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楚雄吸毒州長有多名情人 狂熱追求政績工程--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雲南楚雄吸毒州長有多名情人 狂熱追求政績工程

李自

2011年09月26日08:38    來源:《經濟參考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州長也吸毒?雲南省楚雄州原州長楊紅衛的“事跡”令人咋舌。

  雲南省專案人員向《經濟參考報》記者透露,“吸毒州長”楊紅衛的根本問題在於“三狂”:一是狂熱,不顧實際招商引資上項目,狂熱追求政績工程﹔二是狂妄,視紀律、法律為“兒戲”,甚至威脅要給紀檢監察部門“斷炊”,全然沒有“敬畏之心”﹔三是狂歡,極盡尋歡作樂之能事,吸食毒品,與數十名女性有不正當關系。

  因為狂熱,楊紅衛已經不能有正常的分析判斷能力﹔因為狂妄,他已經沒有了正常的為人處世禮儀和基本的價值判斷﹔因為狂歡,他摧殘了自己的身心。“三狂”破壞了一個地方的科學發展、道德風尚、良好形象,最終也毀滅了他自己。

  “豆腐渣”工程引出腐敗窩案

  目前,雲南紀檢專案組已經初步查實了楊紅衛的違紀違法事實:近五年來,楊紅衛先后收受賄賂1000余萬元﹔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楊紅衛與妻子余賽英在昆明、個舊、彌勒等地有產17套,在澳大利亞墨爾本有房產6套﹔對項目違規、土地違法以及災后重建房質量問題負有主要領導責任﹔吸食毒品,與多名女性有不正當兩性關系。

  從地震災區的民房恢復重建工程,楊紅衛腐敗案逐漸浮出了水面。

  2009年7月9日,楚雄彝族自治州姚安縣發生6級地震,造成6個縣31個鄉六十余萬人受災,一萬余間房屋倒塌。震后,國家財政撥款扶持災民房屋重建。按照規劃,姚安縣整合財政資金和村民自籌資金為村民統一建設部分民房,計350戶。然而村民在入住后發現,政府建設的新居普遍牆面開裂、樓頂塌陷,存在嚴重質量問題。

  村民屢次上訪,領導多次批示要求整改,但當地政府敷衍應付。直到2010年12月,記者深入調查並通過內部渠道反映了相關情況,這引起了中央領導的高度關注,批示要求徹查。2011年1月,雲南省組成聯合調查組進駐楚雄。

  據聯合調查組的調查,“統建房”從招投標環節就開始出現違規。質量問題最嚴重的官屯大村二標段,承建公司是通過“圍標”才中標的,這家公司預收了2萬元管理費后,把工程轉包給挂靠其名下的施工隊,施工隊又把50棟工程轉包給一個包工頭,這是典型的層層轉包行為。

  據調查,在施工過程中,官屯大村二標段使用了不合格水泥,還有偷工減料行為,對這些問題監理單位都沒有及時糾正。在資金管理上,按有關規定,工程款隻能付給承建公司,但姚安縣把資金直接打進了包工頭的私人賬戶。在調查中,還發現了違規挪用抗震資金採購辦公設備的問題。

  從參與建設的幾家公司調查入手,楚雄州建設局局長王斌、副州長呂琳麟和州長楊紅衛的貪腐“蓋子”逐步揭開。

  正是呂琳麟、王斌等人的安排,幾家公司通過“圍標”、“串標”取得了民房重建工程。手握城建大權的呂琳麟、王斌與楊紅衛大肆插手工程、大搞權錢交易的行徑終被查出。

  面對步步緊逼的偵查,楊紅衛急了。在紀檢部門已經控制了參與恢復重建工程的3家開發商負責人后,楊紅衛竟在聯合調查組負責人離開楚雄期間自作主張放人,並振振有詞說是讓他們“戴罪立功”。

  在紀檢部門已經核實相關違紀事實准備對他實施“雙規”當晚,楊紅衛還不厭其煩地讓州委書記出面要求放出呂琳麟,說:“紀檢部門不能這樣搞,把干活的人都抓了。”楊紅衛的“反常”舉動引起了紀檢人員的關注。

  “沒有什麼辦不到的事”

  災后重建房質量問題引發出貪腐窩案,偶然嗎?辦案人員和熟悉楊紅衛的許多干部群眾認為,偶然中蘊含著必然,狂熱、狂妄、狂歡的楊紅衛“犯事”是必然的。

  首先是追求政績狂熱。投資150億元建設“萬國總統府”,投資120億元建設雲南旅游產業城,投資上百億元建設葡萄酒城……這幾年來到楚雄,楊紅衛津津樂道的是這些“大手筆”,感興趣的謀劃“大思路”,“全力招商引資”。熟悉內情的當地干部都知道,這些“看上去很美”的大項目是些脫離實際、勞民傷財的政績工程。

  “萬國總統府”項目是其中荒唐的一例。2008年,楊紅衛代表楚雄州政府與開發商簽署合作框架協議,協議佔地50平方公裡,雄心勃勃地仿建各國總統府和皇宮,並想吸引各國總統元首前來參觀。在楚雄州一些干部看來,這個項目完全是“天方夜譚”:那個樹都不長的不毛之地,蓋總統府的錢誰來出?蓋好后哪個總統會來?

