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三角民間借貸達數百億 中小企業灰色融資暗涌--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珠三角民間借貸達數百億 中小企業灰色融資暗涌

2011年11月07日06:40    來源:《經濟參考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如今做企業昏天黑地累個半死不說,毛利率也僅勉強維持在5%左右,還不及人家把錢拿去放高利貸賺的一個零頭。要是換了你,怎麼選?”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的中小企業主有些不滿,也有些無奈。

  隨著社會流動性持續偏緊,中小企業眾多的珠三角地區民間融資日趨活躍。記者日前在調研時了解到,當前珠三角地區的民間借貸規模已經高達數百億元,“地下錢流”已形成相當規模。在此間舉行的第110屆中國進出口商品交易會上,多家中小企業負責人反映,在長三角、珠三角之外的中西部地區,中小企業的“灰色融資”行為也並不罕見。

  專家認為,部分中小企業難以從常規渠道獲取融資,在一定程度上催生了民間灰色借貸市場。相比偏好冒險的溫州企業,珠三角地區企業相對謹慎,業內人士認為目前總體風險可控。但值得關注的是,一些地區民間融資風險傳染至銀行體系,一些地區出現民間融資法律糾紛增多等苗頭,須警惕“地下錢流”引發系統性風險,甚至威脅國家金融安全。

  “錢荒”催生灰色民間借貸市場

  從事建材生意的私營業主楊昊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他的企業每次需要融資額度在100萬元以內 , 往 往 是 訂 單 到 了 就 要 立 即 開工,對融資的時效要求很高,盡管不少銀行都開辟了中小企業專項服務 , 但 競 爭 還 是 比 較 激 烈 , 要 排隊。“我等不起,隻能通過民間渠道籌集資金。”楊昊說。

  廣州裕達企業集團是一家經營房地產相關業務的公司,據稱在廣州、重慶、成都等地有數個中高檔樓盤項目。但是記者在調查中發現,該公司近年來已經鮮有從事房地產行業,對外宣稱在廣州即將推出的樓盤也未見蹤影。那麼企業是依靠什麼維持日常運營的呢?

  裕達集團相關人士稱,“原材料漲價、人工成本翻番、拉閘限電、稅負較重……辛苦一年毛利潤率也就10%,但是如果把錢借出去,月息在2%至8%之間,如果遇到急著‘過橋’又知根知底的,可收10%以上的月息,這樣掙錢比做企業強多了。周圍有閑錢的人都把錢拿去放貸了。”

  免抵押物、3至5日放款、周轉靈活……2011年,形勢日趨嚴峻的中小企業融資難題,為民間信貸市場提供了龐大的需求空間。

  廣州興德小額貸款公司的業務員稱,如果拿抵押物作擔保貸款,貸款月利率為2 .5%至3%。若無抵押貸款,月利率為6.8%至10%。

  灰色民間借貸市場的日益膨脹,並不局限在長三角、珠三角地帶,中西部地區也有不少中小企業由於種種需求而轉向“灰色融資”。復旦大學經濟學院副院長孫立堅認為,現在是“錢荒”與“錢流”並存的時代。一方面,實體經濟的發展需要大量的資金支持,但是緊縮貨幣政策下,廣大中小企業面臨融資難﹔但另一方面,體量巨大的民間資本正在尋求出路。據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與高和資本聯合發布的《民間資本與房地產業發展研究報告》顯示,中國民間資本的規模遠遠超出業界預計,溫州民間 資 本5000多 億 元 , 山 西 有 一 萬 億元,鄂爾多斯是2000多億元。

  在第110屆中國進出口商品交易會採訪期間,面對融資難題,很多出口企業向記者“大倒苦水”。青海銘順實業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趙煦說,確認訂單后,企業需要事先墊支30%的貨款開始前期生產,出口訂單量大且工期規定嚴格,若不能按期交貨后果企業要承擔巨額賠償。這個時候,如果資金出現問題 , 融 資 環 節 不 暢 “ 問 題 則 相 當 嚴重”。

  “保險起見,我習慣於從熟悉的途徑獲取貸款,一部分來自於小額貸款公司 , 一 部 分 來 自 於 行 業 拆 借 , 月 息6%。”趙熙說。

  武漢樂美家具建材有限公司負責人陳文清說,對於中小企業來說,急需融資的時候找小額貸款公司或者行業拆借渡過難關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在他看來,民間借貸也不是個新話題,只是近段時間以來,持續緊縮的流動性讓中小企業通過銀行等正規渠道融資的門檻一再提高,這才給民間借貸市場創造了機會,導致民間融資的成本也一再“水漲船高”。

