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養老金入市或明年開閘--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社會未富先老 資金收益過低 改革迫在眉睫

地方養老金入市或明年開閘

陳聖莉

2011年12月23日00:56    來源:《經濟參考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社保基金保值增值面臨難題 是否該入市引發爭議

養老金入市預期繪就淘金路徑 6隻社保股被連續增持

戴相龍呼吁制定管理條例 允許地方養老金投資股票

養老保障需依賴政府功能結構的改變

  “地方養老金預計明年在其投資管理方面會有重大進展,運作方式上或將在參考社保基金管理模式的基礎上再加以改進。”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理事長戴相龍近日在參加“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保障國際論壇2011———歐債危機與中國養老金改革”上透露。

  作為世界上老齡化程度最快的國家,我國的養老金問題一直備受關注。根據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的統計,2010年若剔除1954億元的財政補貼,企業部門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當期征繳收入收不抵支的省份(含新疆建設兵團)共有15個,缺口高達679億元。這意味著中國養老金制度潛在的財務風險已經出現顯性化的苗頭,甚至到了難以離開財政補貼的程度。

  面對歐債危機的愈演愈烈,許多人開始反思中國的養老金改革應該如何汲取教訓。有關專家建議完善市場環境,拓寬養老金投資范圍。

  養老金投資管理明年或有重大進展

  社保資金進入股市的步伐正在加快。戴相龍透露,目前我國由地方政府管理的養老金滾存數額較大,這部分資金隻能投資於銀行存款和國債,長期收益較低,這個問題必須要解決,預計明年在其投資管理方面會有重大進展,運作方式上或將在參考社保基金管理模式的基礎上再加以改進。

  在具體投資渠道上,戴相龍表示社保養老基金應有一定比例投資股市。由於地方管理的養老金還有日常支付需要,因此投資股市比例可能低於社會保障基金40%的入市比例,但可能高於商業保險25%的入市比例。

  由於投資渠道單一,長久以來,社保五險基金的收益率一直低得令人揪心。相關統計顯示,2000年至2008年全國養老金賬戶年均收益率不到2%,低於同期2.2%的CPI年均增幅。

  與此相比,全國社保基金理事會管理的社保儲備基金在過去11年間的投資表現則相當惹眼,年均投資收益率高達9.17%,“即使今年資本市場行情低迷,平均下來的年均投資收益率也可達8.7%左右。”戴相龍說。

  今年以來,關於建立、完善、推動社保體系建設,研究社保資金入市的消息不時聞諸於耳。9月初,中國証監會研究中心主任祁斌表態“証監會正與相關部委協調,繼續推動‘中國401K’相關政策的制定”。近日,中國証監會主席郭樹清在《財經》年會上發言稱,地方社保基金、住房公積金和政府預算余額需要考慮開設投資途徑,像全國社保基金一樣進行投資。

  除了資金入市,專家學者們還提出了其他的政策建議以維持制度的可持續發展。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華建敏表示,在重大投資領域,包括實物投資、金融市場投資等,要給予養老金第一優先權。國家應該把最可靠、最賺錢、在宏觀體系最有定價權的項目,給社保基金來投,確保它不貶值。

  戴相龍認為,中央財政收入超預算部分要以較大比例劃到社會保障資金﹔另外,鑒於地方國企對國有股上市劃轉社保基金並不積極,戴相龍建議應由國務院直接發文將這一渠道鞏固起來。

  與會當天發布的《2011年中國養老金發展報告》指出,國家可能成立投資管理公司來管理運營基本養老保險基金。報告建議,國務院有關部門對地方管理的基本養老保險基金和中央財政集中的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的投資管理體制進行統一研究,統一決策。

  針對各方關注的企業年金集合計劃試點,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社會保險基金監督司司長陳良透露,截至目前,監管部門已批准4個受托人設立20個集合計劃,明年或在評估針對試點效果后繼續擴大試點規模。

  歐債危機:高福利惹的禍?

