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股市會波浪式前進,螺旋式上升”--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專訪全國人大常委會原副委員長成思危:

“中國股市會波浪式前進,螺旋式上升”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胡雪琴|北京報道

2011年12月27日00:19    來源:人民網-《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十年一覺A股夢。2001年6月,上証指數最高點為2245點,而今年12月16日,盤間最低2170點。中國股市跌跌不休,十年實現“零增長”,市場一片愁雲慘霧。

  2007年初,當中國股市瘋狂上漲時,成思危發出“盛世危言”,預警股市泡沫,此舉遭到部分人士的激烈反對,“中國股市迎來了黃金十年,誰唱空誰就是罪魁禍首。”但事實勝於雄辯。

  12月12日,民建中央辦公樓內,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獨家專訪時,全國人大常委會前副委員長、民建中央前主席成思危給出了自己的判斷,“從中長期來看,中國股市還是會逐步上升的,我對此堅信不疑。”

  2012大趨勢

  《中國經濟周刊》:2012年,中國資本市場的發展趨勢怎樣?

  成思危:2001年,我應邀出席納斯達克時代廣場市場啟用儀式時,發表演講指出:“股市屬於虛擬經濟,天然存在泡沫,泡沫的膨脹與破滅造成股市的波動。但股市總是波浪式前進,螺旋式上升的。”我一直堅持這個看法。股市總是有熊市,也有牛市,即便在牛市和熊市中,也總是不斷波動。

  2012年,總體看來,經濟下行,通貨膨脹率不可能很快下降。估計GDP增速將低於9%,而通貨膨脹率可能超過5%。期待股市有很大的上漲,是不太現實的。

  有人預計明年股市能到3500點,那不太容易。作為審慎的樂觀主義者,我認為,中國的股市是會逐步上升的。上升多少點不太好說,但近期股市點位應該快見底了吧。

  終結“圈錢市”

  《中國經濟周刊》:股市是經濟發展的風向標,但中國的股市卻讓人“看不懂”,更被指責為“圈錢市”。您如何看待這個問題?

  成思危: 2001年,我就為此寫過一篇文章——《讓股市恢復本色》。指出股市既有融資功能,也有投資功效,兩者並舉,不能偏廢。但股市重融資輕回報的問題早就存在。有些上市公司被股民貶為“鐵公雞”,盡管盈利頗豐,但就是一毛不拔。迄今為止,這種問題尚未徹底解決。

  對上市公司來說,股市是以較低成本來融資的一種渠道,但對投資者來說,股市也是可以獲取投資收益的場所。固然,股市有風險,但是上市公司的分紅加上股票增值起碼應該高於銀行利息。否則,既不合理,也不公平,更不利於股市的健康發展,必須要糾偏。目前,証監會強制規定,上市公司要分紅,就是一條有力的糾偏舉措。

  《中國經濟周刊》:每到歲末年終,上市公司會出現一股不小的高管離職潮。您怎麼看?

  成思危:這種現象很糟糕。我曾經和深交所的同志講,應該特別注意這種事。

  第一,他離職就是對上市公司沒有信心。既然上市公司宣傳得這麼好,那你為什麼要離職?這裡面可能有問題。第二,高管離職就是套現,套現套的都是股民的錢。按道理來說,作為公司高管,你沒有把公司管理好,沒有給投資者合理的回報,你就先拿了大家的錢跑了,這從道義上來說,也不合適。

  《中國經濟周刊》:如何杜絕這種現象?

  成思危:我們對上市公司高管離職應有嚴格的審計,對高管離職套現要有一定的限制規定。應該更嚴格規定高管股票禁售期。

  除了禁售期外,應該不准一次大量套現。國外高管持股比例通常比我們低。中國有些高管還是當初的創業者,既是高管又是較大的股東,持股較多,套現金額就比較大。

  我們應該有一系列針對性的制度設計,譬如,從高管持股比例、所持股票的禁售期以及套現時間都應該有一定的限制。每個環節都需要通過嚴格的審計和評估。

  地方政府的“最愛”

  《中國經濟周刊》:地方政府為什麼對上市公司情有獨鐘?上市后如果業績變臉,地方政府又會“逢死必補”,原因何在?

  成思危:中國股市起步於20世紀90年代。在股市面世之初,採取了分配指標的方式。各地區、各部門都會被分配一些上市公司的指標。誰拿到了指標,誰就拿到了上市的通行証。地方政府就把這些指標分配給那些發展比較好,同時與地方政府關系比較密切的地方企業,這就是中國特有的地方政府與本地上市公司的不解之緣。隨著中國股市的發展,地方政府與當地上市企業的關系逐漸規范,但上市公司的數量似乎成為某地經濟發展的一種標志性的數據。

  上市公司的殼是很珍貴的資源,買殼上市要比企業申請上市容易得多,成本也會大幅降低。為此,地方政府不舍得放棄。有些上市公司業績很差,或者出了問題,地方政府還是要保它。怎麼保?其實,補貼問題還是比較小的,地方政府推出各種各樣的資產重組,往往問題更大。這種現象是不公平的。一方面,投資者在虧損,與此同時,上市公司卻拿著地方政府的財政補貼,高管拿高薪。這種現象很不合理,中國應該建立嚴格的退市制度。

  從發達國家的資本市場來看,企業退市很正常。一般來說,有三種情況:第一種是強迫退市,如果股票在股市表現太差,強迫退市。比如納斯達克規定,某一隻股票價格長期徘徊在1美元以下,就必須要退市。第二種是通過並購后退市。第三種是主動退市,有些企業不願意再接受公眾的監督而作出的自主選擇。

  但不管怎麼說,退市制度是一定要有的,不把壞孩子趕出去,好孩子就長不大。股市魚龍混雜,對股市發展是不利的。

  《中國經濟周刊》:怎樣“把壞孩子趕出去”?

