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桶油巨虧660億元羅生門 被批權利超發改委--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兩桶油巨虧660億元羅生門 被批權利超發改委

觀察

2011年11月06日08:16    來源:《中國經營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編者的話

  近年來,數字打架早已屢見不鮮,近期的“口徑不一”則有兩樁“陳年舊事”:一是,2011年前三季度各省GDP增量總和高於全國GDP增量﹔二是油價高企下,“兩油”仍高喊煉油業務巨虧,並進而“縮量供應”,導致山東、重慶等多地民營加油站“油荒”。

  面對“油荒”,兩油一臉無辜,辯稱自己“加班加點”生產,那麼,生產出來的農用柴油都到哪裡去了?兩油所謂總額逾660億元的前三季度虧損,怎樣出爐?在一系列污染事故、“天價”奢靡丑聞頻遭爆出之后,兩油置秋耕冬種的大局於不顧制造農用柴油加油站“油荒”,毫無央企責任感的表現,究竟為了哪些利益?《中國經營報(微博)》記者四地採訪,努力揭開遮掩真相的面紗。

  剛剛公布的“兩桶油”(中國石油、中國石化合稱)三季報,與此前國家發改委發布的數據大相徑庭。

  10月27日,發改委數據稱,2011年1~9月份,隨著原油價格波動回落,行業虧損有所緩解,1~8月,煉油行業累計虧損18.4億元。

  但是,27日晚間,中國石油(601857.SH)與中國石化(600028.SH)接踵發布的2011年前三季財報,雖然總利潤分別高達1034.37億元、599.6億元,煉油板塊“虧損”卻成了關注重點:前者巨虧415.39億元,后者亦報虧246.1億元。

  “老百姓很難判斷發改委計算的‘兩桶油’煉油業務總計虧損18.4億元的數據,與后者自稱巨虧高達660億元的數據,到底哪一個更真實。”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一位高級別人士直言,數據打架背后是“兩桶油”追逐利益最大化的“項庄舞劍”:“他們通過凸顯煉油業務虧損事實,希望促成資源稅、暴利稅、增值稅三稅疊加局面的改變,至少暴利稅與資源稅是完全疊加的,誰不願意多留些錢在自己手裡?”

  問題在於,“兩油”財報數字“羅生門”背后的意太過赤裸:中石化的煉油能力、規模、油源價格均遠高於中石油,中石油的虧損額度何以近乎中石化兩倍?

  不透明的背后,專業人士指出,從傾向石腦油、輕質柴油項目而忽視農用柴油煉制,以便為利潤更高的大化工儲備原料,到自採原油參照國際高價兜售給煉油廠,煉油業務巨虧與整體暴利的“剪刀差”愈加放大。

  而上下游一體化的壟斷,則為上述可能的利益輸送提供保護傘。

  煉油之虧:根在原油高定價

  10月27日晚間近10時,中石油的公關公司將三季報新聞稿發送給了包括《中國經營報》在內的諸多媒體。

  這份共計四個文檔、分中英文兩種語言的新聞稿,卻在第二天為中石油帶來了眾口一詞的罵聲。

  新聞稿稱,受國際原油價格高位運行及國內成品油價格調控力度加強影響,前三季度,該公司煉油業務虧損415.39億元。

  “看到中石油三季報,相信包括我在內的絕大多數業界人士都為之驚愕。”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一位不具名人士稱,27日當天,國家發改委發布消息說,2011年前8個月,預計全國煉廠煉油業務合計虧損約18.4億元。僅僅半天時間,中石油就針鋒相對地宣布自己煉油板塊巨虧。

  當然,早在10月20日,中石油副總經理周吉平已開始為煉油巨虧“吹風”稱,初步估算,如果目前價格水平持續執行到年底,2011年中石油煉油虧損額將在500億元以上。而這份與發改委相差30倍以上的數據,並非中石油一個人在戰斗。

  同日晚間,中石化三季報稱,公司前三季度實現淨利潤599.6億元,同比增長6.3%﹔但煉油板塊依舊虧損,達246.1億元,2010年同期則盈利85.32億元。

  中石化強調,公司前三季度克服成品油價格不到位、煉油大幅虧損的不利影響,原油日加工量437萬桶,同比增長3.6%。

  正是中石化的此番著意強調,將中石油高達415億元的巨額虧損晾得更顯刺眼。

  “中石化是國內最大的原油煉化企業,日加工原油437萬桶,而中石油前三季度總加工量僅為7.252億桶(日加工約為268.59萬桶),我們不禁要問,前者單日加工量幾乎是中石油的一倍,其60%以上高度依賴國際市場採購進口的比例也高於中石油,其煉油業務虧損額度為何僅約為中石油一半?”中國能源網首席信息官韓曉平對此質疑說。

  資料顯示,中石油是國內原油資源的最大壟斷者,其在原油煉化方面的初始成本遠低於中石化。同時,中石油還憑借我國政府與國外政府的合作關系等優勢,在安哥拉等多油國家擁有大量油源。

  如此反差鮮明的巨虧實難防民之口。

  中石油很可能也發現了這一不妥。

  翌日,中石油再次委托公關公司以背景資料、“不具備官辦表態效力”的形式,給本報記者發送郵件稱,成品油價格不到位是導致中國石油煉油業務大幅虧損的原因。

  “盡管中石油是上下游一體化石油公司,(但)所屬的油田企業、煉化企業、銷售企業之間並不存在成本和利潤轉移。”該份背景材料稱。

  該資料還第一次公開了中石油國內自產原油對煉廠結算的價格體系。其中,自產原油約78%挂靠辛塔原油價格,19%挂靠杜裡原油價格,3%挂靠米納斯原油價格。顯然,中石油煉油“巨虧”的根源正是來自於這一定價機制。

  目下,國際原油定價均以世界各主要產油區價格為基准,其中影響力最大的三大基准油價為美國WTI、歐洲Brent(布倫特)和阿聯酋高硫迪拜原油價格。

  比較2011年5月以來全球各主要產油區的現貨定價,不難發現,辛塔、杜裡和米納斯原油價格均屬較高定價。而現貨長期高於原油期貨龍頭的WTI定價,亦是常識。

  “個人認為,關鍵在於算法的基准不同,結果也就不同。”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市場經濟研究所副所長鄧郁鬆表示,中石油顯然是將國產原油按照國際市場三地原價兜售給了自己的煉油廠,如此一來,煉油板塊巨額虧損便不難理解。

  “自產原油屬於國家資產,理當平價服務於國民經濟。”專家質疑中石油在煉油、煉化等業務板塊之間難撇利益輸送之嫌,可能是其虧損接近中石化兩倍的關鍵所在。

【1】 【2】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