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辦發布撤銷令滿一年 各地駐京辦“名亡實存”--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國辦發布撤銷令滿一年 各地駐京辦“名亡實存”

王姝

2011年09月19日07:26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運城市政府駐北京聯絡處網站首頁。山西運城市駐京辦名列去年公布的625家被裁撤名錄中,根據規定駐京辦撤銷后,嚴禁在京設立新的辦事機構。網絡截


  9月18日,豐台區科豐橋總部基地6區10號樓的河南伊川縣駐京聯絡處所在地“伊川會館”。去年公布的撤銷名錄,其中包括伊川縣駐京辦。本報記者孫純霞攝


  9月18日,北京市東城區分司廳胡同17號院的指示牌上,標示了本應撤銷的湖南省教育廳、國土資源廳駐北京聯絡處的辦公地點。本報記者孫純霞攝

  國辦去年1月29日發文明確:縣級駐京辦及地方政府職能部門駐京辦一律撤銷,嚴禁在京設立新的辦事機構。11月9日,625家被撤駐京辦名錄公布。然而,撤銷令發布一年之后,地方政府駐京辦改頭換面,依舊在京“潛伏行動”。

  為何令行不止?專家分析,因為地方政府設駐京辦的訴求沒變:拿項目跑撥款、招商引資,還有接訪維穩任務。地方政府違規私設駐京辦,根源在於行政審批制度以及接訪勸返機制,“關鍵問題還是懲戒不到位,違規成本低。”

  沒有合法身份,不挂駐京辦招牌,到今年9月,這樣的日子湖南某縣“駐京辦”負責人張海(化名)已經過了一年多。但他並沒覺得有什麼兩樣,“唯一的遺憾就是,如果沒裁撤令,還允許挂駐京辦這塊招牌,撥的辦公經費應該會多一點,就不會像中秋節這樣,想搞個同鄉聯誼都心有余而力不足”。

  張海所說的裁撤令,是去年1月29日國辦發布的《關於加強和規范各地駐京辦的意見》。其中明確,在意見下發后6個月內,撤銷地方各級政府職能部門等設立的駐京辦事機構,撤銷縣、縣級市、旗、市轄區政府設立的駐京辦事機構﹔撤銷駐京辦的地方政府和有關部門,不得以任何名義和任何形式在京設立新的辦事機構,或者派駐人員以駐京辦事機構名義開展活動。

  11月9日,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公布2010年625家被撤銷駐京辦名錄。張海所在的縣也在名錄之列,但駐京辦改頭換面,至今依舊在北京活動。

  與他們一樣,目前被令裁撤的駐京辦,大多或“改名換姓”,或穿上招商引資和酒店“馬甲”,在京潛伏下來。

  改頭換面:“潛伏”與“半潛伏”生存

  裁撤令剛發布時,2005年起就擔任縣駐京辦主任的張海一度很緊張。與1962年、1966年、2006年前三次整頓相比,去年無疑是聲勢最大的一次,幾乎貫穿全年。

  “沒戲唱了”,張海一度這樣認為,並准備撤回老家。然而,觀望一陣之后留下來了,“駐京辦”改成了“在京工作人員服務聯絡中心”,在京雖未登記,但在老家已經注冊。所以,他還是縣政府外派機構負責人,“跟以前一樣,仍享受正科級待遇,編制在縣辦公室,工資照發,在京活動經費每年兩萬。”

  張海所在的地級市,下轄7個縣(縣級市)。據他講,除1個縣未設駐京辦,其余均採用了改名換姓、異地注冊模式在京“潛伏”。

  他並不擔心被發現取締,因為辦公地點多是民宅,或者干脆寄居在老鄉的公司或家裡,“不挂牌,不對外公開身份,甚至不印名片。除了熟人,想找到我們可不容易”。

  類似情形在湖南其他地區也同樣存在。同在裁撤名單中的長沙縣,目前其政府官網“部門單位”一欄中,駐北京聯絡處,與縣規劃局、縣旅游局等政府職能部門並列。9月6日,該縣政府辦政務值班室一工作人員在電話中確認,目前“駐京辦”仍舊有人在北京。

  不挂牌“全潛伏”,並非張海所在縣的“專利”。安徽舒城縣駐京招商聯絡處同樣藏身居民小區——海澱區翠微南裡。

  “舒城縣駐北京聯絡處?沒聽說過”,雖然二樓就是聯絡處的辦公地點,可一樓居民並不知道有這樣一個“鄰居”。9月15日,記者撥通其辦公電話,二樓一扇敞開的窗戶,傳出鈴聲,“找哪位?有什麼事嗎?”接線男士有些謹慎,並未直接回答“是否是舒城縣駐北京聯絡處的工作人員”的問題,聽說是要了解當地旅游方面的招商引資條件,才邀請記者上樓。

  一間20平方米左右的開間,中間一排鐵皮櫃隔出辦公室、臥室兩個區域。簡陋的屋內隻有一張一米多長的辦公桌,還擺了一張大床,“我們主要工作是招商引資,同時也負責接訪和維穩,以及來京人員接待”,該工作人員表示,雖是當地招商局的外派機構,長期在京工作人員不過兩三人,可工作內容與以往的駐京辦區別不大。

