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之后怎麼辦:多給晚年找點樂 避免退休綜合征--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視窗·退休之后怎麼辦(3)——心有所依)

退休之后怎麼辦:多給晚年找點樂 避免退休綜合征

富子梅

2011年11月17日08:2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老年人要保持健康愉快的心態,善於發現身邊的樂趣,豐富晚年生活。為山東惠民縣幾位老人到菜園裡採摘蔬菜,自己動手,平添情趣。

  人民

  退休后就圖個好心情

  ●出門走走看看,身體也沒病了,待在家裡反而覺得不舒服

  記者近日見到老張夫婦時,他們正忙著准備去柬埔寨旅行。這將是老兩口今年第四次出行。此前他們已在國內自駕車旅行1萬多公裡,西到青海湖,北到阿爾山,南到張家界。“旅行就是一種生活方式,出門走走看看,心情就好,身體也沒病了,呆在家裡反而不習慣,覺得哪兒都不舒服。”

  老張夫婦都會開車,2008年退休后,就開始旅行,為此還特意將家裡的捷達車換成了越野車逍客。先后駕車去過長白山、九寨溝、壺口瀑布、延安、壩上草原等。“因為是淡季錯峰出行,也不堵車。真遇到堵車,不著急趕路,可以隨時調整路線。”有時,老張夫婦也會跟別人結伴,“有伴熱鬧,沒伴自由,各有各的好處。”

  “對於退休的人,旅行其實很簡單,有了目的地,抬腿就走。”老張說,就拿青海湖之行來說吧,是今年9月底臨時動議去的。來回8天,行程4600多公裡。第一站到內蒙古額濟納旗去看胡楊林。“看到耳熟能詳的‘一千年不死,死了一千年不倒,倒了一千年不朽’的胡楊林,還是感覺很震撼。”接著經過內蒙古和甘肅的交界,出嘉峪關,向北進入甘肅酒泉。這一段雖是省道,但車少路寬,非常舒服。到達甘肅張掖,他們直奔丹霞地貌地質公園。“那一路七彩的沙石真是迷人。”此后經217國道由海北藏族自治州進入西寧。

  “一到青海,滿眼都是高原風光,天藍得醉人,雲彩像是一伸手就能摘下來。”張夫人感慨。

  “停下車,拿出相機,按動快門,人就置身畫中。這是自駕旅行的好處,可以隨時停車欣賞風景。”老張說,到達目的地青海湖時,那種靜謐仿佛世外桃源。聽著老張興致勃勃地講述,翻看老張拍攝的沿途風光,讓人無比羨慕他們的生活。

  老張夫婦認為,老人出門旅行也有些遺憾。一是信息不靈。比如去阿爾山時,當地路已經修了一年多,卻一直沒給旅行者提示,隻有進入阿爾山市才能知道,但大家已別無選擇,隻好堵著。要是提前對路況有所告知,從不同方向來的、不同目的地的車可以有選擇余地,避免大范圍擁堵。二是門票太貴。老張記得上世紀80年代出游,門票的費用在總支出中基本可以忽略不計,現在即便年滿60歲可享受半票,依然覺得是個不小的負擔,幾乎佔據了旅行總費用的1/3。三是景區過度開發,太過商業化,千篇一律,失去個性。比如在鳳凰古城,酒吧、歌廳隨處可見,直到半夜,音響依然吵得人睡不著覺,鐳射燈間或照進間,很難好好休息。

  雖然有不少問題,但老張夫婦對旅行依然難以割舍。說起明年的計劃,老張笑答:“那可多了,還是自駕游,先去新疆,再去北極村漠河,還要去雲南,最好能去一趟西藏。”聽到二老計劃,連他們的女兒都說:“你們真行!”

  像愛孩子一樣愛老人

  ●子女多引導,多理解,讓老人切身感受到晚輩關懷,避免“退休綜合征”

  家住北京潘家園南裡的徐立誠大爺,每月兩次雷打不動去香山,“看看山上的花花草草,心裡很舒服。”徐大爺的老伴3年前去世后,他一直一個人住。三個孩子已自立門戶,也想把老父親接到自己家裡,或者干脆搬來同住,好對老人有個照顧,但徐大爺就是不願意:“跟他們都說不上話,還是自己一個人自由。”

  徐大爺75歲了,退休前在一所中學從事校務管理工作。他很喜歡對社會現象評點,對兒女們的生活態度甚至平時的閑談往往看不慣,常常當面批評。近幾年,徐大爺脾氣見長,不是發火就是悶悶不樂,孩子們都很怕他。

  徐家大女兒說,她工作不太穩定,常常換崗位,她覺得隻要能養活自己就行,什麼工作都無所謂。但徐大爺不同意,對大女兒教育外孫子的方式,老人也不贊同:“什麼都不管,放任自流,小孩子花錢大手大腳,怎麼能成才呢?”每次去看老人,大女兒總想幫著洗洗床單被罩,幫助老人蒸包子、烙肉餅,但不論干什麼,老人都是一句話:“你什麼都別管,我自己能行。”如果不聽他的,老人就會發脾氣,弄得兩人都不愉快。

  “人老了都會變得這麼固執嗎?”徐家老二說,徐大爺出門愛打黑車。孩子們覺得黑車太不安全,萬一出了事,自身權益很難得到保護。但徐大爺自有道理:正規出租車看見老人根本不停,即便偶爾打到車,也會以老人說不清要去的地方為由,不願意去。而黑車隻要給錢,哪都能去。“怎麼勸都沒用,我們又不能天天陪在身邊,真不放心啊!”

