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經濟形勢嚴峻 中國中小企業將遇更大困難--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2012經濟形勢嚴峻 中國中小企業將遇更大困難

2012年01月03日05:20    來源:人民網-《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2011年12月24日,在北京的寒冬,也是世界經濟的寒冬,由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主辦的第十一屆中國經濟論壇在中國大飯店順利召開。

  這一天是西方的平安夜,卻是世界經濟最不平安之時。歐債危機仍然沒有緩解,世界經濟繼續下行,發達國家經濟形勢不甚樂觀,此情形於中國,是機遇還是挑戰?中國會迎來哪些機遇又將面臨哪些挑戰?中國2012年的經濟形勢會更好還是更壞?

  隨著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周鐵農宣布論壇開幕,一場題為“全球衰退與中國機會”的激烈思想交鋒就此展開。

  人民日報社社長張研農在致詞中指出,2012年世界經濟形勢總體上仍將十分嚴峻復雜,當前我國經濟發展中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的矛盾和問題仍很突出。“全球衰退與中國機會”這個話題具有很強的現實針對性,為社會各界所關注。

  確實,場內座無虛席,著名經濟學家成思危、厲以寧,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尹中卿、人民日報社副社長何崇元、天津市委常委崔津渡、商務部原副部長魏建國、國務院參事任玉嶺等,與來自20多個部委及全國各地的政府官員、專家學者、企業界人士共300余人,齊聚一堂,求解2012年的經濟走向﹔場外的互聯網微博平台上,網友與場內嘉賓進行熱烈互動。

  世界經濟會好些嗎?

  “從發達國家來看,美、歐、日2012年形勢特別嚴峻,但也不悲觀。2012年,美國經濟還是保持正增長,歐元區的債務危機問題有可能得到一定程度的緩解,日本的增長可能還要高一點。世界經濟增長率會下降,但不會低於3%,如果不低於3%,還不是太差。”在國際經濟形勢較為悲觀的論調中,成思危是審慎樂觀的。

  在他看來,世界經濟究竟下行到什麼程度,取決於美國的選舉結果,取決於歐元區財政一體化的進行,取決於日本經濟的恢復。

  魏建國或許要悲觀一些。他認為,2012年形勢將是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最難預測、最復雜、最嚴峻、最困難的一年。“世界整體政治經濟將處於大動蕩、大調整、大變革之中,從目前的伊朗形勢,北非的利比亞、敘利亞,再到整個俄羅斯。2012年還有五個國家和地區進行引人注目的選舉和過渡,包括中國、美國、俄羅斯,還有台灣和香港地區。”

  他很擔心,歐債危機會不會在2012年導致全球經濟的大衰退?“我對它的判斷是:判斷失誤、債務失控、應對失當、信心喪失。2012年3月份是一個坎兒,如果歐洲債務解決不了,可能要退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后的全球經濟衰退。”

  世界經濟的下行尤其是發達國家經濟的下行,對中國這樣的發展中國家的影響無可避免。成思危總結了可能的一些壞結果:發達國家需求的減少,直接影響到發展中國家的出口﹔它們實行的低利率政策,會對發展中國家造成通貨膨脹的危險﹔由於發達國家要去杠杆化,減少債務,就要從國外調回資金,包括從中國調回資金。“最近人民幣連續貶值,實際就是這樣的結果。”

  魏建國特別提醒中國的中小企業:2012年將會遇到更大的困難。“2011年雖然難度大一些,但還可以挺一挺,2012年歐盟市場萎縮,中小企業還來不及轉型的時候,需要政府扶持一把,在嚴冬下給它一個溫暖的棉被或者暖房。”人民日報社副社長何崇元出席論壇

  中國機會在哪裡?

  顯然,2012年中國的形勢會很嚴峻。經濟學界對“經濟下行”的意見是一致的。對於2012年中國GDP增速,最悲觀的預測是7%,最樂觀是9%。在論壇現場,成思危給出的答案是8.5%,厲以寧和魏建國則預測8%。

  在世界經濟一片淒迷慘淡之中,這大概是中國經濟調結構促轉型的最好時機了。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已經很明確,就是轉變經濟發展方式,這是採取唯一最重要的政策。”成思危說。

  “在經濟繁榮的時候,誰都不願意調結構。但在產能過剩、部門缺乏投資的情況下,企業要獲得進一步的發展,不調怎麼行?而且GDP的結構比總量更重要。”厲以寧疾呼,調結構對當前的中國來說已經是生死存亡之道。

  厲以寧認為,“要把經濟增長搞上去方法很多,亂採亂伐,經濟就上去了,但我們必須要調整經濟增長質量,把調整結構放在重要位置。”

  當下中國經濟的出路已無異議:從依靠外需轉變為依靠內需﹔從外延型增長轉向內涵型增長。

  提了很多年的經濟轉型、結構調整,必須從紙面的政策上落到實處。這當然需要決策者下很大的決心去推行。

  其中,如何有效地擴大內需是問題的關鍵。

  在成思危看來,提高人民群眾的購買力要有制度性的安排,收入和經濟同步增長,不要再減少國民經濟分配中人們收入的比例,工資和CPI挂鉤,提高個人所得稅起征點,適度推進信貸消費,完善社會保障體系。

  厲以寧強調,擴大內需最重要的是提高工資的收入,但光這個還不夠,必須解決老百姓的后顧之憂,政府一定要建平價出售的房子、廉價出租的房子,這是擴大內需的方法。

  其中,“最大的結構要調的是什麼?就是城鄉二元結構。我們的購買力之所以上不去,城鄉收入之所以有差別,原因就是城鄉二元結構的存在。”厲以寧認為,農民收入怎麼能提高是當前最大的改革。

  任玉嶺呼吁,要拉動內需,中國當前要迫切解決四大差距:區域差距、人均收入差距、城鄉差距以及行業差距。

  他回顧了過去20多年中國經濟大幅提升的兩個時間點:一是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一是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這兩次危機使我們的經濟地位得到了大大提升,當前的這一次危機對中國來說仍然是一種機遇。”比如,會讓我們更好地啟動內需,調整結構。

  當然,對於微觀的企業,挑戰雖多,但機遇也不少。當下,不少中國企業已經躍躍欲試,試圖進行跨國並購或是海外投資。

  “走出去靠什麼,最近有一些調研說靠抱團。國內有500家企業積極抱團,看哪個國家歡迎。單個民營企業出去是不行的,單個國企出去也會被認為中國有什麼企圖,抱團出去就可以了。”厲以寧說。

  魏建國持有相同的觀點,“當前我們要利用這個有利時機,政府搭台,企業抱團走出去。”
(責任編輯:蘇楠)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