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一居民不滿補償抗拆6年 因砸壞挖掘機被拘--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安徽一居民不滿補償抗拆6年 因砸壞挖掘機被拘

周亦楣

2011年11月30日08:55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11月11日下午,張安房的三層小樓已被周邊小區新樓包圍,由於他拒不搬遷,邊上兩棟安置房無法完成施工。本報記者 周亦楣 攝
2009年,張安房(左)和朋友在老屋前合影,他家已被停水斷電一年。
張安房養了11條狗幫他保衛家園,防人強拆。


  10月25日,張安房被刑拘,理由是兩年前砸壞挖掘機。當時他在用磚塊對抗行政強拆。

  張安房是安徽蚌埠市朝陽街的釘子戶,至今已堅守6年。2005年,當地進行棚戶區改造,開發商補償張安房兄弟4人2套房。張安房拒絕搬遷,他要求給兄弟和其父親共5套房。

  維權中,張安房遭人恐嚇,在對抗強拆時受傷,家人過著沒水沒電、擔驚受怕的日子。親友一度勸他適可而止,張安房則拒不妥協。

  開發商亦不退讓,堅決不滿足張家“過分”要求﹔政府則表明,要嚴格按政策辦事。

  6年的僵局,形成一個“三方皆輸”的局面。

  張安房的老父親,在夏熱冬寒的老屋內病逝﹔開發商的兩棟安置房至今未建成,為此公司每年要支付十幾萬的安置費﹔拆遷戶無法回遷,不斷去政府上訪。

  如今,隨著張安房被抓,談判再度擱置,究竟何時能破局,無人得知。

  張安房的三層小樓,已被周邊小區新樓完全包圍。11月10日,大白天,張家屋裡一片漆黑。他家沒水沒電,樓前挂了一條褪了色的紅條幅,上面寫,“歡迎各級官員前來體驗生活。”

  作為釘子戶,張安房已堅守6年。

  張安房的家在安徽蚌埠朝陽街,2005年實施棚戶區拆遷。張安房要求分5套房,開發商沒答應,張安房拒絕搬遷。

  成為“釘子戶”后,張安房的生活變了。

  他辭去公交公司的臨時工作,拿著幾百元的下崗工資,專職守著老房。

  每天,天剛亮,他便起身,在院落壘砌的灶台裡燒狗糧。中午,他要裝上十多個水桶,拉著三輪車,和妻子王愛玲去幾百米外接水。這些每天必做的事兒,都是拆遷前不曾有的。

  更多時間,他會搬張凳子在院落裡,一遍又一遍讀著翻爛的法律書。

  有時,他坐在黑??的屋裡,對著老父親的遺像發呆,一坐就是半天。王愛玲叫他,他不應。在抗拆的第五個年頭,張安房的父親死在老屋。

  5套房的願望至今未實現。更糟的是,張安房的抗爭維權變得越來越孤單。曾經支持他的兄弟,已與他疏離﹔曾經理解他的鄰居,因安置房興建受阻,對他頗多怨言。

  由於互不退讓,這場維權已成為一個難解的僵局。

  安房希望落空

  張安房出生時,適逢其父買房,故取名“安房”﹔2005年拆遷,政策隻補償兄弟4人一套房

  張安房沒想到,這輩子他和房子淵源那麼深。

  張安房的父親是個木匠,解放戰爭時,從老家山東鄒城逃難到安徽蚌埠。1957年,張安房出生時,父親張貽勝在蚌山區朝陽街買了三間平房,於是,給他取名“張安房”,以示紀念。

  漸漸地,張家有了兩女四男,六個孩子,平房住不下。老父親和孩子們商量,推倒舊房,蓋新樓。那是1980年,張安房23歲。

  當時,蚌埠市西區城建批准張家蓋兩層樓,張家以不夠住為由,蓋了棟三層小樓。屋內沒有廁所,廚房也搭在陽台。但在八十年代的朝陽街,還稱得上好房子。等到張家的兒子陸續結婚生子,房子就顯得緊促了。