  葡萄酒城也是楊紅衛“強力推進”另一個大項目。2008年楊與外商達成所謂的合作協議,計劃在楚雄種植70萬畝,並引進一批國際知名葡萄酒企業。實際上,楚雄州的土壤、氣候及技術條件不太適宜釀酒葡萄的種植,楚雄州也根本拿不出那麼多的種植基地。幾年折騰下來,投資上千萬,現在隻在一個苗圃裡種下幾十棵供參觀的葡萄。

  好大喜功、急功近利是楊紅衛行為方式的特點。雲南省紀委的通報說,“楊紅衛任州長期間盲目上項目、鋪攤子、搞政績工程”,“致使國家和人民利益受到嚴重傷害”。一位在楚雄任職過的領導干部痛心地說:“多少年積累的底子都給楊紅衛糟蹋了。”楚雄州一度在全國30個民族自治州裡綜合實力位居第二,但現在已經被遠遠甩在后面。目前楚雄全州政府負高達140多億元,其中州本級財政負債接近50億元,凡是能夠抵押的都被楊紅衛抵押了,甚至包括州委州政府的辦公大樓。

  其次是為人做事狂妄。在與別人談話中,喜歡以“我”代表“州委州政府”,喜歡自己一個人是主角,滔滔不絕,全然不管別人的感受,這是與楊紅衛比較熟悉人士的感受。在與雲南省一位廳長座談時,在工作討論中發生分歧,他竟然拂袖而去。他躺在沙發上就給班子成員安排工作。他28歲任縣長,42歲任州長,“仕途”上一路順風順水,尤其兩年前原楚雄州委書記因病不能正常視事后,他成了事實上的“一把手”,使他狂妄的特點更加暴露無遺。

  狂妄使他淡漠、淡忘了組織紀律要求。有兩個雲南政界傳為笑談的故事:一個是,雖然組織並沒有考慮過讓他當州委書記,但他見到省委領導就會迫不及待地報告:“領導,我已經給你選好州長了”﹔另一個是今年年初新州委書記到任,在他代表州領導作表態發言時,他脫稿而講:“我也想當州委書記,組織讓誰當誰就能當”。眾皆愕然。

  這種淡漠和淡忘使他對紀檢部門很反感。有一年雲南省委巡視組到縣區巡視,他就很不高興地說:“這些巡視組人員是不是沒事做,怎麼又來了。”幾年前楚雄州紀委在連續查了幾個案后他認為影響了楚雄經濟發展和楚雄形象,很不高興,公開說:“再查,我斷了你們的財政供應。”在這次查辦牽涉他本人的腐敗窩案時,他甚至要求公安局長去查辦案人員,“怎麼他們來了這裡,我們盜竊案這麼多。”

  他經常挂在嘴邊的一句話是“沒有什麼辦不到的事”。為了辦事,他甚至把法律視同兒戲,公然踐踏法律的底線。楚雄州祿豐縣德鋼技改項目是楊紅衛力主推進的一個政績工程項目,也是一個項目違規、土地違法的項目,但在國土資源部通過衛星監測發現並明令停工后,他一意孤行要求“一分鐘也不能停”。據統計,楊紅衛違法違規簽批的土地有135宗,總面積高達127平方公裡,大約相當於楚雄州10個縣市城區的總和。在班子成員不同意違規批土地時,他豪氣沖天:“這有什麼大不了的,我來批。”

  雖然楊紅衛經常高調聲明自己“行得端正,廉潔方面沒有問題”,但查處結果表明,狂妄和無畏懼之心使他在貪腐之途也走得很遠。因為權錢交易關系,他甚至不找依據就大筆一揮來個“借改撥”,免除了一家私營企業6000萬元的債務。雲南省紀委查明,楊紅衛擔任楚雄州委副書記、州長期間,在楚雄州工程建設招投標、房地產項目開發、礦場資源開發、企業融資借款,企業股權收購等過程中,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先后收受賄賂人民幣1011.09萬元、美元13.8萬元、港幣3萬元、澳元1萬元、貴重物品折合人民幣95.98萬元,其中單筆最高受賄就達330萬元人民幣。

  三是窮盡能事狂歡。在楊紅衛的主要違紀事實中,“吸食毒品”尤其引人關注,他因此又被稱為“吸毒州長”。據了解,楊紅衛吸食的毒品名叫“卡苦”,是由鴉片裡面提取的汁液混合多種植物制成,外形與煙絲相似,通常放在水煙筒上抽。楊紅衛吸食毒品一年多時間,有固定的吸毒地點和供貨人,同他一塊吸毒的還有今年落馬的楚雄州原副州長呂琳麟。為他們提供毒品和吸毒場所的老板均已抓獲。

