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高速公路省際收費站咋這麼難--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取消高速公路省際收費站咋這麼難

2011年10月13日08:31    來源:《中華工商時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國慶節期間,筆者的一位朋友駕車從北京前往山東省淄博市探親,回來后向筆者抱怨:原本4個小時的車程,在天津與河北界以及河北與山東界的高速公路收費站就被堵了將近3個小時。拖家帶小回老家歡度國慶的這位朋友說什麼也搞不清楚,為什麼面對一個簡單的收費問題,在能夠建成全世界最大高速公路裡程的中國卻不能得到合理的解決?

  朋友給筆者描述了10月1日發生在他自己身邊的一幕:“十月一日,途徑京津唐、京滬、榮烏、濟青高速,共經過了北京天津界收費站、天津河北界收費站、河北山東界收費站及最終淄博收費站,原本4個小時的路程,因為國慶節出行高峰,導致在每個省界收費站都造成了嚴重的塞車。堵車長龍裡充斥著司機們不耐煩的抱怨聲,隨地大小便的情況隨處可見,空氣中彌漫著騷臭和刺鼻的汽車尾氣味道。車流中隨處可見到處亂竄的小販及不耐煩的人,因為搶道造成的事故時有發生。如果僅僅是堵在那裡不動,大家還可以把車的發動機關掉節約汽油,但車流時走時停,誰也不敢把發動機關掉,否則會受到后車的責備,無形中造成了大量的燃油浪費。

  以榮烏高速山東河北界的收費站為例,以每公裡高速公路收取0.5元來計算,交了30元的過路費,行駛了60公裡,但在收費站卻堵了一個半小時,這個時間的燃油浪費也絕不止浪費了30元。小排量的私家車與大排量的載貨汽車的浪費相比就微不足道了,即使這樣,也給私家車主造成了經濟負擔,更何況大排量的載貨汽車。這些載貨汽車的駕駛員常年吃住在車裡不敢休息,在高額的燃油費和高速公路費下還有可能會賠錢,更何況再遇上像今天這樣在高速公路上堵車的消耗,就造成了大貨車司機疲勞駕駛、事故頻發以及超載等惡性循環的一系列事件發生。"

  面對朋友的描述,筆者也有曾有過類似的經歷。然而對於朋友為何不能取消高速公路省際收費站的問題,遍尋答案,卻未能找到令人信服的解釋。能看到的,更多的是對此類問題的一邊倒的微詞。

  描述中,朋友給筆者算了一筆賬,從河北進入山東地界行駛60公裡需要交過橋費30元,但是在等待交過橋費的過程中,車輛打火、啟動、慢移所要花費的汽油的費用甚至已經要超出30元錢的過橋費了。這還不算白白在車上浪費的兩個小時,如果用金錢來計算的話,黃金周的兩個小時又用什麼來補償合適呢呢?

  為了收取30元的過橋費,要讓消費者蒸發掉另外30元的汽油,耗費掉另外30元的黃金時間(就算是15元一小時吧),難道這就是省際高速公路收費!這就是各省獨立核算,各自為政、各管一方的代價嗎?

  中國高速公路省界收費站的出現有它的原因,因為高速公路都是各省自己籌資分段建起來的,要收費還貸,自然就會畫地為牢,分段收費。“貸款修路,收費還貸”的辦法在讓公路建設突飛猛進的同時,也導致全世界14萬公裡收費公路10萬公裡在中國的現狀。目前,現有公路網中95%的高速公路、61%的一級公路、42%的二級公路都是集資建設。收費的高速公路,不再是公共產品,而在某種程度上成了誰消費誰付費的私人商品。在經濟增速突飛猛進的同時,如何把握以人為本的理念,由交通部統一牽頭,讓收費權利單位和分配利益的財政機關協調相關省與省之間的財政收入問題,做到統一規劃、統一收費,將分省收費的形式由前台人工收賬轉為后台計算機處理,真正實現物理狀態上的高速公路網“全國聯通”。

  我們期待答案。

  投資效率低下讓中國經濟風險叢生

  定期公開公路收費怎麼“公開”

  甘肅天定高速花費87億 通車半年就大修遭質疑

  收費公路政策的退出條件已經成熟

  收費公路清理調查完成 高速類公司降價少影響小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