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財評:余額超10萬億,地方債務風險從哪裡來?--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建言宏觀調控系列之二

人民財評:余額超10萬億,地方債務風險從哪裡來?

劉尚希

2011年11月11日08:40    來源:人民網-財經頻道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建言宏觀調控系列之一:房地產企業破產重組,無礙中國經濟大局



  如果把地方政府性務比作牆壁上的一幅畫,要看清楚這幅畫也許退一步更合適。靠得太近,地方政府性債務這幅畫就會變得模糊不清,或看到了某個局部卻忽略了這幅畫的全貌,或者看清了整幅畫,卻忽略了這幅畫的留白之處及其所處的整個空間。如果退一步來觀察,當前地方政府性債務的景也許就是另一番模樣,興許能幫助我們理清控制地方政府性債務風險的思路,擺脫“不識廬山真面目”的迷境。

  
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副所長劉尚希

  兩類公共風險

  國家審計署發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0年底,全國地方政府性債務余額超過了10萬億元。

  全社會都在關注地方政府性債務的風險,這從一個側面反映出社會風險理性的增強,但從其源頭看,地方政府性債務風險是從其他公共風險轉化而來的。從種類來看,這包括兩大類:全國性公共風險和地方區域性公共風險。

  面對全國性公共風險,通常都是中央政府作出決策,或者由中央獨自承擔,例如1998年在應對東南亞經濟危機沖擊時就是如此﹔或者由中央與地方共同承擔,如2008年應對國際金融海嘯時就採取了這種方式。顯然,中央與地方共同承擔公共風險的方式更容易造成地方政府性債務的快速增加。

  至於地方區域性公共風險,多數在工業化、城鎮化和市場化的區域競爭中反映出來,如招商引資、生態恢復、環境治理﹔道路、交通、橋梁、自來水廠等公共基礎設施﹔以及當地支柱產業、新興產業的發展﹔還有災后恢復重建、中小企業融資幫助和地方金融機構救援等等,都可能會演變為地方公共風險,成為地方政府無法推卸的責任。當地方綜合財力(包括上級轉移支付)無法去化解時,這些公共風險就會轉化為地方政府性債務風險。

  地方政府性債務風險不過是地方政府在權衡各種風險之后作出選擇而形成的結果。當前社會是風險社會,地方政府可以選擇放棄(譬如“無為而治”),但無法放棄選擇。在各種各樣的風險中,隻能權衡各種風險,選擇眼前損害最輕的風險,卻無法逃避風險。歐美出現主權債務危機,其實是政府努力化解金融危機的結果。這也是一種選擇:保全金融體系,避免即時崩潰,把金融風險轉變為政府債務風險。同樣,我國地方政府性債務的風險,也不過是化解公共風險而導致的一種結果。要防范其他公共風險,就要承擔一定的債務風險﹔若不想承擔債務風險,就要承擔其他的公共風險。

  總之,面對公共風險,政府別無選擇。把地方政府性債務風險解釋為完全來自於地方政府追求GDP、政績工程、財政機會主義等因素,並以此來簡單批判地方政府行為,只是看到了現象的表面。其實,地方政府即使想干“壞事”,也需要一個正當的理由——防范與化解公共風險,否則,機會主義就失去了賴以存在的土壤。至於地方在公共風險的判斷上出現偏差,導致事后買單的成本過高,或者事前的過度介入,則是另外一回事,不影響上述債務風險來源的判斷。

  公共風險既然是地方政府性債務風險的源頭,那麼,唯有控制住公共風險,地方政府性債務風險才能得到有效遏制。若是經濟、社會各領域各種風險頻發,而且風險日益趨向公共化,地方政府性債務風險就會無可避免地擴散。那麼,公共風險是怎樣轉化為地方債務風險、又該如何化解地方債務風險呢?
【1】 【2】 

 
往期財評回顧
(責任編輯:夏曉倫)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