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過於擔憂經濟增速放緩--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今年以來,我國經濟增速由高到低逐季回落,各種擔心似乎也彌漫開來

不必過於擔憂經濟增速放緩

朱劍紅

2011年11月28日07:1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不必太緊張

  ●即使未來經濟增速下滑,也會呈溫和態勢,不大會出現快速下跌

  在我國這樣一個13億人口的發展中國家,要擴大城鄉就業、增加居民收入、維護社會穩定,就應當保持一定的經濟增長速度。今年以來,中國經濟增速逐季回落,對此應怎麼看?國家統計局中國經濟景氣監測中心副主任潘建成認為,我們要保持經濟平穩較快發展,但也不要對經濟增長減速過於恐慌,未來即使經濟增速放緩,也會呈現出溫和的態勢,不大會出現三年前國際金融危機影響下的快速下跌。

  潘建成說,從拉動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看,1—10月投資需求保持近25%的較快增長,而且作為先行指標的新開工項目計劃總投資增長24.1%,比1—9月快0.7個百分點。這表明,投資短期內不大可能出現大幅下跌。對投資增長的支撐很大程度上來自中西部地區,1—10月中西部投資增長接近30%。消費需求一直保持平穩增長,不大會出現大的波動。出口受歐債危機蔓延的影響,或許增幅會有下降,但不大會出現三年前那樣大的沖擊。“當時歐美是從泡沫繁榮的高空落下,今天則是在底部波動中下探,其影響是不一樣的。而且,中國企業的出口結構也在發生變化,出口歐美的比重在下降,出口東南亞、非洲、俄羅斯、巴西等地的比重在上升。”

  從就業情況看,1—9月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用工增長9.5%,潘建成認為這是一個相當高的增長。由於今年的統計標准做了調整,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由去年的年銷售收入500萬元以上調整為2000萬元以上,因此,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由去年的44萬家減少到31萬家。數據表明今年的31萬家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的用工數量,與去年44萬家企業用工差不多,這表明當前就業形勢是不錯的。“今年以來部分地區出現民工荒現象,一定程度上也是因為用工需求旺盛造成的。北京餐館服務員普遍短缺,也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就業形勢並不糟糕。這一點,與三年前有明顯區別。”

  根據以上分析,潘建成反問:“為什麼那麼緊張呢?”四季度經濟增速即使略低於9%,全年也在9%以上。“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之后,我們持續四年經濟增速低於9%,而那時人均GDP還不到1000美元,今年人均GDP離5000美元不遠了,增長的基數有五倍的差距,這麼高的分母,速度即使低一點也是完全正常的。”

  調結構機會難得

  ●中國經濟的基本面可靠,經濟增速放緩是調結構的最佳時機

  如何看待當前經濟增速的放緩?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盧中原說:“不必過於在意經濟增長速度的放慢,因為中國經濟的基本面可靠。我們更應該注意投資效益和企業利潤率是否提高,投資與消費兩大內需的比例是否合理,產業結構是否得到優化,城鄉居民實際收入增長是否和經濟增長同步,勞動報酬增長是否和勞動生產率提高同步,地區差距和收入差距擴大的趨勢是否得到抑制,單位GDP能耗強度和排放強度是否降低,等等。”

  盧中原分析了中國經濟基本面的有利因素:從需求方面看,工業化、城市化處於快速增長期,以住房、汽車為熱點的居民消費升級持續活躍,新的區域增長極不斷涌現,投資和消費需求旺盛,市場規模和回旋余地都很大﹔從供給方面看,長期緊缺的資金已變得比較寬裕,勞動力總量巨大的優勢還會持續一段時間。可以相信,中國經濟發展的要素組合優勢仍在,在國際貿易中仍能轉化為比較競爭優勢。但不可否認,勞動力、土地和其他資源的使用成本正在上升,人口老齡化將導致人口紅利逐步喪失,傳統的低成本競爭優勢正在弱化。因此,要保持平穩較快的經濟增長速度,除了充分利用基本面中的有利因素外,還需加快經濟發展方式轉變,強化技術進步、管理創新、勞動者素質提高等更加持久的增長動力。

