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應對通脹,不能單純控制價格--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專訪波蘭前副總理格澤高滋·W·科勒德克——

中國應對通脹,不能單純控制價格

張璐晶

2011年11月22日08:13    來源:人民網-《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盡管不再是政府高官,格澤高滋·W·科勒德克教授還是處處體現著政客般的強勢與決斷。

  守時、不允許錯誤、關注細節、直接說“NO”、要求迅速的反應和最直接的提問。總之,他身邊的工作人員必須要隨時隨地保持高度集中的精神。

  11月11日,科勒德克來到北京,專程出席其中文版新書《真相、謬誤與謊言》的首發式。

  這位在波蘭經濟轉型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的領導者,曾兩度擔任波蘭副總理和財政部長,將一度通脹高居不下的波蘭經濟帶出困境,為波蘭加入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和歐盟鋪平了道路。

  現在的科勒德克是一位“高產”的教授,並擔任波蘭智庫的院長,他的40多本著作被翻譯成25種文字在全球發行。“我永遠也不會退休,永遠。”科勒德克說。

  世界銀行副行長、首席經濟學家林毅夫說,科勒德克的書,凝聚著發展中的經驗與教訓,“這些源自一位身處現實政治與經濟轉型時期的思想者、實踐者畢生的工作與觀察。”

  11月12日,科勒德克教授接受了《中國經濟周刊》專訪,深度解析歐危機、波蘭加入歐元區的時間表以及中國如何應對高通脹等相關問題。

  歐盟的衰退不可能是大規模的

  中國經濟周刊》:您認為2008年金融危機后,世界經濟復蘇緩慢的根本原因是什麼?

  科勒德克:我認為與2010年、2011年相比,2012年的增長還要緩慢一些。實際上從2008年金融危機襲擊美國開始,危機逐漸蔓延至其他經濟體,過去三年的世界經濟增長率平均在4%左右,這是因為面對危機,各國政府採取了緊縮的財政政策,從而使世界經濟增長開始放緩,我認為2012年的增長率要小於4%,會降到2%。

  很多時候我們只是從表象來討論經濟增長,而忘記了與經濟發展相關的非可再生資源的問題、氣候等問題,談得最多的還是金融危機和銀行業的危機。但如果自然環境、不平等、移民、安全等問題沒解決,即使金融危機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緩解,我們在未來還將面對更多的問題。

  中國經濟周刊》:世界經濟會否出現“二次探底”的可能?

  科勒德克:未來充滿了不確定性。我對未來的一個比較現實的假設是:我們目前的金融危機會得到控制。比起以前的7國集團、8國集團,我更加信任現在的20國集團,我們必須對這種相互依賴的全球經濟進行監管。我預測在主要國家明年的大選后(美國、德國等),各國政府將在G20的框架內進一步加強和改善合作。

  但是經濟衰退是可能的。如果把歐盟看作一個整體,現在已經有一些國家出現了衰退,比如希臘,但是希臘的財政赤字只是歐盟總體GDP的0.2%,佔總量很小,所以希臘的狀況不會如美國巨大的財政赤字一般,給全世界帶來多米諾骨牌般的擴散效應。西班牙、愛爾蘭也有衰退,也有可能會在主要的經濟體比如意大利出現衰退,但衰退不可能是大規模的,比如20%的衰退,有可能是1%、2%的衰退。

  世界仍然有能力從整體上避免衰退,但不排除局部衰退的可能。

  中國經濟周刊》:您認為希臘是否會改變歐元區“隻進不出”的規則?或者說希臘是不是應該退出(編者注:目前歐盟27個成員國中,有10個成員國未加入歐元區,其中丹麥、瑞典、英國為自主選擇不加入,波蘭等其余國家還暫時未達到加入歐元區的標准)?

  科勒德克:打個比方來說,美國的50個州也不是想獨立就獨立。但是從邏輯上來說,世界上沒有永恆和一成不變的事物,雖然可能應該有一種退出機制,但我不覺得目前有任何國家應該退出歐元區。

  還有一種說法是希臘如果退出歐元區是否意味著也要退出歐盟?這就變成一個法律的問題,是歐洲憲章的問題。我認為,我們現在需要的是允許更多的國家加入歐盟,比如克羅地亞今年6月談判成功將成為加入歐盟的第28個國家。巴爾干地區其他國家如塞爾維亞、黑山、波黑等也有可能要加入歐盟。除了上述比較貧困的國家,我認為一些比較富裕的國家也應該加入歐盟,比如挪威、冰島等。

  波蘭要叩開歐元區的大門會難一些

  中國經濟周刊》:歐元危機愈演愈烈,波蘭的經濟情況如何?

