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參院匯率法案周二投票 人民幣升值壓力加大--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美參院匯率法案周二投票 人民幣升值壓力加大

劉振冬孫韶華

2011年10月10日08:13    來源:《經濟參考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已經沉寂了一段時間的匯率戰,或將被美國匯率法案再次點燃。

  本周二(11日),美國參議院將就《2011年貨幣匯率監督改革法案》進行最終投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的專家表示,這一旨在迫使人民幣加快升值的法案有可能在參議院獲得通過,但該法案在眾議院通過、並最終形成法案的可能性較低,美國政府對雙方開打貿易戰和匯率戰的顧忌也很大。專家認為,人民幣不應在壓力下快速升值,一方面這無益於解決中美貿易問題,另一方面在美Q E3的預期之下也將加大國內的熱錢壓力。

  此前,美參議院已經於3日程序性投票通過了該法案的立項預案。這項法案即使能在本周二的最終投票中通過,之后還將交由共和黨控制的眾議院討論。

  這項議案將操縱匯率與貿易補貼綁定,要求美國政府調查主要貿易伙伴是不是存在直接或間接壓低本國貨幣幣值,以及為本國出口提供補貼的行為。一旦主要貿易伙伴匯率被認定低估,美國將對其征收懲罰性關稅。該議案被普遍解讀為旨在逼迫人民幣加速升值。

  “由於美國國內的政治壓力,這項法案有可能最終通過。不過即使有法案也不一定會實施,實施的程度可能也會不同。”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教授王晉斌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說。

  美國總統奧巴馬對於這一法案態度曖昧。他6日表示,“我並不希望我們通過一個隻有象征意義的法案,因為該法案可能得不到世貿組織的支持。”但奧巴馬同時稱,中國總是試讓交易制度對它有利,而對別的國家不利,特別是美國。操控匯率就是個例子“這使得他們的出口產品比較便宜,我們出口的產品變貴。”

  “參議院通過的可能性約為40%,但最終形成法案的可能性更低,奧巴馬否決的概率很大。”對外經貿大學中國國際貨幣研究中心主任孫華妤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時如此表示。

  在3日的程序性投票中通過的匯率法案,在美國國內外均引發強烈的反響,中方就此表達不滿。10月4日,商務部新聞發言人沈丹陽的談話指出,美部分議員欲借人民幣匯率議案,把其國內矛盾轉嫁他國,既不公正,也違反國際通行規則,中方對此深表關切。

  沈丹陽指出,從貿易角度衡量一國匯率,應該考量該國進出口總量的平衡狀況。近年來,中國始終致力於促進貿易平衡。2011年上半年,中國的經常項目順差佔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為2.8%,貿易順差佔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降至1.4%,已處在國際公認的合理區間。

  同日,中國人民銀行相關負責人也就此深表遺憾。該負責人強調,此時通過匯率法案不僅解決不了美國儲蓄不足、貿易赤字和高失業率等問題,而且可能嚴重影響中國正在進行的匯率改革進程,並可能引發貿易戰。

  “美國貿易逆差是低儲蓄、高消費造成的。美國貿易逆差問題必須先從自身找問題,如果不提升居民的儲蓄率,適當降低消費率和投資率的話,即使對中國貿易逆差減少,對其他國家貿易逆差也會加大。”金融問題專家趙慶明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另一方面,我們也必須反思自身的高儲蓄和貿易政策,一些政策導致我們過度依賴外需。

  “美國逆差,是自己的問題造成的。一是產業結構不合理,二是對太多產品實施出口控制,本來可以出口產品不讓出口是主要原因。”中國人民大學金融與証券研究所副所長趙錫軍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從理論角度和歷史經驗來看,實際上匯率和就業、貿易之間並不是有直接聯系,特別是在現有條件下。

  這一法案的合理性在美國國內也受到廣泛質疑。該法案不僅遭到美國五十余個工商團體的聯名反對,美國共和黨籍的眾議長博納也持反對態度,認為它會導致美中貿易戰。

  “我個人認為,首先,匯率是一個國家主權問題。在1975年牙買加協議之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宗旨已經變化,匯率問題已經成為每個國家自己決定的問題,採用固定匯率或浮動匯率是國家自己的事情,賦予了各成員自主決定匯率的權力。”趙錫軍說,我國目前實施的是以市場供求為基礎的、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這個制度符合我國經濟發展現狀和金融市場發展的現狀。在經濟發展比較快的情況下,不希望有波動較大的匯率環境,而更需要一個穩定的匯率環境,使國內經濟少受國際市場的影響。

  對於市場普遍擔憂的中美匯率戰,王晉斌表示,一旦爆發,會使得中美兩國的經濟和政治關系均兩敗俱傷,因此引發的可能性不大。“對於中國來說,一方面,在‘有理、有利、有節’的原則下,從政治和經濟上加強溝通,盡可能減少摩擦。另一方面,人民幣匯率還是要繼續按照自己的步調變化,比如全年升值3%至4%。”王晉斌說。

  “人民幣近期沒有可能在外部壓力下快速升值。”孫華妤表示,第一,我國匯率形成機制改革一直堅持主動、漸進、可控的原則,不可能為外部壓力放棄匯率決定的自主權﹔第二,人民幣近期快速升值會令中國政府的公信力受打擊﹔第三,由於中國出口產品很容易被其他發展中國家產品替代,人民幣近期快速升值不會解決美國的失業問題﹔第四,中國出口大量勞動密集型產品,人民幣近期快速升值會引起出口下降、失業增加、收入下降、內需萎縮等連鎖反應,在當前西方主權務危機導致世界經濟增長二次探底風險加劇環境下,很難想象會採取類似“自殺”行為﹔第五,該法案立項消息一出,香港非交割遠期人民幣匯率(N D F)由預測人民幣貶值轉為升值,如果人民幣近期快速升值將再次上演“預期自我實現”的活劇,給投機資本盈利機會,不利於我國資本賬戶管理和外匯儲備管理。記者劉振冬孫韶華 實習記者趙東東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