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會計10年貪挪1800萬獲死緩 被指貪財貪賭貪色--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女會計10年貪挪1800萬獲死緩 被指貪財貪賭貪色

全欣

2011年09月29日09:18    來源:湖南紅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被告人劉迪在法庭上受審。資料/通訊員聶凱
劉迪在審訊室。圖/謝曲安


  她是一個發現財務漏洞的會計,她是一個牌場不賴賬的“硬腿”,她有一段“飛蛾扑火式的愛情”

  貪挪1800萬的女會計

  坐在審訊室裡,益陽赫山區地稅局原會計劉迪蹺著二郎腿,輕鬆而自然。透過鐵窗,她笑著告訴走過門口的民警,“過得蠻好。”

  這個柔弱清秀的女子,曾在10年裡貪污挪用公款1800多萬,被判死緩。

  高牆內,她沒有恐懼﹔法庭上,她沒有緊張。但聽到“王超”(化名)這個名字時,原先安靜、微笑的她緊鎖眉頭,跺著腳,狂搖頭,掙扎著說“不要”。

  劉迪說,她不想回到過去,而是希望盡快去服刑,然后重生。

  採訪結束后,她雙手插在褲口袋裡,邁開大步,笑著走進了監舍。沉重的大門,在后面緩緩關上。

  A 作案10年,從緊張到麻木

  9月23日,益陽沅江看守所裡,劉迪小跳一步,跨出了監舍大門。

  短發,面容清秀,緊身T恤,鉛筆褲,板鞋,她雙手插在褲口袋裡,走進了審訊室。

  38歲的劉迪臉上,找不到皺紋,歲月似乎沒有在此留下痕跡。

  1973年,劉迪出生於沅江,高中畢業后考入省稅務學校,后分配到稅務部門。她1996年結婚,1997年生下女兒,1998年調入益陽赫山區地稅局負責會計工作。

  由於工作輕鬆,任務不重,閑暇時間多,劉迪迷上了打牌,並成為牌友圈內公認的“硬腿”,似乎從來不差錢。

  “2010年,一場斗牛(一種棋牌游戲)輸了一百多萬,沒有眨眼。”牌友譚某說,不管輸多少,劉迪都兌現,不賴賬。

  但隻有劉迪自己明白,這錢是怎麼來的。

  2000年至2010年,她私開支票188份,從赫山地稅局工行賬戶取現、轉賬,貪污、挪用公款共計1800多萬,年均180萬,月均15萬,日均5千。

  對此,檢察官稱“令人驚駭”。

  2000年,為了打牌扳本,劉迪第一次私開單位支票取現。當時的她緊張、糾結,擔心東窗事發。

  而后來的一次審計,讓她的擔心煙消雲散,“審計人員在審計時,沒有將賬簿和記賬憑証一一對應審計,也未將銀行對賬單逐筆對應賬簿核對。”

  發現這一漏洞后,劉迪開始肆無忌憚起來,貪污數額逐年猛增,從2000年的14萬元,增到2010年的460多萬。

  2005年,劉迪得知單位進行財務清理,非常害怕,曾主動交代過犯罪事實,當時涉案金額共300多萬。后來,劉迪和家人用水果箱裝著錢,到銀行補交了貪污的公款。

  公款補上后,劉迪竟然沒有受到單位處分,也沒有被移交給司法機關。

  “這樣輕鬆過關?”劉迪有些不敢相信,在收斂一段時間后,她開始變本加厲地貪污和挪用公款,直至案發。

  期間,為了不引起別人的懷疑,劉迪謊稱父親去世后,留下了一筆數百萬的遺產。因此很多牌友認為,劉迪花的是她父親的錢。

  從劉迪的悔過書看得出,她作案10年,從起初的緊張小心,到后來的隨心所欲,想取就取,她已經麻木了。

  她稱,“我花錢如流水,都感覺自己用的不是錢了,只是一些花花綠綠的紙而已。”

  B 她選擇“飛蛾扑火式的愛情”

  在法庭上,檢察官總結,劉迪淪為一名階下囚,主要原因是除了“貪財”、“貪賭”,還有“貪色”。

  對此,劉迪的牌友們,直接把矛頭指向了劉迪的情人王超。

  “沒有正當職業,文化水平不高,愛泡吧,愛K歌,還找小姐。”劉迪的牌友們,這樣評價王超。

  牌友付某說,“如果不是劉迪的面子,我都不會跟他在一個桌上打牌。”

  王超,33歲,比劉迪小5歲。他下崗后,曾到深圳學跳舞,之后又回到益陽做了國標舞教練。

  劉迪和王超因為跳舞認識,后發展成為情人關系。

  因為王超,劉迪選擇了與丈夫離婚。前夫離婚時還叮囑劉迪,“遠離王超,找個好男人嫁了。”但劉迪沒有這樣做,不久便與王超同居。朋友們都覺得,劉迪的選擇,“相當於飛蛾扑火”。

  劉迪的做法,也遭到家人的堅決反對。劉迪的母親說,劉迪也一直不敢將王超帶來見他們。

  劉迪為王超買越野車,買藏獒,開舞廳,“吃的穿的用的,都是劉迪的錢。”

