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外匯儲備如何擺脫美債牽制--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中國外匯儲備如何擺脫美債牽制

2011年09月19日07:54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中國外匯儲備的問題是今天全球經濟失衡和系統紊亂的集中表現,美元信用一旦動搖,全球經濟跟著遭殃——誰對它更依賴,誰的風險就更大。

  ■中國人民大學貨幣研究所副所長向鬆祚認為,應該認清當下世界貨幣背后全球貿易和分工的實質,這就是:東方擁有真實財富創造中心,西方掌控貨幣金融中心﹔東方制造真實產品,西方創造貨幣購買力﹔東方為全世界制造產品,西方為全世界產品定價﹔西方大量發行券和創造各種金融產品,東方則用自己的積蓄去購買這些金融產品﹔東方儲蓄,西方消費﹔東方節儉,西方揮霍﹔西方向東方借錢,東方給西方融資。

  中國最根本的出路,隻有兩個方向:一是少用美元,全力發展擴大內需,減少對美出口,增加進口﹔二是多用人民幣,盡快擴大人民幣的對外結算規模和范圍。

  ■經濟學家李才元認為,美元在二戰后快速崛起為全球性儲備貨幣,背后是其強大的實業、科研和軍事實力,還伴隨著美國企業和美國金融公司的全球化擴張和投資,而今天人民幣背后的“綜合實力”還有很大差距。

  “中國經濟要走自己的路,我們不可能復制另一個美元”,李才元說,美元發展到今天已經“空心化”了,實體的產業大多轉移出去,隻剩下軍工和金融﹔而中國經濟以制造業和實體經濟為根基,人民幣是“實心化”的,中國經濟的海外戰略要嘗試在歐美之外的地方,找到新的空間。

  9月初,非洲最大的銀行——標准銀行集團最新發布的研究報告顯示,隨著人民幣國際化的穩步推進,到2015年中國同非洲的貿易中至少有40%(即1000億美元)將使用人民幣結算,這一數字接近2010年的中非貿易總額。

  這是2009年中國啟動人民幣跨境貿易結算以來的又一個成果。標准銀行中國首席執行官龐凱歌還表示,南非、尼日利亞等國有可能接受人民幣作為該國的外儲貨幣。

  一國經濟的實力必然體現在該國的貨幣上。美國和歐洲是經濟領先的發達國家,美元、歐元目前是主要的世界儲備貨幣。而作為經濟總量已經達到世界第二的中國,人民幣卻在跨國經濟運行中顯得格外低調和保守。

  金融危機爆發后美元風聲鶴唳,歐元區也警報不斷。中國果斷啟動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試點,至今已經兩年。最初僅在幾個城市推行的國內試點已經推廣至全國。不過,人民幣“走出去”的步伐仍處於起步階段。相應的,中國外匯儲備的持續增加,還必須面對持有不斷貶值的美元資產的風險。

  在如何管理外匯儲備的問題上,中國並不是第一個面臨困境的國家。

  法國經濟學家雅克·魯夫在上世紀60年代就曾尖銳地剖析美元貨幣體系的不公正性:“當代國際貨幣體系已經淪落為小孩子的過家家游戲。歐洲各國辛辛苦苦賺回美元和英鎊,然后又毫無代價地拱手返回給發行這些貨幣的國家,就好像小孩子玩游戲一樣,贏家同意將賺回的籌碼奉還給輸家,游戲卻繼續進行。”

  當時,法國中央銀行以美元為儲備創造法郎,緊接著,法國中央銀行又將購買的美元再投資到美國,購買美國債券。同樣一筆美元,既擴張了法國的信用,又成為美國信用擴張的基礎。

  中國人民大學貨幣研究所副所長向鬆祚認為,這同今天中國外儲面臨的困境幾乎一模一樣,隻不過今日中美兩國“過家家游戲”的規模要比從前大得多。

  后來歐洲人用了20多年打造歐元,就是為了擺脫對美元的依賴。

  可以說,中國外匯儲備的問題是今天全球經濟失衡和系統紊亂的集中表現,美元信用一旦動搖,全球經濟跟著遭殃——誰對它更依賴,誰的風險就更大。

  向鬆祚認為,一定要認清當下世界貨幣背后全球貿易和分工的實質,這就是:“東方擁有真實財富創造中心,西方掌控貨幣金融中心﹔東方制造真實產品,西方創造貨幣購買力﹔東方為全世界制造產品,西方為全世界產品定價﹔西方大量發行債券和創造各種金融產品,東方則用自己的積蓄去購買這些金融產品﹔東方儲蓄,西方消費﹔東方節儉,西方揮霍﹔西方向東方借錢,東方給西方融資。”

