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酩:中秋過后說月餅--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吳酩:中秋過后說月餅

2011年09月19日10:55    來源:人民網-財經頻道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 更多本作者文章,請查閱“吳長生經濟觀察”專欄

  中秋節前幾天,北京交通“特堵”,大家都說“全是讓送月餅的車鬧的”。那幾天的北京,真是在“鬧月餅”(借用“鬧元宵”):超市裡,整車整車“團體購買”的絡繹不絕﹔一些部門、機構門口,送、接月餅的出出進進﹔“月餅票”成為“黃牛”們的新“炒貨”﹔郵局,專門開辦了郵寄月餅的特殊業務﹔電視裡,也不時播出月餅的消息……

  本來挺招人喜歡的月餅,實在是把人“鬧”得有點兒煩!

  很懷念兒時的月餅。盡管種類很少,一般百姓買的、吃的,就是“自來紅”、“自來白”兩種,餡也很簡單:紅白糖加點青紅絲、桃仁等果料,可人們吃得很香甜。也許是因為處於經濟短缺時代,能一年一度吃上月餅本身就是“很隆重”的事,月下團圓的親情凝聚在小小月餅裡更是深深地滋潤了人們的心。當然,那個年代也並非所有人家都能如願吃上月餅,而沒有月餅的中秋,會比平日更讓人感到淒涼。

  現如今的月餅,隨著經濟的發展倒真是日益紅火、繁榮,從“裡”到“外”全都大變樣。火腿、蓮蓉、五仁已屬於大路貨,魚翅、鮑魚、燕窩入餡的,方顯尊貴﹔華美的禮品盒早就代替了簡單的包裝紙,前兩年還“創”出了用真金裝飾的超級月餅。月餅越來越奢華,可月餅的“本味兒”卻變少了,早年的那種“香甜”似乎已蕩然無存,蘊含其中的溫馨親情也變得越來越淡。“鬧月餅”的種種“怪味兒”,招人反感。顯然,與很多淳朴的老事物一樣,月餅也嚴重“異化”了。

  “八月十五,殺家韃子”,是有關月餅的古老傳說之一。月餅曾經充當了一回約定反抗暴政的信息傳遞工具。如今月餅擔負的“重大責任”,卻遠遠超過了古代。不可否認,普通百姓自掏腰包購買或單位作為福利發的那些“大路貨”,依然保持著負載親情的傳統功能。但動用巨額公款特別採購的月餅,恐怕就不那麼“純情”,尤其是那類奢華貴物,篤定是“另負重任”。這其中,多數屬於“關系戶”之間“鞏固友情”的,也有“開辟新路”、“廣結善緣”的,當然也不排除有借助節慶“暗度陳倉”進行不法輸送的。不少被揭露的巨貪,斂財的主要途徑之一不就是“節禮”嗎?“中秋月餅”也就成了理想的真金白銀“擺渡車”。

  節后,幾位離京回鄉的同事說起“鬧月餅”的一個顯著特點:越是大城市,節前送月餅的車越多,交通堵得越厲害。這說明,月餅也是隨著權力“走”的,權力越大、越密集的地方,“吸引”的月餅就越多。在這裡,月餅是在構建、維系或鞏固某種特殊的“關系”。至於“關系”的具體內涵,則因人、因時、因事而異,隻有當事方自己心裡明白。

  一位小朋友說:今年中秋前家裡收到了一盒送來的月餅,打開一看,盒裡有一封並非給他家的“祝福”信。可見收禮的“第一棒”連盒都沒開就“轉手”了。這要是一袋鈔票可該怎麼辦啊?看著這種“轉來”的月餅,你會是怎樣的心情,能吃出什麼味兒來呢?

  月餅的“馬太效應”,肯定會給部分具有超強“吸月”的人家帶來歡喜、增添愁。中秋一過,過量的月餅想“轉送”都難,隻能當“垃圾”悄悄處理。看到被扔進垃圾箱的過期月餅,那些為高企的CPI犯愁、自掏腰包購買少許月餅應節的普通百姓,又會作何感想?

  一樣的月餅,讓人吃出了今昔的不同滋味兒﹔一樣的月餅,在不同群體中引發了不同的思緒。小小月餅,折射出了日益擴大的收入差距,也折射出了復雜紛繁的經濟社會關系,而其中的一些,是必須正視和加以矯正的。

  期盼月餅以及同類的古老傳統習俗們別再“異化”,盡早回歸本真。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