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債危機恐成戛納峰會焦點 新經濟體備受矚目--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歐債危機恐成戛納峰會焦點 新經濟體備受矚目

2011年11月01日07:41    來源: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今年的二十國集團(G20)峰會將於11月3日至4日在法國南部海濱城市戛納舉行,與會者將在歐洲零距離討論歐危機等問題。與此同時,在當前世界經濟困難時期,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經濟體發揮了積極作用,為世界經濟作出了重要貢獻,因而將在會上備受矚目。

  主要議題

  ◎歐債危機

  ◎世界經濟復蘇與增長

  ◎國際貨幣體系改革◎國際金融監管

  ◎抑制國際市場原材料價格過度波動

  ◎發展問題

  ◎全球治理

  歐債危機恐成焦點議題

  今年7月以來,歐債危機愈演愈烈,威脅到歐洲銀行業穩定,並呈現向歐元區核心國家蔓延的態勢,成為世界經濟增長主要威脅之一。法國卡米亞克資產管理公司副總經理埃裡克·勒考斯說,新興市場國家的高速增長將支持世界經濟發展,但新興市場國家經濟還沒有強大到可以拯救世界經濟的地步。

  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傅瑩指出,歐洲經濟自身實力還是很強的,歐洲一些企業的經營狀況也不錯,歐洲不是沒有能力救自己,中國拯救歐洲的問題並不成立。中國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強調,戛納峰會不會討論二十國集團成員向歐洲金融穩定工具出資或購買歐債的問題,這不在峰會的議程內。

  貨幣體系改革挑戰依舊

  面對美元獨霸天下、歐元遭遇危機的局面,法國希望戛納峰會就國際貨幣體系改革思路取得共識,特別是提出資本流動管理的建議,為應對金融系統性風險加強制度框架建設,推行新興市場國家貨幣國際化的地區安排,改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對國際金融體系的監督。

  中國人民銀行國際司司長張濤表示,中國支持在尊重現行籃子貨幣標准下改革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以提高特別提款權的代表性、穩定性和吸引力。

  復旦大學國際關系與公共事務學院教授陳志敏認為,薩科齊希望在二十國集團框架內推動將人民幣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特別提款權的貨幣籃子內,他的目標是鼓勵人民幣有更多浮動空間,要有更多靈活性。“從長遠來看,人民幣國際化有其必要性,通過人民幣結算來為對外貿易提供便利,在國際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但我們也要考慮長遠目標和短期負效應之間的平衡問題。現在需要觀察各方能不能在這一問題上達成共識。”

  經濟可持續增長仍是要務

  全球經濟進入一個新的困難時期,二十國集團“強勁、可持續和平衡增長框架”再次體現其重要性。法國外貿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帕特裡克·阿蒂斯說,歐債危機引發市場強烈的避險情緒,造成新興市場國家股市下跌,導致金融市場滋生恐慌情緒,進而影響世界貿易和全球經濟,引發連鎖反應。

  勒考斯說,由於美國經濟增長放緩,歐債危機久拖未決,世界經濟仍將保持雙速增長,全球經濟失衡問題仍然得不到解決,差距反而會進一步拉大。

  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崔天凱指出,在二十國集團倡導的強勁、可持續和平衡增長三個支柱當中,當務之急是確保強勁增長,鞏固來之不易的經濟復蘇成果。中方希望,二十國集團妥善應對發達國家主權債務危機、大宗商品價格高位震蕩、全球通脹壓力上升等問題,繼續堅定不移地反對貿易保護主義。

  中國承載各方期待

  按國內生產總值(GDP)衡量,中國已超過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經濟快速增長在全球引起廣泛關注:一方面,中國經濟增長成為全球經濟發展的引擎,各方期待中國為世界作出更大貢獻,承擔更多責任﹔另一方面,中國將受到更多的挑戰和壓力。

  中國春華資本集團董事長胡祖六說,隨著中國經濟地位的提升,世界其他國家對中國的期望和要求越來越高。外界對中國應扮演的角色也有很多誤解,也提出了一些不切實際,甚至苛刻的要求。中國應該進一步加強溝通,強調中國是一個負責任的大國,一定會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崔天凱說,二十國集團是全球經濟治理的重要平台。中方認為,需要客觀認識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對世界經濟復蘇和增長所作出的積極貢獻,為它們的發展營造良好的外部環境。無論是討論國際貨幣體系改革、全球經濟治理,還是大宗商品價格問題,都要重視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的意見,增加這些國家的代表性和發言權。

  >>提前披露

  將大力改革金融市場

  據德國《明鏡》周刊30日報道,G20峰會將大力改革國際金融市場,包括加強銀行業監管、限制金融投機以及增加大宗商品期貨市場透明度等。

  《明鏡》周刊從此次峰會的公報草案中獲悉,銀行業將被迫進一步提高核心資本充足率。同時,峰會公報草案提出了一攬子措施,其中包括強化金融監管、對銀行和其他金融機構設立新的國際標准等。根據公報草案,今后金融機構如從事復雜的金融產品交易,隻能在交易場所內或電子交易平台進行,不允許在交易場外進行,從而有利於金融監管當局進行監控﹔參與交易的金融機構需要更多擔保資金﹔如金融機構人員工資和紅利過高,政府將干預,以阻止風險產生等。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