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擔保公司資金鏈斷裂 河南“擔保”危局--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多家擔保公司資金鏈斷裂 河南“擔保”危局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王勇 ●李姍姍|河南鄭州報道

2011年11月01日09:42    來源:人民網-《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10月24日上午9時,鄭州市公安局未來路派出所名門社區警衛室門前已經聚集了200多人,焦急等待著官方公布“聖沃事件”的最新進展。

  他們參與“投資理財”的擔保公司倒了。

  這是河南省今年繼鄭州“誠泰事件”、洛陽“盛歸來事件”之后,又一起擔保公司資金鏈斷裂事件。

  一年“融資”10個億

  “我悔得腸子都綠了,明明知道他們沒証,我就貪那麼點利息,才進去一個多月就出事了。”冷風中,36歲的王英(化名)皺著眉頭,瑟瑟發抖,她告訴《中國經濟周刊》,8月初,她在河南聖沃投資擔保有限公司(下稱“聖沃擔保”)投入了10萬元“理財”。

  與王英比起來,劉女士感覺更為窩火,她向《中國經濟周刊》坦言,這就是一個“騙子”公司。9月初,她路過聖沃擔保樓下,該公司的一名為段麗娜(音)的經理拉她理財,悲劇由此開始。

  “她多次給我打電話,拉我高息理財,軟磨硬泡。”劉女士說,9月中旬,她前往聖沃擔保了解情況,工作人員剛開始說可以三天短拆或五天短拆,利息誘人,后來說隻剩下44天的短拆了,最終“經不住誘惑”,她選擇了26天短拆,投進去200萬元。

  “當時他們說得天花亂墜,就像洗腦一樣,暈了,腦袋一點也不清醒,等出來后想想不對勁,借錢方不是法人,而且合同已經簽好對方的名字了。”劉女士離開聖沃擔保后意識到合同“有問題”。不過,等她回去想退出的時候,為時已晚。尤其令她氣憤的是,這位理財經理在拉她到聖沃擔保“理財”之前,警方已經開始對該公司進行調查。

  事實上,聖沃擔保僅僅用了一年時間,就從天堂走向地獄。

  《中國經濟周刊》調查了解到,這是一家“母女公司”,成立於2010年9月1日,注冊資本為5000萬元,公司負責人為於兆筠和王雨,兩人系母女關系。盡管起步較晚,聖沃擔保卻“后來者居上”。據知情人士透露,該公司目前涉案資金保守的數字為10.3億。

  “有的做了很多年的擔保公司也達不到10個億,這個剛剛起步的公司能在一年時間吸引這麼多理財資金,是相當驚人的。”一位擔保公司從業人員坦言。

  投資者老周沮喪地告訴記者:“都是高息惹的禍。現在錢放著都貶值了,他們給的月息是2分起步,最高可能達到月息6分,甚至一毛,誰不動心?”

  巨額資金流向不明

  《中國經濟周刊》調查發現,聖沃擔保吸引的理財資金來源可謂五花八門,除了部分投資者的自有閑散資金外,還有部分“養老錢”,甚至貸款資金。一位不願具名的投資人告訴記者,他愛人把家裡的房子抵押貸款,另外籌措了親戚朋友的一部分錢,總計投入了100多萬元。

  採訪中,記者了解到這些投資者參與投資理財的方式亦各不相同。

  其中,大部分人簽訂的合同借款人為同一人,但很少有人見到借款人,多為出借人直接與聖沃擔保簽訂合同。有些是以“聯合理財”名義,以類似“上下線”的方式“委托理財”。上述投資人劉女士告訴記者,據聖沃擔保工作人員對她的描述,一般以1000萬元為一個高點,存款額達到1000萬元即可拿到最高息。但最高息多少,劉女士不願透露。此外,以200萬元為起點,凡是能拉來存款的也可以吃“下線”的“息差”。

  聖沃擔保事發后,“上下線”吃“息差”浮出水面。一女士坦言,她拿了10萬元給表姐,由表姐負責在聖沃擔保“理財”,她手上無借據、無合同,表姐每個月給她3000元利息。出事后她才知道,表姐還從中吃了部分息差。

  在24日的案情通報會上,警方稱自10月13日起已開始立案偵查聖沃擔保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專案組多達200余人。目前,已抓捕24名涉案人員。警方稱該公司管理混亂、賬目不清,未透露具體涉案金額及資金流向。

  聖沃擔保的巨額資金流向何方?

