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歐債危機,我們需要歐元區聯合債券”--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對話歐盟前主席、意大利前總理普羅迪:

“解決歐債危機,我們需要歐元區聯合債券”

李小曉

2011年09月27日08:09    來源:人民網-《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本刊記者 肖翊攝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李小曉︱北京報道

  “歐元區絕對不會解體,我不認為有這種可能性。”羅馬諾·普羅迪說。

  提起歐元區問題,就像一個父親提起自己的孩子一樣,普羅迪有說不完的話。普羅迪的名字將永遠和歐元區捆綁在一起。他是歐盟前主席、意大利前總理,他也是歐元區的創建人之一。盡管已經退休,但如今歐元區遭遇前所未有的務危機,各國媒體開始瘋炒“歐元區解體”的概念,此刻的普羅迪再也坐不住了。

  歐元區不會解體

  在央視《對話》欄目錄制現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見到了72歲的普羅迪。此時的他已經遠離政壇,在北京的中歐國際工商學院教書育人。

  普羅迪指出,因為已經有了一個共同的貨幣,所以沒有任何人願意看到歐元區解體,因此大家面臨的選擇隻有一個,就是一步一步繼續往前走,更多地進行統一。

  當提到希臘的債務問題時,每個人都用疑慮的目光望著普羅迪。眾所周知,希臘2011年前8個月的預算缺口擴大了22%,增加至181億歐元,如果不能得到救援,希臘資金僅能供政府運行至10月份。

  9月18日,奧地利副總理兼外長施平德勒格表示,目前的歐債危機十分嚴重,不排除希臘破產的可能性。而根據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所長宗良近期的分析,一旦希臘債務違約,將會引發多米諾骨牌效應,引發全球金融市場動蕩,從而使危機進一步向歐元區核心國蔓延。

  那麼,希臘是否會應了專家們的讖言,成為歐元區未來的導火索?普羅迪認為,希臘經濟是可以恢復的,只是需要時間去自我調整。希臘需要尋找刺激經濟的方法,修復自身的金融問題,重新開始下一輪增長。

  “歐元區其他國家應該給希臘時間,因為如果它真的破產的話,它的債務就永遠還不了了。”普羅迪指出。

  除了希臘以外,人們關心的另一個國家是德國。歐元區的反對者們一邊叫囂著“希臘是拖油瓶”,一邊努力尋找蛛絲馬跡,試印証德國等盈余國已經不堪重負、心存去意。面對日趨強烈的質疑聲,普羅迪指出,德國不可能退出歐元區:“即使德國是大塊頭,它也必須和每日打交道的這些鄰居好好相處,我覺得對於它來講也別無選擇,這就是一個現實。”

  普羅迪認為,德國人最關心的就是絕對不能看到歐元區解體,無論從政治角度還是商業角度,這都不符合它的利益。德國的商界也持反對態度,因為事實上德國之所以能夠在世界市場上佔據有利的地位,和歐元的作用是不可分的。

  “歐元區危機不會再繼續擴展下去。”普羅迪堅定地總結道,“對於現在的我們來說,需要的是一種積極的心態來贏得未來。值得樂觀的是,我們有一個非常強大的經濟基礎,這個基礎會拯救每一個人的生活。”

  同時,普羅迪也圍繞如何解決歐債危機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必須有統一的財政政策

  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戰略研究室主任沈驥如指出,此次歐債危機無法像美國那樣通過印刷貨幣、貨幣貶值而解決,因為歐洲印鈔票的權力是在歐洲央行,希臘等問題國家無權印鈔票和決定匯率,所以有困難的國家不能通過貨幣貶值來增加出口還債。沈驥如認為,歐洲需要一個統一的財政,這樣才能真正解決歐債問題。