  持續兩年之久的歐債危機至今依然懸而未決,有觀點認為,歐洲的高福利制度正是造成歐洲當前危機的“禍首”。“養老金福利制度是導致歐債危機一個重要因素。”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認為,過度的福利和慷慨的保障使福利國家不堪重負,“老齡化成本”不斷顯性化和貨幣化日益成為歐債危機的一個重要誘因,逐漸使福利國家亦步亦趨深陷債務泥潭。

  以希臘為例,其基本養老保險替代率高達95.7%,遠遠高於美國替代率(39.4%),也高於歐洲大陸主要福利國家養老金替代率的平均水平(60%左右)。在歐盟各國,2010年希臘的公共養老金支出水平排位第四,佔G D P的11.6%,高於歐盟國家和歐元區的平均水平。

  “歐債危機是金融危機,是經濟危機,甚至是 一 場 政 治 危 機 , 但 不 應 當 被 認 定 為 福 利 危機。”全國人大常委,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鄭功成認為,不能將提高國民福利、建設社會保障制度與經濟發展對立起來。從100多年前現代社會保障制度創立開始,就扮演著化解社會矛盾、維護社會公正、促進社會和諧、維系經濟健康持續發展的不可替代的角色。歷史也証明,社會保障制度不斷化解著經濟危機與社會危機,而不是導致經濟危機與社會危機。

  不過,盡管各方觀點看上去針鋒相對,其背后核心卻都是出於對中國現行社會保障和養老制度的關注與擔憂。“無論是中國還是世界,養老制度的可持續性發展都是一個很大的難題。”華建敏認為,這是我們下一步改革的主要任務。

  對中國改革的六大啟示

  數據顯示,2010年中國各項養老基金積累均達歷史最好水平,覆蓋范圍也達歷史最高水平,制度的可持續性和支付能力也得到了較大的提高。“不過,由於制度設計和政策缺位等原因,導致我國的養老金問題依然面臨嚴峻挑戰。”鄭秉文認為,目前仍在不斷加深的歐債危機,對中國的養老金改革提出了六點重要啟示:

  第一,提高法定退休年齡首當其沖。據統計,截至2010年底,所有歐洲發達國家的退休年齡都在61歲以上,隻有盧森堡等3個國家是60歲,英國、德國、西班牙、瑞典等絕大部分國家是65歲,冰島和挪威是67歲,未來計劃繼續提高退休年齡的國家有11個。

  反觀我國,男性法定退休年齡是60歲,女性50歲(女干部55歲),且提前退休現象十分普遍。

  第二,強化制度的個人激勵支付。數據顯示“十一五”期間,我國基本養老保險的遵繳率(繳費人員佔參保人員的比例)始終呈逐年下降趨勢,歷年分別是90.0%,89.9%,89.5%,87.7%,86.5%。即使是繳費人員,也有很大一部分隻按較低比例繳費。這與社保統賬結合模式中個人賬戶的定位始終不明有關。

  第三,高度重視職業年金制度。與很多其他歐洲國家相比,希臘養老金制度嚴重失衡,結構畸形:第一支柱負擔沉重,而第二支柱剛剛建立於2002年,參加人數僅佔勞動人口的0.2%,其全部資產僅佔當年G D P的0.01%,在O E C D成員國中倒數第一,與當年O EC D成員國75.5%的平均值相去甚遠。

  第四,加強繳費與權益之間的精算關系。在中國統賬結合的公共養老制度中,每年一度的全國范圍養老金待遇統一上調,模糊了賬戶與統籌之間的邊界,多繳多得的激勵敏感度降到最低水平。雖然,這種外部干預對遏制養老金增長率惡性下降起到了極大的緩解,但長期來看對制度的破壞性也是顯而易見的。

  第五,養老金水平不能超越經濟發展。還是以希臘為例,統計顯示,希臘男性和女性的平均終生養老金財富總額分別為52.8萬美元和60.9萬美元,同期歐盟成員國的數字為38.0萬美元和42.8萬美元,O E C D為43.6萬美元和50.4萬美元,美國為25.4萬美元和29.4萬美元。

  第六,厘清兩個制度的邊界。2008年希臘財政對養老保障體系的補貼高達151.7億歐元,相當於當年G D P的6.34%,佔當年養老保障支出總額的一半以上(52.19%)。而中國公共養老金制度從1997年起就開始接受中央財政轉移支付,至今累計高達10254億元。未來應把繳費型養老制度與非繳費型制度劃清邊界,在立法上切斷繳費型制度“挾裹”財政的潛在可能性。

    

(責任編輯:王欲然)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