  科勒德克:波蘭的情況還不錯,但關鍵是你怎麼定義不錯,和誰相比?如果和波蘭周邊的國家比,波蘭是唯一避免經濟衰退的國家,即使在2009年情況最糟的時候,波蘭經濟還有1.7%的正增長,我們不缺錢填補赤字和償還公共債務,我們也沒有出現有些國家出現的大規模的游行示威,這對我們來說是很大的成功,沒有幾個國家比我們做得好。

  波蘭從1989年開始體制改革,在那之后我擔任了財政部部長、副總理,參與了經濟體制改革的主要工作,從更長期的角度說,改革后我們的GDP比1989年有了大幅度的增長,現在是1989年的190%。經濟增長的速度遠高於前中東歐國家的平均水平,如果其他國家的增長是30%、40%,那麼波蘭是90%。

  中國經濟周刊》:波蘭經濟目前面臨的問題有哪些?

  科勒德克:雖然波蘭經濟沒有衰退,但存在以下三個方面的問題:

  第一,從生產者的角度來說,現有產業的生產力比較低。生產力僅發揮了75%的效率。因為缺少有信心的投資者,政府也缺乏有效的管理機制,所以在現有產業發展尚不充分時,也沒有興趣發展新的產業。

  第二就是人的問題:人才流失和高失業率。自2004年5月1日加入歐盟后,波蘭的GDP增加了1.5%。但是7年后,我們有200萬人移民到西歐國家。這些人大部分是年輕人和受過教育的人。現在的情況依然是移出去的人多,移進來的人少。即便如此,波蘭仍然是失業率非常高的國家,高達12%且久居不下,引起了許多社會問題。我不能說這是波蘭的危機,但這是我們的典型情況。

  第三,財政狀況不佳。我認為2009年下半年以來,政府並沒有對金融危機做出恰當的反應,他們不應該採取激進的收縮太多的財政政策,導致赤字增加,經濟增長減速。

  中國經濟周刊》:波蘭原定於2012年加入歐元區的計劃已經推遲,現在波蘭是否還想加入歐元區?

  科勒德克:波蘭仍然想加入歐元區。加入歐元區對波蘭有利,因為使用相同貨幣后,外貿中因匯率變動帶來的風險將被大大降低。我們和德國、法國、意大利的外貿量都非常大,現在的問題就是匯率的波動。因為投資者、外貿商、管理者不知道在未來1∼5年內波蘭茲羅提對歐元的匯率是多少,所以無法確定成本和最終的受益。在使用共同貨幣后,從政府到外貿商到生產者再到消費者都會更放心,不用擔心風險,且在區域間轉賬產生的費用也沒有了。但目前歐元區正在受到金融風險,我們也應該停下來再看一看。

  中國經濟周刊》:波蘭加入歐元區的困難有哪些?

  科勒德克:去年波蘭的財政赤字是GDP的7.9%,今年是5.5%∼5.8%,但是根據《馬斯特裡赫特條約》規定,要加入歐元區的國家必須滿足財政赤字不能超過GDP 3%的條件。盡管我們沒有衰退,但是我們財政赤字比較嚴重,政府定的目標是明年將財政赤字目標降到2%,但我認為這是不可能的,是一個比較高的期望值。我認為明年的財政赤字仍然會在4%左右。

  一個理想的經濟政策首先就是要設定合理的目標,最后得出的政策結果不應該和需求相混淆,不是你要達到3%的結果就設定3%的目標,設計政策必須以合理的經濟政策為依據,要符合經濟發展的規律。

  中國經濟周刊》:現在波蘭加入歐元區有無時間表?

  科勒德克:沒有時間表。10個身處歐盟但不是歐元區的國家,隻有丹麥、英國和瑞典選擇了在歐元區之外。波蘭是通過全民公投的方式,表達了想加入歐元區的願望。但必須要符合歐盟標准,才能夠加入歐元區。這就是理論和政治上的一個區別:什麼是你必須做的,什麼是你應該做的,什麼是你有能力做的。現在的情況是,我們應該加入歐元區,但我們沒有達到標准。而且,即使達標也需要至少保持2年內的穩定。我認為可能是2017年到2018年比較有可能達到要求,加入歐元區。

  但是現在對歐盟來說,歐洲央行並不希望歐元區有新的成員,尤其是當他們沒有一個穩固的經濟基礎之時。2010年一個很小的富裕國家愛沙尼亞加入了歐元區,它的人口隻有140萬,它的加入相比人口3500萬的波蘭來說要容易許多,我們要叩開歐元區的大門要難一些。

  不能讓經濟增長服從於政治需求

  中國經濟周刊》:您在書中提到全球危機產生於美國,具體是指哪個方面?