  “統一財政”近日也曾被投資大鱷喬治·索羅斯提出過。索羅斯認為,歐元區隻有創立一個統一的財政部,才能解決歐債危機,才能避免金融崩潰和“大蕭條”。

  對此,普羅迪也表示十分認同。“我沒有看到還有什麼其他可選的方案了”,他指出,“統一的財政政策不是一蹴而就的事,還需要我們在走出危機之后一步一步向這個方向去邁進”。
“我們需要歐元區聯合債券”


  歐盟委員會主席巴羅佐9月14日在歐洲議會全會上表示,戰勝債務危機的唯一辦法是推進歐洲一體化,並且明確宣布,歐盟委員會將盡快提交發行歐元區聯合債券的方案。

  而當巴羅佐躍躍欲試、認為找到了拯救歐洲的“靈丹妙藥”時,歐盟內部則吵得不可開交,並分裂為兩大陣營。其中包括以意大利、希臘、愛爾蘭等高負債國為主的支持者,和以德法等核心國為主的反對者。

  德國總理默克爾直率地否決了發行歐元區聯合債券來解決歐元區主權債務危機的可能性,稱“使債務集團化”無法解決這一問題。

  對於德國等國的反應,普羅迪認為可以理解,因為“這就意味著德國要為其他國家埋單。對於德國人來說,如果沒有充足的債務擔保的話,未來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

  但普羅迪堅定地指出,現在解決方案隻有兩個:要不然就推出歐元區聯合債券,要不然各國就把主權完全進行公眾化,也就是說讓成員國完全讓渡自己的主權。

  “我們需要找出一個更好的方法來告訴整個歐元區的成員,你現在不是在單打獨斗……我們能夠在整個歐盟建立起團結性,所有的歐盟共同體都能夠在這裡面受益,從而進一步幫助我們加強歐元區的團結。”普羅迪指出,“現在我們需要政治的意願,還有政治領導人的意願,這是很重要的。在技術層面還有政治意願層面我們都需要(歐元區聯合債券)這樣一個工具。”

  “我們需要的是一個歐洲的德國,而非一個德國的歐洲”

  許多專家認為,解決歐債問題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讓家裡的老大(德國)借錢給其他兄弟,幫助債務國解決問題。

  然而,德國看上去並不那麼情願。默克爾上周承認,“前任政府接受希臘加入歐元區,表明當時缺乏更合理的判斷”。她還發出明確信息,如果希臘希望繼續留在歐元區,那就必須進一步緊縮財政,削減預算赤字。同時警告所有歐元區外圍債務國,德國不會再為它們“埋單”。

  提起德國,普羅迪顯得有些無奈,他指出,德國不是唯一一個要在這場危機中付出代價的國家,而還有其他一些主要的經濟體。各國需要進一步加強歐元區內部的團結,由此才能進一步加強整個區域的穩定性,這不僅有利於德國,也有利於其他歐盟的成員國。

  “德國總理曾經問我,我們真的需要這麼大程度的團結嗎?但是我告訴她,看一看歷史吧,將來回顧德國人放棄了自己的貨幣,加入了歐元區,你會看到德國人從中獲得了多少收益。我們需要的是一個歐洲的德國,而非一個德國的歐洲。”普羅迪語重心長地說。

  IMF能力有限

  希臘政府官員最近表示,如果10月份不能獲得歐盟和IMF第六筆80億歐元的救助資金,將沒有現金來支付薪資和養老金。

  IMF發言人蓋裡·賴斯9月8日表示,IMF實力雄厚,可以滿足成員國的需求。IMF總裁拉加德在希臘等國的債務問題上也表現出了很大的救助決心。在她當選IMF總裁前,一直以法國財政部長的身份支持對希臘進行救援,維護歐元區的完整,並且堅決反對德國之前提出的債務重組計劃。

  然而,“吃人的嘴軟,拿人的手短”,拿了IMF的錢,希臘等國就必須履行對方提出的一系列要求。9月19日,IMF希臘問題高級代表鮑勃·塔表示,希臘獲得歐盟和IMF的緊急救助前提是必須實施改革,同時改善稅收體制。