  與這種不挂牌“全潛伏”相比,同樣在裁撤名單之列的湖南省教育廳、湖南省國土資源廳“駐京辦”,可以說是相對高調的“半潛伏”。東城區分司廳胡同17號院門前的指路牌,清晰標明了其駐北京聯絡處的地點——分別位於院內的2號樓、3號樓。

  9月14日,記者按圖索驥,經小區物業指點,湖南省教育廳北京聯絡處的准確辦公地點才“浮出水面”——一套位於其標示地點地下二層、面向地下車庫的兩居室地下室,“我們這裡是湖南教育廳的聯絡處,國土資源廳的北京聯絡處在旁邊的2號樓”,屋內一名男性工作人員說。

  “伊川縣政府駐北京聯絡處-6區10號樓”,豐台區總部基地的指路牌,也明示了河南省伊川縣“駐京辦”的所在地。9月8日,三四名小伙子在屋內忙碌,稱正在搬家,“駐京辦撤了,明后天就不在這兒辦公了”。可是16日下午,該聯絡處依然原址“辦公”,負責接待的女孩自稱是服務員,說整個聯絡處隻剩她一人,負責人不在北京。

  “借殼”運作:酒店還是駐京辦?

  對外挂出“黃河京都大酒店”招牌,看上去跟駐京辦絲毫不沾邊。可運城市政府駐北京聯絡處網站,卻透露了這個酒店的“秘密”——625家被裁撤名錄中的山西運城市政府駐京辦正位於此。而且,網址(http://www.yczjb.com)也正是“運城駐京辦”的拼音縮寫。

  9月18日,記者登錄該網站,首頁刊登駐京聯絡處主任屈文玉的照片,並附有其發表於2011年元月的致辭。對於聯絡處主要職能,表述為“是運城市政府派出聯絡機構,屬正縣級事業單位建制”。

  聯絡處主要任務包括:代表運城市委、市政府與中央各有關單位、國務院各部委和北京市的有關部門、企業進行聯系、匯報工作﹔收集、整理有利於運城市政治、經濟和各項社會事業發展的信息,及時向市委、市政府及有關部門進行傳遞﹔維護首都的穩定,積極協助中央和北京市有關部門做好運城市來京上訪人員的接收和聯送工作﹔做好運城來京公務人員的接待服務等。

  而屈文玉的另一身份為黃河京都酒店管理(投資)集團的執行董事、總經理。到底是酒店,還是駐京聯絡處?對此,前台服務員的答復前后矛盾,接聽電話時明確表示,酒店就是駐京聯絡處。

  可9月15日,記者前往所在地東城區夕照寺中街29號實地採訪時,卻改稱“駐京辦早撤了,這裡只是酒店”。但三樓一名管理人員打扮的女孩表示,酒店就是駐京辦,“找誰?有什麼事,可以跟我說,我負責聯系”。

  9月16日,記者先后致電運城市政府、市委的值班電話,雙方均稱,不清楚駐京聯絡處和黃河京都大酒店的關系。市政府工作人員告知記者,該問題應採訪市委值班室,而市委值班室工作人員則說,駐京聯絡處事項,還是市政府負責。

  接訪維穩:違規私設駐京辦主因

  摘掉駐京辦招牌,改頭換面或者潛伏運作的駐京機構,在京還有多少?“准確數據很難估量”,一名曾與北京駐京機構商務協會合作多年、熟諳京城駐京辦全貌的業內人士表示,僅基於625家裁撤目錄,目前的現狀已証實了去年“裁撤令”發布時專家們的憂慮:治標沒治本,生存土壤還在,駐京辦“名亡實存”。

  上述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表示,滿足接訪和維穩需求,是被撤駐京辦千辛萬苦潛伏的主要原因,“2003年收容遣送制度取消后,各地開始向北京派駐接訪人員。駐京辦裁撤了,可各地仍有接訪職責和任務,因此還得變著花樣在京設立辦事機構”。

  張海所在縣的“在京工作人員服務聯絡中心”,在編人員3人,其中一人專職負責接訪和維穩工作,其上班則蹲守在該縣所屬地級市位於北京西站附近租賃的辦公點。

  去年3月,裁撤駐京辦的風聲漸緊,湖南婁底市駐京辦負責人接受採訪時,也曾算過接訪賬,該項工作佔據了駐京辦的絕大多數精力,尤其是每年兩會、國慶,一旦接訪人多,5名在編人員忙不過來,隻得拉來家屬做“義工”。

  陝西一地級市下轄十幾個縣的駐京辦雖已全部取消,但每縣抽出了1名人員,組成近30人團隊,分為兩撥,3個月輪次崗,駐京專門負責接訪。

  9月16日,根據規定合法保留下來的該市駐京辦負責人對記者說,盡管如此,有時仍忙不過來,不得不雇保安公司“協助”接訪,所以人力高額投入只是一方面,更為緊迫的問題是“虧本”,去年接訪資金保守估計也達三百多萬,遠高於市駐京辦的財政撥款,“這麼多錢,市裡和縣裡各自負擔一部分,隻能這樣”。

  今年8月媒體披露的“榆林駐京辦雇人截訪”事件,更是曝出了“黑監獄”丑聞。

  1

  2

  上一頁

  下一頁
【1】 【2】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