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機場高速路變"龜速" 重新收費問題引熱議--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首都機場高速路變"龜速" 重新收費問題引熱議

季蘇平

2011年11月09日10:52    來源:中國廣播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首都機場高速路減免收費,北京的車主呼吁了很多年,今年7月份終於得償夙願。去往首都機場1號、2號航站樓收費改為半價,進京方向全面停止收費。

  然而北京車主的高興勁兒還沒過,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錢是省了,可路卻越來越堵,高速路最終變成了“龜速路”。有人呼吁,干脆再恢復收費——這到底是解決問題的好辦法還是餿主意?

  時速20公裡的機場高速

  早高峰時段,記者來到了首都機場高速。剛過七點,首都機場高速上的車流就已經“行動緩慢”了,時速一直在20公裡上下浮動。堵在這兒的司機向記者抱怨:

  司機:機場高速已經不算高速了,我感覺就和普通的城市路一樣了,有時候十分鐘二十分鐘都動不了200米。

  司機們的抱怨不無道理。機場高速的進京方向,剛過收費站的時候時速還能達到40公裡上下,隨后越往城裡走越慢,有時甚至一動不動。坐在車裡,透過車窗,前方一片紅燈閃爍,讓人想起了周立波的一個段子:周立波送朋友從上海飛往北京,一個多小時后,朋友發來短信——飛機已經落地,請一切放心。又過了近兩小時,朋友再次發來短信——我在機場高速,快進城了。

  司機:原來能跑100,比如收費的時候,現在有時候20多邁車。

  司機:原來走京順路什麼的,但是現在都走機場高速了。

  減免收費引司機改道

  對於首都機場高速擁堵的原因,許多人認為是減免收費的惡果:原來不走高速的司機現在也選擇走機場高速。與日俱增的車流,讓機場高速公路發生了腸梗阻。每天開車往返機場方向的何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位:

  何先生:后來因為不收費了我就改為了走機場高速,但是機場高速比原先的高速路還不如國道。那我還不如改為走京密路,因為京密路最起碼走的起來。

  與何先生一樣改走機場高速的司機不在少數。機場高速今年三季度自然交通流量環比上升了40%,每天增加了近6萬車次。在減免收費以前,機場高速進京最堵的路段是葦溝至五環路,每天擁堵時間從下午4點開始,到6點半基本緩解,而現在這段路“從早上6點半到傍晚6點半,全天擁堵”。出京方向情況好點兒但也失去了以往的一路暢通,很多趕飛機的旅客因此放棄機場高速,選擇了付費的機場高速南線,他們笑稱這是花錢買時間:

  旅客:我現在基本上走機場南線比較多一些,就是多花五塊錢但是能節省一二十分鐘。

  旅客:我已經堵了40分鐘了我這太不劃算了,我寧可花五塊錢花錢買時間。

  然而願意花錢買時間的司機並非多數。許多司機在心裡有自己的盤算:如果走機場北線接京承高速,要花15元。如果走首都機場第二高速要花10元。京密路倒是不花錢,紅綠燈多,大貨車多,還限速60公裡﹔機場輔路太窄,單向隻有一條車道。盤算來盤算去,還是減免收費的機場高速更劃算些。

  收費?免費?

  在首都北京,你經常可以聽到人們打電話問候的方式是:“你在哪兒堵著吶”?堵車,無疑成為北京城市現代化過程中一個“老大難”問題。首都機場高速路成了堵車熱點,讓趕飛機的人有點兒吃不消。有人干脆提出:重新恢復收費算了!這到底是否合理呢?北京交通大學教授毛寶華並不諱言他對“重新收費”方案的支持。在他看來,面對稀缺的道路資源,我們隻能使用價格的杠杆:

  毛寶華:堵,本身就是一種成本,從交通學原理上說堵車本身就是一種時間成本,你要怕堵你交錢走南北線都可以,你又要不堵車又要快又要不交錢哪有這種好事,沒有這種好事。

  然而這樣的解決之道顯然違背了當初取消收費的初衷。據不完全統計,全世界收費公路在14萬公裡左右,而我國就佔了10萬公裡。國內公路、高速公路收費已經引得怨聲載道,首都機場高速減免收費曾經被看作是一種進步,在很多司機的頭腦裡,“重新收費”萬萬要不得:

  司機:不收錢更好,好些路、好些高速都不收錢,該堵還是得堵,司機師傅當然是希望那裡不收錢最好。

  很多司機認為,大家在買車、用車過程中,已繳納了車輛購置稅、車船使用稅、燃油稅等各種稅費,本應享受免費公路這種公共資源的服務,而卻要為公路的高收費二次“買單”,極不公平。中國城市規劃設計院孔令斌也認為,收費並沒有真正解決問題,只是延緩問題發生的時間而已:

  孔令斌:我們現在的情況和一周少開一天車,那麼當初效果很明顯,過了一年兩年以后當初空出來的那些車現在已經又填滿了,所以他只是延遲了這件事情到達的時間,並不能從根本上解決這個問題。

  公共交通之惑

  城市交通擁堵是世界每一個國家都面臨的困擾。目前,北京的面積是東京的8倍,人口只是東京的近兩倍。兩座城市的汽車保有量基本相當。換句話說,北京的人口密度只是東京的1/4,人均汽車保有量是東京的1/2,那麼,為什麼人均汽車保有量高一倍的東京一路暢通,而北京卻嚴重擁堵呢?這隻能說明我們在道路設計和管理上存在問題。“重新收費”顯然無法對症下藥、解決根本。孔令斌給出一個建議:那就是發展能夠讓人們接受的公共交通:

  孔令斌:公共交通不方便那麼價錢再低可能進來的人也不會很多。如果公共交通方便了,他出了門能夠很方便地找到公共汽車站,然后換乘又很方便能夠到達自己的目的地,那現在很多人還是願意回到公共交通上來。

  公共交通是未來發展的方向,然而正像孔令斌所說,擠得像沙丁魚罐頭一樣的地鐵,需要拖著行李不斷奔波的機場快軌……在一段時間內,公共交通依然讓我們太多人感到:想說愛你不容易!
(責任編輯:聶叢笑)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