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賤傷農:"姜"誰軍 "蒜"誰狠--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菜賤傷農:"姜"誰軍 "蒜"誰狠

陳淨 實習生 胡哲

2011年11月09日07:59    來源:人民網-《國際金融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11月9日,國家統計局將公布10月的CPI數據,不出意外,CPI將再次回歸“5”時代。原因很簡單,食品價格已經進入下跌通道。以農產品主要產地山東為例,其10月最后一周的蔬菜批發均價同比下跌92.08%,其中生姜、大蒜的跌幅最為顯著。

  市場或許已經習慣了農產品“過山車”式的價格變化,但暴漲暴跌背后的廣大菜農也習慣了嗎?有分析人士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農民與市場之間的不對稱,加上游資炒作,導致農民種何種作物類似選何種股票一樣。“不同的是,買錯了庄,股民還可以補倉,農民卻浪費了一年的時間和金錢”。

  菜賤傷農

  規模化程度最高的山東姜蒜都賺不到錢,各地分散種植的農戶更是苦不堪言

  繼山東曝出當地生姜、大蒜批發價分別同比去年下跌九成和七成之后,全國各地姜蒜相繼出現“高台跳水”,據《食品商務網》的統計,近日北京、山東、江蘇、河北各地批發市場價格大多在每斤1.2元至2元之間,最低為0.2元/斤。去年一路高漲的“姜你軍”、“蒜你狠”風光不再。

  陳女士是一家農產品批發店的業主,她經營的店鋪是上海農產品批發中心為數不多的姜蒜批發點。她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山東當地批發價是0.6元/斤左右,運到上海后的批發價在1元/斤左右,她再批發出去的價格為1.2元/斤,“關鍵是每天價格都在變,這0.2元的毛利潤也不能保証。”

  據了解,山東省的生姜產量佔全國的1/3,當地農業機械化、規模化程度也高於全國多數地區,如果山東的姜蒜都“賺不到錢”,那麼全國各地分散種植的農戶更是苦不堪言。

  河北省衡水市桃城區的張先生就是其中一位。和往年一樣,張先生今年還是種了2畝地的大蒜,他無奈地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看今年的行情,大蒜的收入肯定要大打折扣。”

  張先生介紹,當地大規模種植大蒜的農戶並不是很多,基本上都是種三四畝,最多也不過十多畝。跟專業的大規模種植相比,他們的單畝成本要大,產量要小,因此其價格要比大規模種植高才能保本,目前衡水的大蒜批發價格在1.3元/斤到2元/斤之間,與年初最高時的9元/斤相去甚遠。不與山東省比,就連省會石家庄的批發價也在1元/斤以內。因此,受到周邊低價的沖擊,前來收蒜的人寥寥無幾。

  按照張先生的描述,去年行情好,每畝能收入6000元左右,當地大蒜價格從來就是浮動很大,最高的時候每斤能賣上3元/斤,最便宜的時候隻有0.7元/斤。每畝地的淨成本就超過2000元,另外,種子、施肥等各種成本加一起得近3000元。如果批發價持續在1元上下浮動,今年必然虧損。

  菜貴傷民

  “菜賤傷農”與“菜貴傷民”並存,當下的批發價暴跌未能體現到終端零售市場

  “菜賤傷農”就一般不可能“菜貴傷民”,但今年二者卻同時存在,當下的批發價暴跌未能體現到終端零售市場。《國際金融報》在走訪上海市浦東新區的幾家菜市場時發現,市場上生姜、大蒜的零售價格均在3.5元/斤左右,相對已經1元以下的批發價,終端價並沒多大波動。

  種植戶不賺,批發市場不賺,誰在賺呢?陳女士告訴記者,其實每一個環節都不存在大賺。一手採購方以0.6元/斤的價錢收購,經過包裝、人工搬運、長途運輸販賣到各省市的批發市場,陳女士以1元/斤的價錢收貨,再以1.2元/斤的價錢倒騰給小批發商。這一過程基本都是保本運營。

  而一位小批發商也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除去自己的運費和搬運,每天幾十斤的批發也無從獲益。直接面對消費者的攤主也叫苦,少量的姜蒜並不值錢,按斤賣一天也不能賺多少。

  上述過程不難解釋流通怪圈的誕生。對此,東方艾格農業咨詢分析師馬文峰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實際上市場上的流通環節比這還要復雜,因此有必要簡化流通環節,降低因此產生的附加成本。

  馬文峰指出,姜蒜暴漲暴跌是有原因的。姜蒜比起其他產品易於藏庫,游資很容易炒熱姜蒜價格。而今年由於游資撤出與宏觀調控加強疊加而加劇了價格跳水。“所謂‘菜貴傷民’,實際就是老百姓最后不僅為通脹埋了單,還為炒作埋了單 ”。

  市場困局

  價格“落水”之后,是否將再次站上“跳台”,同樣需要重視

  農產品由漲到跌備受關注,其實價格“落水”之后,是否將再次站上“跳台”,也同樣需要重視。多位專家均表示,有必要採取措施防止大起大落的價格波動,畢竟以小農經濟為主導的農產品市場難承重負。

  馬文峰對此表示,姜蒜作為經濟作物,與種植糧食相比,每畝收入高出糧食作物很多,在利益的驅動下很多農民甘願冒著大跌的風險隨市跟進。這就要求建立一個有效的信息渠道,保証農民能准確預知市場行情。同時可以加大對種糧的補貼,適當地縮小糧食作物與經濟作物的收入差距。

  事實上,張先生就對記者表示,即使賺一年賠一年,種大蒜也比種糧食強。另據了解,今年全國生姜種植面積比去年增加30%至40%,產量佔全國1/3的山東省生姜種植面積就增加50%。

  中商流通生產力促進中心分析師馬曉春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當前的矛盾是商品貿易市場化與小農生產模式之間不接軌的矛盾。但我國幾千年的農業文明導致了今天分散經營的狀況,農產品大漲大跌的問題現階段仍難以根治。

  兩位專家都表示,未來農業需要更多引進現代金融、技術和管理方式,更多採用規模化、企業化經營手段。目前地方農業協會、農村信用合作社等組織可嘗試全面覆蓋,而杜絕游資炒作、加強市場信息對稱、推進種養模式變革、優化流通體系都是當務之急,否則食用農產品價格每一次大漲都容易導致經濟的“滯脹”。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