  據知情者透露,聖沃擔保高息融來的資金,又以更高的利息放貸給了需要資金的企業,以鄭州、洛陽等地的房地產企業居多。而在此前召開的信息發布會上,相關人士曾表示聖沃擔保有一部分資金流向了鄭州宇通等三家當地知名企業,但此番通報並未提及。

  同日,鄭州宇通集團官方網站發布聲明,稱“鄭州宇通集團及所有下屬企業均未向任何外部擔保機構直接或間接借入任何資金,並承諾將來也不會從擔保機構借入資金”。

  資金的“過橋”與“過夜”

  9月17日,聖沃擔保的“東窗事發”已引起了“連鎖反應”。

  《中國經濟周刊》調查發現,目前,河南已有一些擔保公司出現不同程度的擠兌現象。在擔保公司聚集的鄭州財富廣場、華悅時代廣場等高檔寫字樓內,投資者到擔保公司追要理財款的現象已不鮮見。河南寶銀投資有限公司因資金緊張,其董事長謝國銀竟然兩次遭到投資者挾持“逼債”。

  “高息融資的公司大部分都是拆東牆補西牆,靠不停地吸納新客戶,新資金來歸還到期的本、息,而后面的客戶新注入資金一旦無法維系前面到期的本、息,就會引起投資者的恐慌。此時發生擠兌,他們的資金鏈條必然會斷裂。”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出事是早晚的,就像吹氣球一樣,越吹越大,早晚會破。”

  而高息的背后是一個利益鏈條,折射出來的則是金融秩序的混亂。

  一位熟悉內情的人士告訴記者,目前“過橋資金”、“過夜資金”等在金融業內已是公開的秘密。所謂“過橋資金”就是很多企業在向銀行借貸后,由於發展周期較長,貸款到期時無力償還貸款,為了保証銀行信用,就借擔保公司的資金還款。將銀行的貸款還上后,銀行再重新發放貸款。此間,銀行、企業、擔保公司達成默契,用錢多不足一個月時間,而日息則達到2分甚至3分。

  知情人士向《中國經濟周刊》透露,聖沃擔保負責人王雨曾稱,聖沃公司資金鏈斷裂的原因在於近期銀根緊縮,存款准備金率上調,貨幣流量急速減少,銀行從中撤出,三方融資鏈條同時斷裂,而該公司借貸出去的錢則一時無法收回。

  監管乏力?

  目前,我國中小企業“融資難”依舊無解,信用擔保和民間借貸已經成為中小企業經營發展的救命稻草。不過,“井噴式”增長加劇了同業間的惡性競爭,再加上相關部門監管薄弱,擔保行業亂象由此橫生。

  “任何事物的發展都有一個過程,由亂到治。目前,我們應該做的是提振信心,並以此為基礎進行整頓,清理市場上不合規的公司,嚴厲打擊非法集資的公司,促使擔保行業健康有序發展。”河南省民營經濟研究會秘書長張立功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採訪時坦言。

  早在2010年3月,國家銀監會、發改委等七部委就聯合出台了《融資性擔保公司管理暫行辦法》。是年12月7日,河南省政府辦公廳亦發布《關於開展全省中小企業信用擔保機構規范整頓工作的通知》,對該省擔保行業進行大規模清理整頓。2011年7月28日,河南省又出台了《河南省融資性擔保公司管理暫行辦法》,明確規定了融資性擔保公司的准入門檻、風險防控,以及政府監督的具體措施。

  不過,風口浪尖之際,河南多家擔保公司卻相繼出事,“監管乏力”由是成為慣常評判。據財政部相關人士透露,該部目前正與有關部委修訂《中小企業信用擔保資金管理暫行辦法》,新的管理辦法將首次明確提出重點扶持小微企業,並針對擔保機構開展小微企業融資擔保業務進行扶持和補貼。
(責任編輯:庄紅韜)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