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西村328米高樓亮相遭質疑“炫富” 掌門人回應--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華西村328米高樓亮相遭質疑“炫富” 掌門人回應

2011年11月08日09:10    來源:人民網-《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獨家專訪華西村掌門人吳協恩:我是守業者,慢進就是退

  10月8日,作為建村50周年的獻禮,華西村328米的高樓正式對外亮相。華西村再次引起社會廣泛關注,並遭到不少質疑:“炫富”、“無法代表中國新農村建設方向”等。

  “華西村一直都在風口浪尖,說好說壞都沒關系,我們沒時間去辯解。關鍵是要給老百姓做實事,實實在在,實事求是。”10月28日,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獨家專訪時,華西村少帥、掌門人吳協恩坦言:“我是給華西打工的。華西村屬於全社會,隻有屬於社會的,才是健康的。真正做到這一點,我的任務也就差不多完成了。”

  “我是給華西打工的”

  2003年,華西村的老書記吳仁寶退休,吳協恩接棒。吳仁寶有四子一女,吳協恩是老?。為什麼是老?接棒?吳協恩笑道:“他們腦子一熱就讓我來做了。”

  吳協恩曾經當過兵,做過供銷員,還當過廠長,經歷比較豐富。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採訪時,談到父親吳仁寶,他大都用“老書記”這個稱謂,來表達對父親的崇敬之情。“如果沒有老書記,我們也許都還在城裡打工呢!”

  吳協恩身兼多職:江陰市華西村黨委書記、村主任、華西集團董事長,但他的名片上僅僅印了華西集團公司董事長的名頭。為什麼沒有印書記的職務?“這是便於同外國客戶打交道,他們不太能理解‘書記’這個稱謂。但我從來不喜歡‘企業家’的稱謂,我認為自己還到不了那個‘家’字。我給自己的定位是為華西打工的。我們是集體控股、個人參股的形式,吳家不是控股股東。”

  當然,在做事情的風格和觀念上,吳協恩和父親吳仁寶也有所不同。

  “我有個習慣,開拓任何一個新領域,如果沒有合適的人才,我寧可不做,也要等。”吳協恩說,“為了發展金融業,我看好一位在國有銀行工作的朋友,但他當時在單位做得風生水起,無意出山。我隻好耐心等待,一等等了三年。好不容易這位朋友過來了,但沒想到,老書記不同意。因為金融業對他來說,看不見摸不著,不靠譜。怎麼辦?”

  “你不同意,我就不干了。”吳協恩實際上走了一條迂回路線,“我就學老書記當年搞地下工廠的方法,悄悄地開起了‘地下公司’。到年終盤點時,老書記發現,這家公司盈利不錯,問這個公司是做什麼的。”

  父子間的一場沖突就這樣被化解,“咱們拐個彎也照樣可以到‘北京’嘛。”

  華西作為中國第一村,有沒有擔心被別人超過?“我希望被超過。我們不要考慮做第一,要考慮給老百姓做了多少事。”吳協恩說。

  “共同富裕不是均富”

  華西為什麼成功?“原因是少走了彎路。在分田到戶的時候,華西不是先進﹔在企業轉制的時候,華西也不是先進。實踐証明,華西走的道路是正確的。有很多人問我,華西會不會變?我認為沒有必要變,更重要的是傳承。50年來,華西一直在做一件事,就是共同富裕。”吳協恩說。

  2001年以來,華西村開始實施並村計劃,周邊的13個行政村陸續並入,被分別編號為華西一村到十三村,而原來的華西村,則被稱為華西中心村,14個行政村共同組成“大華西”版

  有媒體報道,華西也有貧富差異——最上層的是中心村村民,中間是新村民,最底層的是外來打工者。“華西現在人均年收入8萬元。”吳協恩通過《中國經濟周刊》回應道,“共同富裕不是均富。華西村給每個村民提供基本保障,但如果要住好,開好車,必須要靠自己勞動,決不能坐享其成。機制健全很重要,如果機制不健全,人很容易滋生懶惰。健全的機制一定會激勵先進,鞭策落后。”

  “老百姓不怕你多拿,就怕不知道你拿多少。華西什麼都是公開的,村干部拿多少,經理拿多少,隻要公平公正,老百姓也是講理的。華西的干部就像老書記一樣,並不拿滿應得的報酬。按照合同,有的管理者年薪最高能拿到數千萬,但他們都不拿,最多拿到幾百萬。因為主管不拿,下屬沒辦法拿。”

  華西村的文化同樣是一筆寶貴財富。吳協恩告訴《中國經濟周刊》:“早在上個世紀80年代,我們就提出了華西文化,核心是‘六愛’,‘愛黨、愛國、愛華西,愛親、愛友、愛自己’。特別是愛自己,好像不以為然。其實,很多人在利益面前,經受不住考驗,甚至鋃鐺入獄,這就是‘不愛自己’的表現。遵紀守法其實是愛自己的底線。”

【1】 【2】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