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脹壓力下民眾“體感敏感” 各方激辯稅負痛苦--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通脹壓力下民眾“體感敏感” 各方激辯稅負痛苦

2011年09月22日09:53    來源:《半月談》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稅,似乎成了中國2011年的又一個年度熱詞。特別是在CPI指數節節攀升、通脹壓力和物價調控進入深度博弈的這個“多事之秋”,民眾對於生活開支的“體感壓力”格外敏感,如何理性看待“稅負痛苦指數”似乎有著格外特殊的意義。

  《福布斯》中文總編直面爭議

  針對社會熱議的“稅負痛苦指數”,《福布斯》中文總編周健工20日做客騰訊微訪談,與網友進行在線交流。

  此前,《福布斯》推出“稅負痛苦指數”榜單顯示,中國內地的“稅負痛苦指數”位居全球第二。對此,人民日報提出質疑。

  《福布斯》推“稅負痛苦指數”並非針對中國

  “我認為它最大的意義,在於為我們提供了一種國際比較的參照。”周健工表示,“稅負痛苦指數”並非針對中國,它是在全球50個國家之間進行比較。他認為,與其他發展中國家比,中國稅負水平是偏高的。

  “納稅當然是每個公民應該做的,但是不能否認納稅也是一種負擔。”在周健工看來,納稅的最佳比例,是納稅人的納稅比重與國家提供的服務之間達到平衡。如果公共服務讓納稅人看不見摸不著,政府做為公仆對衣食父母的服務不令人滿意,那麼稅負的“痛苦”就會加強。

  “宏觀稅負”與“痛苦指數”二者都用更科學

  推出“稅負痛苦指數”榜單目的何在?周健工回應稱是為了在全世界各國的稅負之間尋找一個可以比較的尺度,因此對各樣本國家一視同仁地選取了各國政府通行的稅種和最高稅率。“中國的實際稅負比名義的要低,我們發布榜單時也附了一篇文章說明。”

  《人民日報》在隨后的採訪撰文中提出的“宏觀稅負”,與《福布斯》強調的“稅負痛苦指數”,同為評價稅負高低的指標,但二者得出的結論確有較大差距。“我認為簡單地用一個否定另一個不太可取。財稅在任何國家都是個復雜的問題,何況用來國際比較。兩個都用更科學。”

  對於《人民日報》針對“稅負痛苦指數”特地找專家採訪求証,周健工表示,《福布斯》中文版希望和《人民日報》一起為推動中國稅制更加科學化而努力。

  《人民日報》有道理 

  周健工表示,中低收入者以及中小企業對當前稅負水平最感到不合理,這也是《福布斯》中文版和《人民日報》得出的共同結論。“我非常尊重《人民日報》提出的‘宏觀稅負’的看法,我也同時認為,只是用多稅口徑與多種方法來看待這個復雜的問題,才是科學的態度。”周健工說。

  他認為人民日報提出“宏觀稅負”的概念是有道理的,因為揭示出政府可以統計出來的總收入的實際水平。“但中國有那幾項名義稅率之和,位居全世界第二,也是事實。”周健工強調。

  周健工同時認為,《人民日報》的反駁在很多方面有利於納稅人科學地看待自已的稅收。如人民日報提出“宏觀稅負”,與《福布斯》中文版這篇文章的觀點一致,即實際稅負比名義稅負要低。“但是,我們引用的稅負都是中國的法定稅制,而且各國皆然,為什麼不能引用呢?”

  建議降低個別現行稅率 讓非稅收入更加透明

  在談到中國現行稅率問題,周健工表示,如果名義稅率定得那麼高,在實際推行過程中又差距很大,不如索性先選個別的選降一些。

  “中國政府的收入結構,與發達國家相比,就是非稅收入佔比很高。非稅收入中如各種強制性的社會保險收入是透明的,土地出讓收入也比較透明,一些央企上繳的紅利等是透明的,但也有許多是不透明的。”他認為,應該讓稅收佔政府收入比重增加,同時讓非稅收入透明起來。

  財稅制度改革一直在進行,周健工認為現在最重要的是透明,這對政府有好處,因為會消除一些誤解。好在目前已經開始做了,如國務院各部位的“三公”支出,希望透明化會越做越好。“各級政府應該馬上效法。這就是一大步之前的一小步。”周健工說。(中國網)

【1】 【2】 【3】 【4】 【5】 

 
(責任編輯:聶叢笑)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