  張安房一家三口住在二樓的左手間,說話聲大點,右側的三弟家就能聽到。

  張安房的女兒張楠,其臥室沒安門,有時她看著書,父親就進來了。張楠提過好多次意見。孩子大了,要隱私空間了,這點張安房知道。

  張安房沒想過買商品房。他算過,朝陽街這個地段,是蚌埠市的核心區域,以他每月一千多的收入,三個月工資才買得起一平方米。而要是買到偏遠地區,他也不樂意。

  2005年,傳來消息,蚌埠九通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要對這片棚戶區進行改造。拆遷安置還在原地。

  通知下來的那天,張安房哼著小曲兒,讓王愛玲買了些好菜。他告訴女兒張楠,以后就能住上帶廁所的亮堂房子,女兒也能有自己的獨立臥室了。

  拆遷政策很快發下來。

  蚌埠市政府第12號令《蚌埠市城市房屋拆遷管理辦法》,張安房仔細看過。按照政策,張家可以獲得15.6078萬元的貨幣補償或者等面積的房屋產權調換。

  張家被認定的房屋面積共104.33平方米,房地產公司給出的補償是:置換一套等面積住房,並交付開發公司房屋新舊差價10萬元左右。

  拆遷時,張家的兩個女兒已外嫁,剩下四兄弟和父母同居。

  張安房覺得補償不合理,“你不拆遷,我們還能住。拆了,給我們一套,弟兄四個怎麼住?”

  張家在家庭會議上討論,四個兒子,每家都要一套房。加上張貽勝老兩口的一套,共要5套房。

  一根筋,難溝通

  開發商答應給兩套房,張安房拒絕﹔市行政執法局來人調解,認為張難溝通,無功而返

  不久,房地產公司帶來新的補償方案,給張家安置兩套60平方米住宅房,免收差價10萬元。

  張家人拒絕。

  隨后,張家的朋友、單位領導、街道辦主任陸續來張家做工作,張安房都婉言拒絕。

  一位市行政執法局的工作人員也去了張家,勸張安房,胳膊擰不過大腿,差不多就行了。

  張安房噌的站起來,臉漲得通紅:“胳膊憑什麼擰不過大腿?法律保障公民的合法財產神聖不可侵犯。這是我的私有財產,他們動不得。”

  談話不歡而散。

  回去后,該工作人員向上面匯報,張安房“一根筋”,思維太窄,設定在自己的圈子裡跳不出來。聽到不同意見時,反抗性特別強,難以溝通。

  張秀英,張安房的大姐,她回憶說,房地產公司的人開始繞開張安房,去找他的兄弟,他們找到四弟張寶元。

  張寶元下崗后,開了家狗肉館,常常要忙到凌晨兩三點。他的兒子就要結婚,由於和開發商談不攏,張寶元也就拿不到新房。

  開發商許諾,提供的兩套房裡,有一套是一樓帶院子的,便於他們存放東西。與之交換的條件是,希望張寶元做通張家其他弟兄的工作,早點搬走。

  張寶元勸張安房,差不多就搬出去吧。

  張安房不同意。他說,那是開發商使用的離間計,最終不會兌現。

  按常理,拆遷的事兒該家裡大哥出頭。大姐張秀英說,張家老大性格內向,為人老實,和人說幾句話就臉紅。2006年,張安房的大哥以照顧外孫為由搬到女兒家。

  2007年9月,四弟張寶元也搬出去租房住,理由是舊房環境太差,未來媳婦住著不方便。

  在張家被斷水斷電之后,三弟張寶安也帶著妻子,離開老屋。

  對於留二哥獨自堅守老屋,張寶安覺得愧疚,他說,他以修自行車為生,家中沒有水電,影響做生意。他身體不好,喝不慣外面接來的水。

  這期間,朝陽街上,一個又一個鄰居與開發商達成協議搬了出去。

  張安房跑去問,“拿到了幾套房?”他們說,和房地產公司簽了保密協議的,不能說。

  一位了解內幕的知情者告訴張安房,開發商並不在乎多給你一兩套房,而在於他的讓步要有價值。換句話說,被拆遷人是否找了關系,從中運作,讓開發商不得不賣你一個面子。這就是沒法拿到桌面講的潛規則。

  張安房聽罷,猛吸一口香煙,把煙蒂扔在地上,狠踩一腳。“俺家不走那條路。”

  1

  2

  3

  上一頁

  下一頁

【1】 【2】 【3】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