  業內專家稱,中小企業已經成為民間融資的主要借款對象,如珠三角某個城市中小企業的民間借貸約佔全部民間借貸的七成。近期由於調控趨緊,房地產商尤其是中小房地產的民間融資需求明顯上升,如某房地產公司為使其開發樓盤按期施工,以月息3分向民間融資8000萬元用於臨時周轉。

  “地下錢流”帶來新的不穩定因素

  “高利貸”居高難下的融資成本,對企業盈利能力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任何一個環節出了問題都會加速資金鏈斷裂,加大企業破產倒閉風險。過度負債企業資金鏈容易斷裂,甚至產生企業倒閉的連鎖效應。《經濟參考報》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一家眼鏡生產企業以企業主個人名義向典當行借貸50萬元后出現違約,典當行通過法院查封該企業大樓時發現,企業通過民間融資渠道借貸幾千萬元,全部未能按期歸還。

  民間借貸可以暫時緩解企業資金緊張局面,但高額的民間拆借利率幾乎到了瘋狂的地步,目前年利率在本金的50%以上已是普遍的現象。業內人士提醒,“地下錢流”引發的新的不穩定因素亟待關注。

  在“高收益、高回報”的吸引下,儲蓄資金開始流向民間融資領域,形成一股巨大的“地下錢流”,流動性風險管理難度增大。數據顯示,今年前五個月,珠三角多個城市的各項存款增速均出現不同程度下滑。業內人士提醒說,由於民間貸款利率成本更高,借款人會優先考慮償還民間借貸,甚至挪用銀行貸款歸還,影響銀行信貸資金安全。

  對不少老百姓來說,民間融資與非法集資的界限並不是那麼清晰。今年前五個月,珠三角某市兩級法院受理民間借貸糾紛案件數量上升,同比增長約兩成。民間融資引發的糾紛有上升趨勢,給社會管理帶來新的不穩定因素。業內人士認為,在這樣的民間借貸糾紛案件中,債權人多為普通群眾,所借出的資金是多年積蓄,當借貸不能收回時容易引發其不滿情緒,帶來不穩定因素。

  值得關注的是,部分民間融資的資金“唯利是圖”,流向調控產業,削減國家宏觀政策成效。屬於國家宏觀調控行業的企業往往在申請銀行授信被拒后,求助於民間融資。如勞動密集型行業、產能過剩行業、高耗能企業、中小房地產企業頻繁進行民間融資,風險正在積累,國家宏觀調控的力度受到影響。

  不久前,中央有關領導要求,當前要嚴打非法金融活動,重點是社會非法集資和市場金融傳銷,切實維護金融市場秩序,守住不發生系統性、區域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業內專家稱,長期以來融款難題一直困擾著眾多中小企業,頻發的高利貸事件已經引起中央高層重視。民間借貸的主體很多是普通民眾,由此產生金融系統的風險蔓延是非常可怕的﹔但若採取“休克療法”,資金鏈斷裂將會造成嚴重的經濟震蕩,不僅可能對經濟造成打擊,更可能引發金融安全問題。從長計議,國家應該採取疏堵結合的措施,引導規范金融市場的發展。

  分析稱珠三角“風險可控”

  溫 州 地 區 的 中 小 企 業 主 出 現“跑路”現象后,珠三角地區的民間借貸問題令人關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的多位相關人士稱,目前珠三角民間借貸整體情況不如江浙一帶嚴重,總體來說風險可控。

  廣東省中小企業發展促進會秘書長謝泓說,珠三角地區的生意人經營風格趨於“穩健而保守”,也就是有多少錢辦多少事情,向主營業務之外擴張比較謹慎,高利貸現象並不嚴重。當面臨融資難題,很多企業會選擇收縮經營規模靜待時機。除非遇到非常有吸引力的項目,否則企業不會輕易尋求高額民間借貸途徑。

  華泰聯合証券策略分析師陳勇說,與江浙一帶的企業相比,珠三角企業擴張相對較謹慎,內源性融資比較普遍。中小企業對資金的需求存在結構差異。部分東莞的中小企業有大量資金溢余,而另一部分中小企業基於擴張戰略或維持日常運營需要資金。因此,中小企業普遍缺乏資金的情況在當地不是很嚴重。

  “近期,資金盈余方對金融資產的投資增加,主要的投資方式是購買銀行或民間金融機構股權、投資私募,或者到外地甚至國外購買礦產資源。而資金需求方則通過中止擴張計劃、調整生產規模等方式來舒緩資金緊張局面。”陳勇說。(記者 王凱蕾 黃玫)
(責任編輯:劉軍濤)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