  “還有就是亂吃藥,不管廣播裡說的‘藥’能不能治他的病,都要買來吃。”徐大爺的小女兒說,她是護士,本來可以為老人提供專業的護理保健知識,但老人稍不舒服就吃去痛片,平時的保健根本不聽她的。

  三個孩子拿老人一點辦法都沒有,又不能不管,就專門去找了心理醫生。心理醫生告訴她們,徐老爺子是患上了典型的“退休綜合征”:性情變化明顯,要麼郁郁寡歡、不言不語,要麼急躁易怒、嘮嘮叨叨﹔行為反復、無所適從﹔對現實不滿,容易懷舊,並產生偏見。總之,行為舉止明顯不同於以往,給人的印象是退休前后判若兩人。

  心理醫生勸說徐家三姐妹,要像愛孩子一樣愛老人,多引導、少冷漠,多理解、少強加,讓老人切身感受到晚輩的關懷。老人一輩子形成的習慣和方式很難改變,對於能生活自理的退休老人,要放手,減少干涉,注意觀察即可,老人需要幫助時立刻伸一把手。“其實很多家庭與老人之間這樣那樣的矛盾,都源於雙方對彼此的過度關切,容易把自己的意願強加給家庭成員,放一放手,矛盾自然化解。”心理醫生說。

  社區應更加善待退休老人

  ●“老年人最需要伴兒了,也最需要幫助”

  “除了去麻將館打麻將,啥活動也沒有。”內蒙古呼市賽罕區奈倫小區的蒙古族大媽娜仁說。她居住的這個小區主要由3個毛紡廠宿舍組成,是個不小的社區,六七百戶人家。但由於工廠早已破產倒閉,住戶大都下崗或者買斷工齡退休,一直沒有社區組織。街道辦事處在小區外一條大馬路的盡頭,很少和居民打交道。2003年開始,除物業公司上門收取暖費、水電費和衛生費,根本感覺不到社區組織存在。

  “小區裡有的人是從政府機關退休的,單位經常組織郊游、體檢、聯歡等,有時還發大米、香油,真讓人羨慕啊!我們這些企業退休的老人就沒人管了。”娜仁大媽說,上世紀80年代倒是有居委會,但也沒什麼活動,就是一些相熟的工友湊在一起聚聚。現在樓裡住的人不太多,不少家庭都買了新,陸續搬走,居委會的幾個人也先后搬走了。這裡的舊房子不少都租給了外地人,街坊鄰裡互不熟悉,感覺很冷清。

  “但其實老年人最需要伴兒了,也最需要幫助。”娜仁大媽說,樓裡的退休人員基本都是空巢老人,往樓上搬點大白菜、土豆,有病的時候幫忙買點藥,哪怕是用輪椅推著老人出來晒晒太陽,這些事社區都可以組織樓裡的年輕人一對一幫扶老人,尤其是那些行動不便的老人。“都說遠親不如近鄰,現在是遠親近鄰都靠不上啊!”

  “常常是五六十歲的老人幫助七八十歲的老人,但說實話,像我這樣身體還行的,真希望有人組織我們出去走走,到周邊旅游,哪怕唱唱歌跳跳舞都行。我喜歡畫畫、織毛衣,如果附近能有個老年大學,把我們組織起來,那多好!”娜仁大媽期盼。

  帶著這些問題,記者來到當地的街道辦事處。工作人員說街道兩位領導都去開會了,還有一位去走訪群眾冬季取暖情況。說到組織社區老人開展幫扶活動,這位工作人員說,有許多實際困難,比如經費不夠、人手不足、責任主體不清、需求不一、費力不討好等。幫扶老人,光靠社區行不通,還是要大力推動養老服務社會化才行。

  專家表示,街道辦事處的服務能力也許有限,但牽頭、引領其他非政府社會組織進入社區老年人服務領域卻大有可為,已進入老齡化社會的發達國家一些做法值得借鑒。比如,鼓勵非政府組織定期在社區開展各種服務,在社區開辦健康老年餐廳、老年人便利店,充分利用志願者服務老年人等。隨著老齡化社會的來臨,有關部門應充分發揮社區的功能,逐步為退休老人推出一些更具體、更有操作性的服務。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