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車業權利博弈調查:停運不斷因“窮忙”--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出租車業權利博弈調查:停運不斷因“窮忙”

2011年10月11日18:31    來源:人民網-《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窮 忙:出租車業權利博弈調查


  這是一個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的行業﹔這是一群平均每天工作12小時以上,卻經常連飯都不能按時吃的勞動者﹔這是一種摸不透、想不清的運營模式。

  出租車行業——你知道它的存在,卻不一定了解它的喜憂。

  作為城市交通系統重要的組成部分,出租車行業從改革開放之初的快速興起,到成為目前中國客運領域裡的重要力量,這期間經歷了跨越式的發展,也留下了難以解決的隱患。

  據交通部數據顯示,截至2009年底,全國共有出租車110萬輛,從業人員近230萬人,可以說,出租車越來越成為城市中不可或缺的“必需品”。然而,就是這樣一個重要而龐大的行業,在近7年的時間裡,發生了數量超過百起的集體“停運”事件。出租車從未消失,停運事件也從未停止,這仿佛一場停運的接力賽,一個地區接一個地區、一個城市連一個城市,停運事件在輪番上演。

  2011年7月至9月間,《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對北京、上海、浙江、廣東、黑龍江、吉林等地出租車行業進行了調查採訪。

  “掄起木棒,我沒敢太使勁往下砸。說實話,心裡有些不忍,但一木棒下去,還是把前機器蓋砸了個大坑。”8月18日,溫州出租車司機老汪一邊開車,一邊向記者回憶前些日子溫州出租車集體停運時的情景。老汪告訴記者,停運那天,溫州絕大多數出租車都沒有上路,為了懲罰“軟骨頭”,很多出租車司機把自己的車藏起來后,手持木棒、磚頭等“武器”上街“巡邏”,發現仍然在拉活兒的出租車,就上前砸倒車鏡、罵人或者扇司機耳光。“溫州有3000多輛出租車,其中安徽籍司機大約佔了80%,那一天我們安徽同鄉幾乎都沒開車,都上街搞‘監督’去了。”

  近幾年來,出租車停運事件不斷在各地上演,其中重慶、沈陽、杭州等地的出租車停運事件還一度成為關注度極高的社會熱點新聞。停運的背后的原因是什麼呢?

  停運的“勝利”

  杭州,8月1日,星期一,早上7點半,小徐已經在路邊站了30分鐘,卻連個出租車的影子也沒有等到。眼看著上班要遲到了,他一邊給公司領導打電話說明情況,一邊向一公裡外的公交車站跑去……

  這一天,很多杭州人發現,原先馬路上隨處可見的出租車,卻集體停在杭州的汽車北站、登雲路、湖州路、莫干山路等路段,司機也不招攬生意,只是三五成群地閑聊著。

  “停工了,不干了,坐公交車去吧。”在莫干山路的一個路口處,樹蔭下七八位司機在打扑克,記者詢問打車,幾個人頭也不抬。旁邊一位看熱鬧的司機告訴記者,由於對高油價、收入減少等問題的不滿,他們響應“業內”的號召,停運了,“杭州市一共8000多輛出租車,據說將有6000輛停運,現在就看政府怎麼辦啦。”該司機說。

  “這個行業的問題,到了必須徹底解決的時候了。”杭州女出租車司機楊曉梅(化名)告訴記者,她開車11年,現在一個人頂一部車,每天工作10個小時以上,一天的毛收入大致在500塊,每天要交份子錢220元,油費200元左右,這樣下來一天她的收入隻有80元左右,每個月的收入不到3000元——於是,她也參與了停運。

  “雖然停運會造成損失,但這也是迫不得已。我們也曾多次向運管部門反映,但卻一直未有滿意的結果。”楊曉梅說。

  採訪中記者了解到,杭州出租車停運持續了3天,第三天晚上,杭州市政府有關負責人和市交通局、公安局等部門與全市23家出租車公司的100輛出租車以上規模企業負責人進行了座談,對企業履行維穩主體責任提出了要求。同時,市政府出台兩項措施:一是在今年10月底前完成出租車運價調整工作﹔ 二是實行調價前的臨時補助。

  按照當地一位政府工作人員的說法,杭州出租車停運最終取得了“勝利”。停運導致政府決定,每輛車每做一筆生意補助一元錢。臨時補助款由市財政出資,由市交通運管局負責發放到每一位司機。

  其實,這已不是杭州出租車行業第一次停工了,但這一次,不但聲勢浩大,“效果”也是立竿見影。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杭州停運,間接引發了另一個城市的停運——溫州的出租車也“不玩了”。

  和杭州一樣,溫州出租車停運的訴求也和油價高、收入減少有關。溫州出租車2009年7月29日曾有過一次停運,那一次,100多輛出租車聚集在市區惠民路等路段,實行停運。停運隻持續了半天,即被管理部門勸散。而2011年的這次,盡管媒體對於此事件的報道幾乎為零,但卻是溫州有史以來聲勢最為浩大的一次停運。罷工當日,即有3300多輛出租車停運,司機們自發組織,手持木棒、磚頭等武器上街“護法”,見到上路的出租車就上前“圍攻”。據當地一位出租車司機講,停運當天,在路口主要路段,還出現了數量不菲的公安人員及武警戰士,“當時我就想,這次是不是把事情搞大了?”

  8月19日的溫州,一位王姓司機向記者表示,當時有些沒有參加停運的出租車都被砸了。該司機告訴記者,溫州停運的“戰果”,是政府出台政策,規定每位乘車者需向出租車增加繳納一元錢的燃油補貼(停運前此費用為一元,停運后增加到兩元),“這個規定,讓我們開車的每人每月大約增加了2000元左右的收入。”老王告訴記者。
【1】 【2】 【3】 【4】 【5】 【6】 【7】 【8】 

 
(責任編輯:李彤)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