  盧中原認為,經濟增速放緩一般是調結構的最佳時機,同時我們面臨新一輪技術革命和產業革命的機遇和挑戰,加快結構調整的壓力進一步加大。據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課題組分析預測,如果加大改革力度,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培育新的增長動力,例如提高全要素生產率、加大人力資源投資形成新的人口紅利等,未來5年平均經濟增長速度仍會相當高,達到8%以上。“隻要增長質量、效益、協調性和可持續性提高,人民得到更多實惠,更加公平地分享發展成果,即使經濟增速放慢,中國經濟發展也可以說是成功的。”盧中原說。

  重短期更要重長期

  ●不要因為對短期問題的過度關注而影響長期問題的解決,應堅決推進改革和結構調整的步伐

  隨著GDP增幅的回落,有關放鬆貨幣政策、將宏觀調控的重點從防通脹轉移到保增長上來的呼聲也開始多了起來。

  對這種傾向,潘建成提醒道:“不要因為對短期問題的過度關注而影響長期問題的解決。”

  潘建成舉例說,今年以來,我們面臨較大的通脹壓力。在抑制物價過快上漲的同時也要看到,這一問題的背后,一定程度上是一種利益調節。最近一段時間的物價上漲,主要是由食品價格上漲推動的,這樣的結構性通脹(不是物價的全面上漲)給農民增收帶來了好處。今年一至三季度農民人均現金收入實際增長了13.6%,是歷史罕見的高增長,比城鎮居民可支配收入增幅高5.8個百分點,有利於縮小城鄉差距,這恰恰是我們長期想解決的問題。因此,解決農副產品價格過快上漲問題,不能隻把眼睛盯在菜價漲幅的百分點上,而要著手解決農產品流通體制的問題,加強對通脹預期的管理,防止農產品價格今后出現大起大落。此外,也不能因為擔心通脹就不進行資源(比如天然氣、水、電等)價格、能源供給體系等方面的改革。

  “我們觀察中國經濟不僅要看到亟待解決的短期問題,更要看到經濟結構不合理、發展方式粗放等長期問題”,潘建成說:“有一些一直決心要做的事情,現在卻還沒有做好。”例如,我們強調要改變經濟增長對投資和重工業的過度依賴,可今年以來重工業增長一直快於輕工業﹔“十二五”規劃綱要提出第三產業比重5年內要提高4個百分點,但事實上2010年比2009年下降0.4個百分點,今年一到三季度比去年同期又下降0.4個百分點。這些說明目前我國的經濟發展方式,總體上還沒有大的改觀,仍未擺脫過去靠投資擴張推動增長的老路。又如,我們一直說創新很重要,但今年1—9月財政支出中科學技術支出增長僅為6.3%,遠低於9.4%的GDP增幅﹔而且,目前也沒有形成有利於企業創新的環境,據中國企業家調查系統調查,今年企業創新投入和新產品佔銷售收入比重均比去年明顯放緩。再如,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十二五”規劃綱要明確提出,居民收入增長與經濟發展同步,但今年一至三季度城鎮居民收入增長7.8%,明顯與9.4%的GDP增幅不同步。

  潘建成說:“這些長期問題很重要,但是,每當遇到風吹草動,出台的一些短期政策往往與五年規劃相左,這樣就把一些長期的重大事情給延誤了。比如,如果現在因為擔心經濟增速下滑就改變穩健貨幣政策的方向,放鬆流動性,一方面不利於鞏固穩定物價、調控房價的成果,更重要的是不利於一些重要的長期問題的解決。要根本解決這些問題,需要堅決推進改革和結構調整的步伐,這在一定程度上需要以經濟增長的適度放緩為代價。而為了科學發展,這個代價是值得的。”

    速度不是中國經濟主要問題  
    
    中國將步入中速發展期 GDP增速6%到7%

    全球變局下中國如何爭取無危機增長 

  中國經濟未來十年如何“去泡沫化”

  專家:明年中國經濟增速或小幅放緩 

  中國經濟告別兩位數增長了嗎?


    

聯系本文記者

朱劍紅
[留言][博客][微博]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