議降稅自是順理成章。商務部是降稅最堅定的支持者。該部門新聞發言人姚堅多次公開表示,“我們出去的人已經大大超過進來的人了,10年前都不敢想象,這些人出去,購物是個很重要的因素,所以我們必須重視這些現象”。“使那些看不見的進口變成實實在在的進口,使那些虛高的價格變成老百姓能實實在在享受的價格,這應該是共同的目標。有些專家有不同的觀點,但是萬變不離其宗,就是擴大國內消費,這是根本點。”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陳佳貴在回答中國青年報記者提問時說,奢侈品關稅稅率下調問題以前就被提出來過,“現在各方基本達成共識”。

  奢侈品稅降不得?

  不同的聲音仍然此起彼伏。財政部網站曾刊登文章稱,“對進口奢侈品征消費稅,也就是對富人征稅,無疑有利於社會公平,不但不應降低,相反地應該提高。就擴大內需而言,其指向的是國內產品,而不是進口產品。如果擴大對進口產品的消費需求,那將損害國內企業在國內市場的競爭力,導致國內企業要麼倒閉,要麼更嚴重地依賴外部市場,對中國經濟將造成嚴重后果。”

  這口吻仿佛5年前。那時候,人們在討論提高奢侈品稅時,提出的理由就有調節收入分配、引導社會消費,當然,還有增加財政收入。市場越來越大,政府看著也眼饞。於是,從2006年4月1日起,消費稅的稅目、稅率及相關政策進行全面調整,新增了高爾夫球及球具、高檔手表、游艇等稅目。

  在財政部網站的這篇文章看來,提高稅率,增加收入,順帶縮小貧富差距,防止兩極分化,無疑比刺激消費更為重要。何況,它也不認為,降低或取消奢侈品稅就能留住國人的錢袋。文章稱,“鼓勵消費者在國內購買外國奢侈品,表面上看是為了擴大‘內需’,但實際上對我國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極其有限。消費者無論是在外國購買奢侈品,還是在國內購買外國奢侈品,最終拉動的都是外國的經濟增長。”

  另外,目前國內市場上的奢侈品大多是外國品牌,這些奢侈品消費越多,就越可能擠佔國內品牌的發展空間。我國高檔消費品產業剛剛起步,企業規模普遍較小,缺乏必要的抗風險能力,如果取消或降低國外同類產品進口消費稅,而對國內同類產品照常征收,勢必造成國產奢侈品和進口奢侈品的不公平競爭,對國內產業造成巨大沖擊。

  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梅新育說,主張降低奢侈品進口稅者的主要論點是,通過降低奢侈品進口稅消除洋品牌奢侈品國內外市場價差,以便消除對國內消費者的歧視,並將赴海外採購者的購買力留在國內。“這一論點忽視了境內外銷售周期錯位因素和發展中國家國內消費者盲目追捧發達國家品牌與時尚的作用,是站不住腳的。”

  世界奢侈品協會中國首席代表歐陽坤也持類似觀點。他在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時說,“奢侈品行業的一些現狀和大宗消費品正好相反。如果某品牌定價不貴或常常打折,這個品牌反而會迅速萎縮﹔如果定價高昂,還要求限量購買,品牌反而常青。”早先在中國市場很火的品牌華倫天奴就是最好的例子:曾被很多人奉為高端品牌,但價格走低,多有仿冒,近年來漸漸銷聲匿跡。

  根據世界奢侈品協會調查,70%的中國奢侈品消費者認為,奢侈品是用來社交的重要符號、有攀比價值的必要性,而買奢侈品完全出於自我、側重品牌文化和設計師理念的消費者僅佔少數。採訪中,許多業內人士都提醒一個事實:對於剛剛富起來的中國人來說,重要的與其說是品牌,毋寧說是價格。

  第五大道奢侈品網CEO孫亞菲稱,她曾在北京新光天地商場看到,一位來購物的顧客,直到翻到價簽上標著的兩萬二,他才連聲說“這個是好牌子”。

  高消費群體“但求最貴”的心態

  在降稅的討論中有一個被反復提及的問題是:降稅並不等於降價。梅新育指出,發展中國家消費者追捧發達國家品牌與時尚,往往達到盲目的程度,對此,洋品牌銷售商自會好好利用以求利潤最大化。至於奢侈品牌,為了營造自己的所謂“高端”、“貴族”形象,無論進口稅率如何下降,他們都會盡量避免降價﹔相反,通過定期漲價來保持品牌高端地位,是奢侈品品牌的常規保護策略。

  財政部財科所所長賈康在回答中國青年報記者提問時也表示,下調奢侈品關稅后,奢侈品價格是否會下降還很難說,因為這些國際名牌的策略就是維持高價。

  這些觀點被認為是點到了此番討論的死穴上。有評論說,“降不降稅我們議一議就拍板了,可是降不降價卻是人家說了算。不要總干一廂情願的事。”

  在海南島的免稅店,經銷商很想將勞力士、香奈兒的價格賣得比香港便宜,可是做不到。因為供貨商不答應。某國際品牌奢侈品中國區代理負責人張女士表示,很多國際品牌在和免稅店談判的過程中都佔盡上風,免稅店幾乎沒有議價能力,因為這些品牌在市場上不愁賣不出去,尤其是受到中國消費者的追捧,例如古奇、香奈兒、雅詩蘭黛、迪奧等品牌。

  實際上,不要說降價了,人家還要提價呢。據悉,今年以來,賣包的LV、賣表的勞力士、賣化妝品的雅詩蘭黛等紛紛加入漲價行列,幅度5%~10%。

  梅新育說,由於中國國內收入分配差距拉大,特別是高收入群體中普遍存在大量灰色收入,這類高收入消費者群體對價格的敏感度很低,甚至普遍存在“但求最貴,不求最好”心態,對奢侈品的高價策略進一步構成了強有力的支撐。在這種情況下,指望通過降低進口稅來降低國內洋品牌奢侈品售價,能不落空嗎?
(責任編輯:聶叢笑)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