  這是一個毋須粉飾的冷酷現實。不過,新任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在北京的就職演說中特意說,即便美國國債被降級,還是有買家在購買。他試安撫為外匯儲備擔憂的中國人,“在美投資是安全的,而且,雖然美國經濟面臨調整,卻始終是強勁的。”

  在這之前,美聯儲前任主席格林斯潘則說得更直白,美國國債的持有人不必擔心,因為“美聯儲可以隨時開動機器印鈔票還債”。

  “你可以討價還價,但根本問題解決不了。”經濟學家李才元說,“巨大的外匯儲備確實讓中國很被動,長期看我們就是吃虧的,這有點兒像存款利息趕不上CPI漲幅,但現實一點看,在沒有更好投資渠道之前,你還真是不能輕易放棄那點利息。”

  他認為中國最根本的出路,隻有兩個方向:一是少用美元,全力發展擴大內需,減少對美出口,增加進口﹔二是多用人民幣,盡快擴大人民幣的對外結算規模和范圍。

  事實上,從2009年中國啟動人民幣跨境結算業務,國家一直鼓勵機構和企業在貿易和投資中更多使用人民幣。2010年12月末,參與人民幣結算試點的企業由最初的365家擴展到67724家。2011年2月,跨境人民幣業務的結算量已經攀升至10482億元。

  同時,中國央行已與韓國、阿根廷等12個國家和地區簽署雙邊貨幣互換協議,數額已上升至8412億元人民幣。

  北京大學中國精算發展研究中心郭生祥預測,如果人民幣與多種貨幣建立了雙向互換協議,事實上就等於建立了一個以人民幣為中心的“一對多”的交換、融資、清算系統,如果圍繞此系統,建立一個貨幣交換中心,再在上面建立一個融資資金池,人民幣未來的前景可能就是美元和歐元之后的“世界金融中心的第三極”。

  隻有人民幣“走出去”,在海外“留得住”,而且能通過暢通的渠道“回得來”,中國經濟才能從根本上擺脫對美元或者歐元的依賴。高速增長的中國經濟才不必面對“到底要存誰家的貨幣”的尷尬。中國是實業大國,人民幣背后有中國13億人辛勞工作和巨大的市場潛力作為信用基礎,一個大國的經濟體不可能使用一種“弱貨幣”。

  不過,這顯然將是個艱難的過程。李才元認為,美元在二戰后快速崛起為全球性儲備貨幣,背后是其強大的實業、科研和軍事實力,還伴隨著美國企業和美國金融公司的全球化擴張和投資,而今天人民幣背后的“綜合實力”還有很大差距。

  “中國經濟要走自己的路,我們不可能復制另一個美元”,他說,美元發展到今天已經“空心化”了,實體的產業大多轉移出去,隻剩下軍工和金融﹔而中國經濟以制造業和實體經濟為根基,人民幣是“實心化”的,中國經濟的海外戰略要嘗試在歐美之外的地方,找到新的空間。

  美國長期經濟趨勢研究所所長、密蘇裡大學教授邁克爾·赫德森對美元的“墮落歷史”深有體察。他認為,美元如今已經變成了一個“債務機器”,這架機器在自我膨脹、以幾何級數速度積累利息的同時,必然不停地從實體經濟中“吸血”,它這種負債型經濟指望著“通過借款來擺脫債務”,其本質是要創造一個“金融永動機”,但終點一定是“一片金融廢墟”。

  中國宏觀經濟學會常務副秘書長王建不相信美元能夠“自我修正”。他認為,金融資本的基本屬性就是貪婪和不勞而獲。在傳統的實業領域,產業資本的利潤率一般在10%以下,例如長期以來美國汽車產業利潤率隻有5%,從事生產這種又臟又累的“倒霉的事情”對於發達國家的金融資本來說毫無吸引力,因為從跨國產業轉移和金融衍生品交易中,可以賺到幾倍甚至幾十倍的利潤,“他們會願意回到發展物質產品生產的老路上去嗎?”

  “中國人想不想扭轉這個單向利益輸送,打破這個惡性循環的怪圈?”財經評論家張庭賓建議,中國應同亞、非、拉等資源國家建立直接的平等的經濟循環——中國購買這些國家的資源,承接它們的基建工程,這些國家獲得人民幣,再用人民幣購買中國商品和服務,“如此各取所需,才是人民幣國際化的正途。”

  2000年,中非貿易額僅100億美元,而到2010年已達到1269億美元。2009年,中國已成為非洲第一大貿易伙伴。據標准銀行估計,約有1500家中國企業在該行設有分支機構的17個非洲國家運營。

  龐凱歌稱,非洲國家的態度比較實際,當前全球經濟整體低迷,美元持續貶值,在這種情況下,將人民幣作為外匯儲備的一部分是有助於更好地防范風險。

  “是的,人民幣需要創造一個新的循環”,李才元說,“這就是以實業換資源”。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