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觀政策怎麼預調微調--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宏觀政策怎麼預調微調

王紅茹

2011年11月08日08:11    來源:人民網-《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適時適度,預調微調。中央關於宏觀政策的這一新動向,引發許多猜想。

  日前,國務院總理溫家寶針對當前宏觀經濟形勢表示,宏觀政策要“適時適度”進行“預調微調”、“信貸政策要與產業政策更好結合”、“切實做到有保有壓”。

  此論一出,中國內地、香港及亞太股市立即做出積極反應。

  從不久前出台的資源稅改革,到營業稅改增值稅試點,一系列舉措已經反映出我國宏觀政策正在悄然發生著改變。

  “預調微調”是什麼

  “預調微調,指的是政策的基本面沒有改變,依然是抑制通貨膨脹,但是開始出現一些小轉向。預調微調其中一個較大的含義,並不意味著我國的貨幣政策會全面放鬆,主要是對於那些需要重點發展的產業以及民營經濟可能會產生一些影響和變化。” 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院長楊瑞龍接受《中國經濟周刊》採訪時表示。

  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表示,適時適度進行“預調微調”的新提法,表明政府的政策還將繼續走“平衡木”。

  接受記者採訪的多位專家表示,在整體宏觀調控政策保持穩定的情況下,完善的財政政策是政策靈活性的重要體現。而近期一系列結構性減稅等財稅政策的調整,尤其是針對小型微型企業開始加大稅收扶持力度,已顯示出宏觀政策的預調微調趨勢。

  楊瑞龍認為,“什麼時候進行預調微調,要根據情況的變化。比如在2008年經濟危機時,宏觀政策就沒有進行微調。但是到了2009年經濟全面復蘇,就已經有了微調。現在看來宏觀政策也要做一些改變。反通脹肯定是我們要繼續堅持的一個政策目標,但是反通脹的力度和節奏可能會有所調整。”

  為何要“預調微調”

  如果說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主要是反映國內的通貨膨脹形勢,那麼,中國制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就是國內制造業發展的晴雨表。10月份PMI的意外下跌,給經濟走好的期待潑了一盆冷水。在業內人士看來,這也成為預調微調的緣由。

  在經歷前兩個月的小幅回升后,10月份PMI下跌至50.4%,創2009年2月份以來新低,與此前市場預期中的51.7%附近的位置完全不同,而小企業PMI則回升4.4個百分點。這一升一降,完全出乎市場預期。

  楊瑞龍向《中國經濟周刊》分析,從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公布的PMI分項數據看,企業在出口和投資方面都面臨壓力,同時也反映出我國整體經濟增速在下降。

  近年來,我國宏觀經濟政策目標總體看有三個:穩物價,保增長,調結構。之所以將穩物價放在首位,在業內人士看來,主要是CPI從去年下半年開始起猛漲,一年下來,已超過6%且持續居高不下。

  要對付通脹,從緊的貨幣政策是必然的選擇。但從近幾個月CPI數據看來,政策效果已經顯現,瘋漲勢頭已基本得到控制。此外,從日前公布的PMI指數中,也能看到經濟發展中一些積極變化:物價漲勢加速回落,通脹壓力明顯緩解。但許多民企特別是中小型企業卻因此備受困擾。據調查,有六成以上民營企業受到了“錢荒”的困擾,融資難問題突出。

  “貨幣政策收緊以后對央企影響不是很大,但是對民營企業、中小企業的影響還是很大的,包括現在民間信貸市場出現的一系列現象都說明了這一點。”楊瑞龍告訴《中國經濟周刊》。

  在物價總水平持續回落的情況下,宏觀政策從幾個月前的一味加大調控力度,調整為把握“力度和節奏”。物價穩了,按理說,下一步就該是保增長了。

  “通脹沒問題了,下一步,維護經濟的增長,或許應該作為我們的政策目標。現在看來,溫家寶總理的講話中,已經關注到這個問題了。”楊瑞龍說。

  但是另一種觀點則認為,穩物價、保增長、調結構的順序,應該有一些改變。如果宏觀調控是穩物價,微調側重的應該是調結構,把調結構置於保增長之前,就當前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現狀與需求而言,是比較正確的選擇。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張立群認同在宏觀政策的預調微調中,更重要的是要通過結構調整,通過發展方式轉變,通過加快改革,來加快鞏固經濟增長的基礎。“現在雖然不一味地追求經濟增長速度的回升,但是也要防止經濟出現較大的波動。在這個背景下,更重要的是加快結構調整、發展方式轉變和改革方面的相關的工作力度調整。企業要有過緊日子的准備,加快轉型升級,通過艱苦努力為長遠發展奠定新起點、新基礎。”張立群說。

  “預調微調”表現在哪裡

  今年以來,國內外經濟形勢復雜,眾多小型、微型企業生存困難,融資難和稅費負擔偏重等問題尤其突出。10月,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加大對小型、微型企業稅收扶持力度。隨后,一系列相關政策陸續出台。

  10月28日,財政部發布公告,上調增值稅和營業稅起征點,並於11月1日起施行。

  此外,財政部還表示,自11月1日起至2014年10月31日,對金融機構與小型、微型企業簽訂的借款合同免征印花稅。

  “降低稅負標准是對企業最有效的支持方式之一,增值稅和營業稅起征點提高,以及免征印花稅,將對相關企業形成積極支持。”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張立群接受《中國經濟周刊》採訪時表示。

  其實,在國家出台扶持小型、微型企業發展政策前3天,一項刺激內需的新政已出台,以避免經濟硬著陸風險。

  10月25日,商務部等三部門聯合下發《關於“十二五”時期做好擴大消費工作的意見》,明確了“十二五”商務領域擴大消費的主要任務和財政金融支持政策。

  在張立群看來,這是在歐美經濟瀕臨衰退的邊緣,后期出口形勢不容樂觀的情況下,三部門落實中央“防通脹、擴內需、調結構”部署,刺激內需,避免經濟硬著陸的重要政策選擇,也是宏觀政策適時適度進行的預調微調。

  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副會長蔡進也表示,“著眼於未來,宏觀政策要更多關注如何保持社會需求的穩定增長上。”

  從資源稅改革,到營業稅改增值稅試點,再到刺激內需政策的出台,這一系列舉措反映出我國宏觀政策正在適時適度進行著預調微調。

  在預調微調的新方向下,貨幣政策意欲何為?

  之前央行公告稱10月27日發行10億元3月期央票,同時將停發已連發兩周的三年期央票。業內猜測,這是在釋放貨幣政策變調信號﹔有觀點認為,貨幣政策局部定向寬鬆或是管理層考慮的下一個選擇。

  目前,市場普遍預計年內將差別甚至全面下調存款准備金和降息。針對這種說法,一位銀行業人士表示,“最終的判斷還是要等到11月11日左右公布10月經濟數據后,如果10月CPI漲幅繼續回落,降低存款准備金率或是央行首先考慮推出的政策之一。”

  楊瑞龍向《中國經濟周刊》進一步表示,當前,宏觀調控的大方向不會發生大的改變,針對的還是穩物價,手段仍是從緊的貨幣政策﹔但在從緊的貨幣政策之下的信貸操作,也會有些微調,“不久前的國務院會議已經針對中小企業在貸款、擔保方面做出了一些政策調整。之前要抑制通脹估計可能會加息,現在看來不會再加息了。”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