  科勒德克:這場席卷全球的危機是新自由主義導致的。美國人和英國人將政治和經濟混在一起,不斷讓經濟增長服從於政治需求,一直在降低政府的能力,認為政府控制得越少越好,對金融市場的管理越少越好,最后是不良資產的大爆炸。

  我是自由主義的支持者,自由主義意味著自由貿易、私有制、競爭力和民主機制,我批評的和不贊成的是新自由主義,新自由主義是將自由主義發展成為把少數人的利益置於大多數人利益之上的意識形態。

  新自由主義的特征是打反對政府的牌,把境外的敵人放在第一位如反恐等,同時缺少金融監管,推崇弱政府,為少數人服務。打個比方,美國工人每小時拿到的平均工資自1979年以后就沒有增長過,購買力還下降了,那麼這麼多年美國經濟的增長,錢去了哪裡?答案是都去了富人的手中。從1979年開始佔美國人口1%的富人就掌握著全國GDP 10%的財富,這個數字在2007年增長到20%,新自由主義就是為這一部分富人而服務。

  解決中國高通脹:逐步實現浮動匯率

  中國經濟周刊》:波蘭曾經面臨過高通脹的問題,針對中國目前的通脹問題,您有什麼建議?

  科勒德克:我並不認為目前的中國通脹情況和波蘭相似,波蘭的通脹沒有中國這麼嚴重,而且我前面提到的目前波蘭存在的三個問題中也沒有高通脹這個問題,我們的通脹率控制在4%以內,並且還在下降,能夠達到我們央行所設定的標准在2.5%的基礎上正負不超過1%,即1.5%∼3%的標准。

  通脹是一個很惱人的問題,對投資者、生產者、消費者來說都有一個很大的不確定性。關於中國如何控制通脹,我認為不能單純控制價格,必須控制貨幣供應、信用增長等,中國也可以讓人民幣升值,但不是說要馬上實行浮動匯率,只是匯率改革的步伐要加快。

  這樣的話,中國的進口貨物就會變便宜。所以提高人民幣匯率是一個對抗通脹的好辦法。但是這也是一把雙刃劍,因為提高匯率會影響出口。中國是外向型國家,有大量的出口產品,但在美國浮動匯率的施壓下,如果中國真的實行了匯率浮動必然會帶來人民幣升值,可能會漲到5元兌換1美元,那麼中國的出口就會受到很大的影響,但同樣中國消費者買進口的東西花的錢就少了,要知道,中國不僅是一個很大的出口國,也是一個很大的進口國。所以一個更強硬的貨幣政策和對貨幣更好的控制,以及人民幣浮動匯率改革的加速等,這些都是對抗通脹的方法。但是最主要的還是要讓市場的競爭力在其中發揮最大的作用。

  《真相、謬誤與謊言》摘錄

  ●中國正以自己獨特的方式參與世界經濟的競爭。已將很大一部分資金用於國內經濟投資的中國,也將把這些巨額盈余投向國外。此外,中國的人民幣也將成為世界主要的儲存貨幣之一。

  ●盡管不同國家的情況差別巨大,但整個歐元區的情況非常平衡。預算赤字(將歐元區所有國家的赤字計算在內)僅為該區域國內生產總值總和的0.7%,並且經常項目順差也相對較小,為0.1%。與此相對應,美國的經常項目順差是1.2%,赤字是5.8%。這是在比較大西洋兩岸經濟情況時應該記住的。

  ●在現實層面,美國經濟將被迫實行其推遲很久的結構改革和調整。美國人將繼續他們的透支生活,很少儲蓄,並通過其他國家的儲蓄來支持美國絕大部分的經濟增長,不斷大幅推高其事實債務。不幸的是,美國可以通過其特 殊的機制為其預算和貿易的巨額雙赤字籌集資金,使得上述情形得以實現。這個特殊機制就是積極鼓吹美元是世界的儲備貨幣。

【1】 【2】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