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財評:追隨美國指責人民幣,巴西要唱哪出戲?--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人民財評:追隨美國指責人民幣,巴西要唱哪出戲?

譚雅玲

2011年11月21日10:22    來源:人民網-財經頻道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11月15日世貿組織發言人稱,世貿組織153個成員已達成一致,將討論巴西提交的“匯率傾銷”提案。巴西曾經表示,人民幣匯率低估嚴重損害了巴西的工業基礎。

  匯率均衡並不那麼簡單。世貿組織的宗旨是減少世界的矛盾和壓力,協調國家之間的差異並促進合作,但前提是立足於事實。面對全球前所未有的金融環境,世貿組織是平息爭議從而減緩對金融的沖擊,還是加劇事態從而增加對金融環境的破壞?

  巴西給多邊機構添亂

  巴西將中國人民幣匯率問題歸結為自己經濟競爭力下降的理由,這不符合中國與巴西兩國的環境與條件。巴西和中國雖然都具有制造業優勢,但兩國的結構不同,資源稟賦具有差異,兩國的出口模式、品質以及方向並不一樣。以匯率為由炒作自己面臨的經濟壓力,巴西是在給多邊機構添亂,而不是為世界經濟講理。這既解決不了巴西的問題,反而將會惡化發展中國家的團結以及抵消發達國家霸權的努力。

  實際情況是,巴西不敢正面面對美元貶值。伴隨美國的“匯率操縱論”和要求人民幣升值的壓力,國際輿論已經錯亂了經濟運行的基本要素。

  眾所周知,美國經濟的關鍵問題是高失業率。美國的失業率在改善之中,去年10月失業率水平10.4%,今年至今已經是連續4個月維持在9%,明年的預期指標是8%。在嚴重金融危機的沖擊下,美國經濟的修正和恢復是有效的。但美國繼續以失業問題要求中國人民幣升值。

  一個國家的失業率問題主要源於國內產業、工資以及技術等多重因素,並非其他國家的匯率所為。最大的發達國家用匯率壓迫最大的發展中國家,最具霸權的美元卻要求沒有國際化的人民幣,這樣的做法極不合理。美國這樣做是政治因素佔主導,目的是壓制中國的競爭力和影響力。

  難道人民幣隻有永遠升值?

  國際市場對人民幣升值的有關輿論完全偏離了國際金融的基本規律和基本趨勢。

  一方面,我們可以看到國際市場的所有價格指標的經歷是起起伏伏,有上有下,唯有中國的人民幣隻上不下,單邊升值運行,這對於人民幣和中國經濟是一個巨大的風險。因為無數金融危機的慘痛教訓就是貨幣升值,巴西當年也沒有逃脫這一教訓和規律。所以,要求中國人民幣升值的外部壓力是制造中國風險,不利於中國,也不利於世界,因為中國經濟有亂,世界經濟也不穩。

  另一方面,面對美元貶值,各國都反復運用匯率干預,阻止自己的貨幣升值,進而保全自己的經濟。但為何國際輿論要求中國貨幣繼續升值、永遠升值,有點不講理吧?很多新興市場國家都不希望貨幣升值,很多新興市場國家貨幣匯率完全反向中國的人民幣匯率趨勢。今年以來,巴西、墨西哥、印度、俄羅斯、南非等諸多與中國同等類別的國家貨幣都在貶值,貶值幅度7%-18%不等﹔中國完全背離這些趨勢,擴大升值和加速升值,同期升值達到4.6%,而人民幣自匯改以來的升值幅度更是達到了30.2%。這其中顯然不是價格問題,而是國家利益博弈的戰略問題。因此,在這樣一個復雜的局面下,中國應該更加審慎面對,防范風險是當務之急。

  同時我們也看到,中國人民幣升值最大的受益者不是美國,而是與中國同等資質的國家,即巴西、墨西哥、印度和越南等國家。因為這些國家的產品和產業雷同,均屬於低端產品的供給者。人民幣升值意味著需求者的成本增加,中國的出口會因人民幣升值而縮小或減速,同類的國家則會獲益,例如印度和墨西哥的制造業能力在提升,甚至原來發達國家在中國布局的產業加工基地也轉移至別國,例如越南就是中國之后的一個替代和轉移地。

  身處非常獨特的金融時代,貨幣匯率競爭在變,貨幣匯率戰略在變。我們的思維需要面對這樣的現實,分析和論証事實,有效提出自己的見解和主張,讓世界了解和理解我們。

  國際權威機構應該理性面對世界和中國,理性評價和處理問題,而非激化和擴大矛盾。中國是一個講理的國家,是一個有信譽和願意擔當的國家,但並非無原則和無條件。(作者譚雅玲系中國外匯投資研究院院長)





  
(責任編輯:聶叢笑)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