  成思危:五年前,我就提出中國應該建立嚴格的退市制度。現在,証監會也強調這一點。退市要有一定的標准,但退市制度必須建立。

  中國上市公司的數量總是在不斷增長,這是不正常的。從國際慣例來看,在經濟狀況不好的情況下,上市公司數量是會減少的,但當中國GDP增速放緩,經濟在下行時,上市公司的數量卻依然在增長。

  “三會換帥”影響有限

  《中國經濟周刊》:今年10月29日,証監會、銀監會、保監會“三會換帥”,這對中國資本市場會產生哪些影響?

  成思危:“三會換帥”對中國的資本市場影響有限。因為很多大的決定都不是証監會自己能決定的,比如國際板何時啟動等。中國資本市場總趨勢不會有大變化,但不同的領導人可能有不同的領導風格。

  目前看來,郭樹清的“三把火”是燒起來了。証監會推出的幾條措施,如建立退市制度,要求上市公司強制分紅,嚴厲打擊內幕交易等,這些我都非常贊成。

  中國股市監管遇到的最大的問題,根源在於,國有上市公司是政府的“親兒子”。一旦“親兒子”出了問題,証監會准備處理的時候,往往就有政府某部門或者某地方政府來說情,導致他們很難下重手來處理。

  不過,這個問題要想解決,並不難。隻要最高層下定決心,不管你是誰,該處理就得處理。否則,証監會有時會很被動,又很無奈。

  《中國經濟周刊》:在建立多層次資本市場進程中,哪些問題您比較擔憂?

  成思危:中小板與創業板界限不清。當年率先推出中小板,是因為創業板條件還不具備,要逐漸由中小板過渡到創業板,但現在卻變成了兩板並存。

  從理論上來說,這是不合理的,因為界定不清晰。從實際來說,問題在哪呢?當初,証監會規定,所有主板的增量都到上海,而對深交所來說,中小板是它主要的增量,但現在創業板也是,因此不願意把中小板和創業板合二為一。另外,中小板與主板之間的界限,也沒有創業板和主板之間那麼清晰。

  現在,我們有了“三板”,即代辦轉讓系統。“三板”應該有兩個作用,一是“孵化器”,二是“垃圾桶”。所謂“孵化器”是指好的公司在不夠上市條件前,先到三板挂牌交易,等成熟了再上主板,但那些想上市的公司都覺得上市的收益要大,即便挂牌交易股票,交易量也很小,他不願意賣,要等著上市再去賣。

  而“垃圾桶”,是指那些退市的公司股票交易的場所。如果沒有交易,投資者拿的就是一張廢紙。如果整頓好了,可以復牌再入市。現在因為退市制度還沒有嚴格地建立起來,“垃圾桶”的作用就不明顯。

  目前看來,這兩個作用並未真正發揮作用。這樣,三板就不夠活躍,這些都需要靠建章立制來解決。

  “進步不小,問題不少”

  《中國經濟周刊》:您怎麼評價改革開放以來中國資本市場的得與失?

  成思危:2001年,我領導《証券法》執法檢查組檢查后,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報告時指出:“宏觀看來進步不小,微觀看來問題不少。”10年過去了,這兩句話依然適用。

  從進步來說,譬如,實行了股市全流通,不再是“半邊市”。除了主板外,還創立了中小板和創業板。資本市場的規模也擴大了。從問題來說,如退市問題,高管套現問題,地方政府對上市公司的“溺愛”,還有虛假信息、內幕交易等。中國股市要想健康發展,還需要進一步的努力。

  《中國經濟周刊》:您認為,一個健康的股市需要具備哪些條件?

  成思危:健康的股市需要滿足四個基本條件:第一,國家經濟的基本面要好。當前,我們正處於結構轉型期,對股市當然有影響。股市最靈敏的是資金進出。如果股市淨流入資金是正的,股票數量沒有增加,股價就上去了。如果淨流入資金是負的,股價自然會下跌。資金進出與國家政策、投資者信心和銀行利率都有關系。最近,股市之所以比較嚴峻,與中國經濟下行也有關系。

  第二,上市公司質量要好。短期評價是財務績效,股票投資回報率要高於債券回報率,至少應高於銀行存款利率。長期來看,公司治理才是企業發展的根本。我曾經鼓勵南開大學進行相關研究,他們提出了“南開公司治理指數”,從6個方面確立了19個評價指標。從前幾年的指數看來,可以說,中國大部分上市公司在公司治理方面都是不及格的,及格的僅有30%左右。這說明中國上市公司治理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第三,監管要改善。股市監管應該合法、合理、適度、有效。証監會出台新規能否對症下藥,藥到病除,談何容易。比如股市瘋漲的時候,提高印花稅,股市還在漲﹔股市下跌時,減少印花稅,但股市還是跌。說明這一措施未能改變投資者的預期,效果自然很有限。

  第四,投資者素質要提高。經過20年的鍛煉,中國投資者素質確有提高。過去散戶特別多,現在機構投資者逐漸增多。但機構投資者不應該偏重短期行為,那樣就等同於大散戶,但由於其資金雄厚,信息較靈,會進一步損害散戶的利益。機構投資者更多地應該關注價值投資,不應該搞短期投機性的賣出買進,追漲殺跌。

  中國股市的換手率比國外高得多,為什麼?就是沒有堅持價值投資的理念。股市的重要作用就是扶優汰劣。如果ST公司受到熱捧,好公司反而無人問津,這是絕對不合理的,這樣的股市是要出問題的。
(責任編輯:杜博)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