  劉迪身邊的人都認為,王超愛的是劉迪的錢。

  “王超抽的是極品芙蓉王,給陪唱小姐小費是人均1000元。”知情人透露,王超花錢大手大腳,曾在一個酒吧裡,兩個月消費80多萬。為此,有群小混混還常常跟著他混吃混喝,叫他“超哥”。

  而王超買單的錢,全是劉迪給的。得知王超找了“富婆”,此前很久未聯系的玩伴也想盡辦法巴結他。

  除了為王超泡吧買單,劉迪還要為王超賭博輸錢還賬。

  王超沒有經濟來源,但打牌輸錢后,有人很放心地借錢給他。

  “劉迪養著的,她會還。”和王超一起長大的楊某說,他曾經借給王超20多萬,幾天后,劉迪就把錢還給了他。另有一人也表示,王超借了他10萬,也是劉迪轉賬還的錢。

  王超要多少錢,劉迪就給多少,這些錢都是她從單位貪污、挪用而來。

  C “其實這些年她過得很苦”

  劉迪好賭,王超也好賭。劉迪打牌,王超常跟著一起來。

  “搶位子,如果不讓,王超就打人。”付某說,劉迪很為王超著想,給他面子,但王超常為一點小事給劉迪臉色看,甚至當著牌友們的面動手打人。

  2007年,劉迪和同事打牌時,沒讓位子給王超,結果王超打了劉迪一耳光,還把麻將桌掀翻了。

  “其實這些年她過得很苦。”在檢方調查時,劉迪的母親表示,雖然不知道兩人感情怎麼樣,但她知道女兒受了很多委屈。

  每次被母親問起和王超的事,劉迪都會哭,但又不提具體原因。母親稱,2007年她去劉迪和王超剛開的舞廳裡玩,突然發現劉迪不見了,她就去找,結果在車上看到了嚎啕大哭的劉迪。

  劉迪的弟弟也表示,“姐姐這幾年心裡比較封閉,沒有真正快樂過。”

  同事夏某稱,劉迪對王超百依百順,甚至連王超開的車,都是劉迪加好油之后,再交給對方的,但王超很不領情,有次她們幾個同事在KTV唱歌,趕來的王超一進門,就把劉迪打了一頓,“他不准劉迪在外面唱歌。”

  “王超拿著劉迪的錢,在外面養情人。”劉迪的朋友曹某說,劉迪發現后,曾打了王超一嘴巴,但最后卻被王超打得鼻青臉腫,頭發也被剪掉一半。

  朋友都勸說劉迪,讓她離開王超。可劉迪表示,她有說不出的苦。

  有人猜測,可能是王超抓住了劉迪的什麼把柄,“不但不敢反抗,還要給他錢花。”

  2010年10月,地稅局負責人發現,本該有1000萬的單位銀行賬號上,僅剩1萬多元。

  事情終於敗露。

  劉迪沒有逃避,她主動承認,錢是她拿的,用於賭博了。

  此時,她那顆一直懸著的心終於落了地,“終於不用再擔心”。

  走進檢察院反貪局,劉迪感覺很輕鬆,“從第一次動用公款時,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

  D 希望早點到監獄服刑

  坐在審訊室裡,劉迪蹺著二郎腿,顯得輕鬆而自然。透過鐵窗,她笑著跟路過門口的民警打招呼。

  “怎麼樣?”有民警問。

  “過得蠻好。”劉迪揮了揮手,笑著告訴對方判決結果,稱不上訴。

  在記者採訪期間,她還不時地和工作人員閑聊。她告訴看守所民警,盡快送她到監獄,她想早點服刑。

  在這高牆內,她沒有恐懼。先前在法庭上,她也沒有緊張。

  在聽到被判決“死緩”時,劉迪沒有哭,也沒有流淚,只是靜靜地聽著,然后匆匆簽字畫押。

  法官說,她很淡定。

  為何她如此淡定,如此輕鬆?

  劉迪在悔過書中寫道,“怕(把事情)告訴任何人,(隻能)一個人裝在心裡,想過一天算一天。”

  而案發之后,“劉迪全盤托出,如同心裡懸著的石頭落地,安心了,不用提心吊膽了”,此案的工作人員說。

  “從一開始就知道會這樣嗎?”“私開了188份支票不害怕穿幫?”……

  面對記者的提問,劉迪沒有回答。只是抿著嘴,靜靜地看著窗外。

  “想見王超嗎?”

  記者話音剛落,劉迪突然有些觸動,她將頭扭過來,緊鎖眉頭,跺著腳,狂搖頭,掙扎著說:“不要。”

  記者小心翼翼地想與她談談王超。

  “我不想提、不想談、不想回憶”, 劉迪的聲音,有些撕心裂肺。

  她說,她不想回到過去,而是希望盡快去服刑,然后重生。

  採訪結束時,劉迪站起來,轉身離開審訊室。

  沉重的大門,緩緩關上,劉迪依然雙手插在褲口袋裡,邁開大步,笑著走進了監舍。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