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巨頭壟斷民企無油可煉 中石化被指推卸責任--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兩巨頭壟斷民企無油可煉 中石化被指推卸責任

王璐

2011年11月07日08:21    來源:《經濟參考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多家民營煉油企業稱兩桶油壟斷導致民營廠無油可煉

  專家認為,破解油荒需從體制入手

  “為什麼油荒會重復若干年,究其主要原因還是壟斷,石油市場沒有建立公正公平的貿易體系,沒有按照價值規律配置資源,才會造成不斷的油荒。”全國工商聯石油業商會會長張躍在6日的新聞媒體見面會上,直指國內兩家石油集團是油荒禍首,缺油致民營煉油廠9000萬噸產能閑置,並呼吁打破壟斷,放開原油、成品油進口,建立公正的交易平台。

  自10月份發改委下調油價,例行的油荒也隨之而來,全國各主要城市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柴油荒,民營加油站更是成了重災區。據張躍介紹,目前民營企業有5萬多座加油站,基本缺油供,其中西南地區等市場化程度低的地方油荒最為嚴重。

  “今年油荒時間持續很長。江蘇全省有6870多個加油站和加油點,其中中石化大概為2517個,中石油483個,民營的為3580個,中石油加油站情況稍微好點,中石化加油站前排隊購油者較多,而民營加油站直接是無柴油可供。”作為石油貿易和零售終端商,南京藍燕石化儲運有限公司總經理錢其連稱其很發愁。

  而張家口聯合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長齊放也表示,今年買不到油,隻能從其它中介機構那裡高價買油,並在各個加油站進行限購。《經濟參考報(微博)》記者發現,與往年不同,今年柴油供應緊張並不是那麼明顯。從發改委公布的數據中可以看到,1至9月份國內生產成品油18428萬噸,成品油表觀消費量18403萬噸。7月1日國內成品油關稅的大幅下調促進了成品油的進口,其中8月我國進口成品油341萬噸,同比增長33.2%,柴油進口增幅更是達到61%。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為什麼還會出現油荒?中石化董事長傅成玉近日在北京出席某財經論壇時表示,地方煉油廠和民營企業的開工不足是導致市場資源緊張的原因。

  對此,民營企業認為中石化的指責純屬推卸責任。張躍指出,目前民營企業中規模以上的煉油廠有50多家,整個煉油能力可達13000萬噸,但因為原油不足,實際的煉油量隻有4000萬噸,近9000萬噸的產能被浪費。即使這樣,今年地煉的實際產量也較往年增加了很多,截至11月3日,地方煉油大省山東的開工率已從油荒前的38%上升至42%。“21家山東地煉能夠加工5000萬噸油,但僅可以得到170萬噸原油,隻好進口燃料油,而每噸燃料油的煉油成本要比原油煉油成本高出1300元。”

  為此,他呼吁,解決油源問題,放開原油、成品油進口條件。同時,開放國內和國外上游區塊,讓民營企業參與開採。此外,建立公正的交易平台,實現真正的市場化交易。

  此外,針對民營企業囤油的指責,張躍反駁稱,“民營倉儲設施總量大概5000萬到6000萬立方米,庫裡基本沒有油,無油源拿什麼囤油?而且囤油不合算,1萬噸油得8000萬資金,需支付20%的資金成本,囤油賺來的差價還不夠支付利息。”

  據了解,根據我國加入世貿組織的承諾,從2002年開始下達原油和成品油的非國營貿易份額,允許部分民營企業進口原油以及成品油,但因為當時整頓石油市場時,國家提出要取締小煉廠,所以為了避免進口原油流入小煉廠,國家同時規定原油非國營貿易配額隻能供中石油、中石化的煉廠加工,不得供應地方煉油企業。

  “這一政策在目前來看具有其不合理性,一方面對於民營煉廠的油源供應來說沒有任何作用,另外一方面,有的民營企業拿到配額進口來原油,但中石化、中石油可以要,也可以不要,他們不要的話民營企業也沒法處理,這樣就造成一個很尷尬的局面。這也導致拿到配額的民營企業要麼減少進口,要麼直接將份額轉讓給中石油、中石化。”中國石油石油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副院長董秀成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

  他指出,油源問題是客觀存在的,要解決需“多管齊下”。首先應該調整石油進口政策本身,適當放開對民營企業進口原油流向的限制。“當然,國家不可能完全放開,因為小煉廠目前還大量存在,更可能是規定使用進口原油的煉油廠的規模、產品質量等。”其次,還要考慮成品油的油源,促進成品油加工以及進口。隻要有盈利動力,不管是國有石油企業還是民營企業都會積極生產和進口,油荒問題自然不會出現。

  “出現油荒互相指責還是解決不了問題,要破解油荒要從體制入手。”中國石油大學中國能源戰略研究中心主任王震分析指出,油荒其實就是供不應求,而供不應求從深層次來看是一個體制機制的問題,因為中國的壟斷是行政手段所造成的。所以,他建議要開“源”節“流”,一方面增加供給,即完善石油管理體制,通過增加原油進口渠道,讓多種企業參與進來,並以政策優惠刺激他們的積極性﹔另一方面減少需求,運用經濟手段等使單位G D P的石油消耗增加速度降下來,當然目前的能源浪費是結構性的,非一時可以改變,但這一方向必須堅持。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