  如今的IMF可謂“吃力不討好”,當《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問普羅迪如何看待IMF的救助時,一向滔滔不絕的普羅迪突然變得異常冷淡,表示不買IMF的賬。

  普羅迪用略帶譏諷的語氣回答道,IMF要負責的事情太多了,它的能力也很有限。當然了,IMF可以去做它想做的事情,但是歐洲人的問題要由歐洲人自己來解決,歐洲人必須要靠歐洲人自己來救助,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

  中、歐之間的對話還不夠深入

  最近,就“中國能否救歐洲”的問題,在世界范圍內引發了熱議。在夏季達沃斯論壇開幕式上,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表示:“中國願意伸出援助之手,擴大對歐洲的投資。”

  溫總理的話被各國媒體詮釋為一種信號,暗示中國可能增持歐洲國家債券。對此,美國全國廣播公司引述分析人士的話說,中國實際上已經成為全球經濟的最后一道防線,中國可能是歐洲的唯一“救世主”。

  但《福布斯》雜志9月15日則發表了一篇評論,題為“僅憑中國一國之力,不能拯救歐洲”。經濟學家溫伯格舉例稱,意大利的債務高達2.3萬億美元,中國的外匯儲備總共約3萬億美元,其中大部分是美元資產。中國不可能憑借一國之力拯救意大利,更不用說歐洲。

  無論中國能否成為“救世主”,普羅迪認為和中國合作對歐洲國家將起到積極的作用。“我們可以通過政治對話來促成這種合作,我們還記得以前我們開展過很多的政治合作,但是我覺得我們的對話還不夠多、不夠深入。”

  向中國推銷意大利債券?

  近日,標普將意大利長期和短期主權債信評級從“A+ /A-1 ”調至“A/A-1”,展望為負面。這讓原本已是陰雲籠罩的意大利陷入了更加悲觀的境地。

  意大利目前公共債務規模高達1.9萬億歐元,比希臘、西班牙、葡萄牙和愛爾蘭四國總和還大,就連現有的歐洲金融穩定基金(EFSF)規模與之相比都相形見絀。這使得國際社會一度流傳一種輿論,認為意大利“大到救不了”,如果意大利危機繼續惡化,將甚至直接導致歐元區解體。

  國務院研究中心世界發展研究所副所長丁一凡也指出,現在資本市場最擔心的就是今年到明年意大利有很大的債務到期,該國有沒有能力應對這些到期的債務。

  面對人們的擔憂,普羅迪辯解道:“我是深知意大利的情況的,當我們進入歐元區的時候,我們已經有了這樣的債務了,而且我們也管理債務很多年了,沒有出現過任何問題。”

  “此前意大利人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會遭受危機。”普羅迪表示,“但是現在情況發生了改變,出現了這場債務風暴,而且這場風暴在逐一地擊敗不同的國家,於是大家突然開始重視意大利的債務問題,並且開始討論意大利是不是能夠有能力償還債務……事實上,意大利還是意大利,還是那個和剛進入歐元區時一樣的意大利,我們不應該對意大利有懷疑。意大利面臨的不僅僅是一個國家的問題,而是整個區域的問題。”

  普羅迪認為,盡管意大利的經濟增速在放緩,但這不是由於債務問題,而是由於勞動力等很多的變量造成的。

  而對於意大利國債是否值得購買的問題,普羅迪表示,這是由各國的信心和政治意願決定的。但他強調,歐元的收益比美元好得多,因為美元一直在貶值,歐元一直在升值。

  普羅迪指出,中國的外匯儲備應當更加多元化。“除非你們認為歐洲遲早會玩完,將來會崩潰,那你就別買歐債了。否則,我覺得中國還是應該更好地平衡一下美債和歐債的……歐元還會一直升值,當時一度兌美元是1:1,現在是1:1.40了,所以是劃算的,是很值得做的一個生意。”
【1】 【2】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