  生活作風腐化是楊紅衛的又一“表現”。他與黨政機關、企事業單位和社會上多名女性保持不正當兩性關系,辦公室、宿舍均成為他淫亂的場所。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他妻子也多次換情人,辦案人員在他家裡的保險櫃裡還搜出了他妻子與情人的假結婚証。

  楊紅衛還有一個“習慣”是經常縱情飲酒,喝得酩酊大醉。他喝酒有不小的知名度,倒不是他酒量如何了得,更主要愛喝,高興了要喝,生氣了也要喝,有客人要喝,沒客人也要喝,往往還要把自己喝多,借著酒興發號施令。

  權力觀的扭曲與價值觀的背離

  大學畢業后,楊紅衛先后任過鄉長、團州委書記、縣長、州委秘書長、州委副書記等職。客觀上說,追求上進、勤奮工作、開拓創新的精神一度很受人稱道,也有不少的實績。為何他會蛻變為狂熱、狂妄和狂歡的狀態?參與查案人員和一些熟悉情況人員認為,除了個人性格特征、大環境影響等因素外,是發展觀的迷失、權力觀的扭曲和價值觀的背離。

  發展觀的迷失。作為一州之長,楊紅衛口頭上也會說科學發展觀,也在說發展要全面協調可持續,要以人為本,但更多時候他要求的是“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熱衷的是“大項目帶動大發展”。辦案人員和接受採訪的干部群眾認為,楊紅衛的發展觀是因為他政績觀的偏差。在他看來,高增長、大項目的發展才是政績,有政績才能升遷。

  尤其是原州委書記生病不能正常視事后,楊紅衛一門心思就想做出成績快速接任書記,才會瘋狂地上一些“紙上談兵”的大項目,全然不顧現實條件和群眾的接受理解程度。這才會出現大家都知道行不通的項目,他會不顧一切“強勢推進”。

  可以佐証的是,在狂熱推進這些不切實際、勞民傷財的政績工程和形象工程中,他有個興奮點,那就是開發商與“上面”的頭頭腦腦有聯系,能幫助他“升遷”。專案人員查實,他“強勢推進”的幾個大項目的開發商正是“吃准”了他的這一心態,在影影綽綽給他“畫個餅”后,他就“官”令智昏甘心為老板批地批錢,生怕得罪老板。

  權力觀的扭曲。熟悉內情的一些領導干部認為,由於紀律意識淡漠,楊紅衛在楚雄州的履行職責、行使權力中已經“走得太遠”,驕橫霸道,目空一切,無所畏懼,甚至超出黨的紀律和國家法律的范疇。

  雲南德勝鋼鐵有限公司搬遷技改項目是一個典型。這個200萬噸鋼鐵產能的項目沒有任何合法手續,州裡並沒有權力審批,但楊紅衛強令州級有關部門違法審批通過,如州發改委批准了項目備案,州環保局通過了環境影響評價。去年12月,楚雄州政府違法批准了591畝臨時用地的審批手續。“省裡都沒有權力批的項目,州裡居然就擅自批了。”楊紅衛的膽大妄為令省紀委專案組瞠目結舌。

  專案組還調查發現,德鋼公司申報的是搬遷技改,實際上根本沒有搬遷,而是以4萬元一畝的低價佔了1868畝土地,其實廠房建設隻要幾百畝,還有一些土地公司准備用來開發房地產。

  他對權力的迷信和迷戀從一個故事中可見一斑。他任團州委書記時,雖然按處級干部待遇他可以分到一套房子,但州委辦公室負責人考慮他還是單身漢,就沒有分房子給他。他找到州委辦公室負責人理論未果,他狠狠地說:“我會長大的”。不曾想幾年后他果然回到州委任秘書長,那位州委辦公室負責人無奈提前退休。

  價值觀的背離。辦案人員和熟悉內情的一些人士認為,楊紅衛的所言所行是其價值觀發生偏差的表現。

  他甚至迷信起“風水”。據辦案人員介紹,有個“風水先生”稱楚雄城東的一座塔,鎮住了外來交流干部的官運,為了改變這個不吉利的風水,楊紅衛聽信風水先生胡謅,決計要在青山嘴水庫邊修建一座200多米高的觀音菩薩像,還搞了一個奠基儀式。有“風水先生”說州政府門口的體育館“沖”了風水,對州政府官員有礙時,他立馬要求拆除體育館。廣為流傳的一個事例是,他不辭萬裡從河南請一位高位截癱的“風水先生”到楚雄指點風水,為以示敬重,讓一位縣長一起抬這位風水先生。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