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康菲,真的無法可依嗎?--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告康菲,真的無法可依嗎?

渤海溢油索賠律師團詳析案情

李妍

2011年09月20日07:45    來源:人民網-《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康菲溢油使3萬畝蝦池成油池,養蝦戶損失2億。IC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李妍︱北京報道

  “告康菲,注定是一場硬仗!”國家海洋局北海分局法律服務機構團隊成員、北京華城律師事務所律師賈方義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採訪時這樣說道。

  “告康菲,注定會改寫歷史。”曾參與我國海洋生態環境索賠第一案——“塔斯曼海輪溢油案”的上海萬錦律師事務所律師周方告訴《中國經濟周刊》。

  雖然“理想很豐滿”——國家海洋局曾表示,按照相關標准進行索賠評估,其金額可以很大,甚至在理論上“上不封頂”,但“現實卻很骨感”——已有數個公益組織、社會團體和當地漁民“狀告”康菲,截至記者發稿之日,仍沒有成功受理的案例。

  9月,籌備已久的“中國律師團”——國家海洋局北海分局法律服務機構團隊終於披挂上陣了。律師團的誕生意味著拖延已久的渤海灣蓬萊19—3溢油事故終於從事故處理進入了善后賠償階段。但是,他們面對的將是“傲慢的”美國康菲國際石油有限公司(下稱“康菲”)、漫長的訴訟索賠程序,以及我國生態索賠方面並不健全的法律法規。

  誰能告康菲?

  自8月16日渤海灣蓬萊19—3溢油事故民事賠償程序啟動以來,就有多批養殖戶開始委托律師向天津海事法院、海南省高院、青島海事法院等遞交訴狀,並有多個公益組織和社會團體提請公益訴訟,可都被各種理由駁回了。

  “有的表示要逐級上報,有的表示不屬於自己的管轄范圍,有的要求延緩起訴。”賈方義說,他非常清楚,前景並不樂觀,可他仍願意執著下去,因為,“我希望能推動環境公益立法。”

  難點之一就是誰能告康菲?

  “我當然有資格,我們養殖廠的水都被污染了,今年養的蝦和海參都減產了一半,周邊別的養殖戶也都減產了一半以上,我們現在已經有200多個養殖戶,養殖廠4萬畝左右。”河北省樂亭縣的養殖大戶張福秋對《中國經濟周刊》介紹說,他准備了“充分的材料”,以為索賠會非常順利,但是萬萬沒有想到,會因“舉証不足”而無法受理。

  接受張福秋等人委托的律師團成員高重陽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舉証不足”主要有兩點,無法証明損失和無法証明損失關聯。“很多養殖戶都沒有往年的產量証明材料,所以損失也難以估算。”高重陽認為,康菲應根據舉証責任倒置原則,“証明我們的損害事實和他們的污染行為之間沒有因果關系。”

  為了確認索賠數額,高重陽已經和她的團隊與國家海洋局進行溝通,並與國家農業部漁業局取得了聯系,希望通過政府部門的支持和幫助,獲得權威的鑒定報告。

  
【1】 【2】 【3】 【4】 【5】 【6】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