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將繼續堅挺--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人民幣將繼續堅挺

人民幣未來貶值壓力將持續多久,得看中國能否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王紅茹

2012年01月03日07:59    來源:人民網-《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2011 年9 月23 日,北京東三環的太平洋盈科店即將撤店,一位顧客正在退卡。


  國家外匯管理局國際收支司司長 管濤

  歐洲的主權債務危機與美國的財政風險相伴而來,加劇了全球投資者的不安情緒,國際金融動蕩加劇,金融危機開始向債務危機進一步演化。

  危險已擴散到發展中國家的金融市場,從2011年9月開始至今,很多新興市場國家都遭遇到了資金流出的壓力,中國也不會獨善其身。歐債危機蔓延深化觸發了人民幣連跌。當前,中國應對歐債危機最為關鍵的,是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跌停”不等於人民幣貶值

  受全球金融動蕩影響,不久前人民幣對美元交易匯率經歷了10多個“跌停”。對 “跌停”,我們要有客觀的認識。從表面上看,人民幣交易價格是觸及跌停,但跟同期相比,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還是穩中趨升的,從2011年11月30日到12月15日,大約升了0.3%∼0.4%。

  而且,匯市和股市跌停不同,股市跌停基本沒有交易,有行無市,但匯市即便是跌停的情況下,央行還可以在跌停價格上提供流動性,促進成交。所以,跌停並不等於人民幣匯率貶值。2011年人民幣匯率的總體走勢仍是比較堅挺的。

  從近期一些指標來看,人民幣匯率正趨於均衡水平。這為人民幣匯率進入有升有貶的雙向波動奠定了市場基礎。此外,人民幣匯率預期也出現了分化,過去是單邊預期,現在也出現了貶值預期。

  目前人民幣匯率的波動主要是外部沖擊引起,中國經濟基本面並沒有發生大的變化。經濟還在朝著預期的調控目標發展,比如經濟增長放緩、通貨膨脹下降、國際收支趨於平衡、貿易順差減少等等,這些都是我們調控的目標,包括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也是我們希望看到的。

  我國經濟雖然受外部影響比較大,但是目前面臨的壓力只是階段性的和暫時的。同許多國家開始出現衰退相比,我國的經濟走勢依然比較穩健,隻要中國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人民幣就不存在貶值基礎。

  還應該看到,目前人民幣出現的貶值壓力,與前段時間國外唱空中國有關。

  全球金融動蕩之后,不少輿論認為資金流向新興市場是一種風險,人民幣也被認為是風險資產。過去多年來國際資本一直做多中國,現在終於有機會做空中國了,所以,國際上有人就借題發揮,放大了中國很多事情,比如經濟放緩、房地產市場調控,本來是我國宏觀調控的預期目標,但卻有人認為出了問題﹔比如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外界隻看政府的債務而忽視政府的資產﹔比如民間借貸,其實只是個別城市、地區的情形,等等。

  當然,這些情況也告訴我們,市場並不是一個單邊的市場。人民幣匯率向來同時存在貶值和升值的因素,只是在某一階段某種因素佔了上風。

  歐債危機的蔓延深化並觸發了人民幣貶值的壓力,未來這種壓力將持續多久,得看中國能否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假若中國經濟形勢良好,國際收支就不存在問題。

  熱錢進出都需管理

  與人民幣匯率密切相關的一個概念就是熱錢。

  資本流動是順周期的,這是一般的經濟規律,即隻要經濟開放,就會有資本的流入和流出﹔經濟好,資本就會大量流入,經濟不好,資本就會大量流出。

  盡管我國沒有資本項目完全可兌換,但經濟開放程度在加大。而跨境資本與實體經濟活動有關。目前我國的貿易量達到了兩三萬億美元,一個百分點就涉及兩三百億美元的變化,特別是在單邊預期下,這個數字更為可觀。

  人民幣升值和熱錢表面上看是緊密聯系的,但更深層的原因就是對中國經濟的預期。2011年9月之前中國經濟預期較好,資金流入﹔9月份之后,做空現象較多。在2011年9月之前,世界經濟復蘇,全球流動性還比較寬鬆,中國企業加快了資產本幣化、負債外幣化的過程,做美元套利交易,借低息的美元賺取匯差、利差﹔進入9月底,隨著國際金融動蕩的加劇,出現了債務去美元化以及反向套利的情況。

  我們現在沒有統計國內熱錢的數量。主要存在的一個問題是:熱錢按什麼口徑和標准來衡量。從目前市場的情況以及一些簡單的指標判斷,應該是資金流出較多。

  資本流動的沖擊都是從流入開始的。從新興市場國家的貨幣危機經驗來看,隻有前期的大量流入,才有后期的集中流出。流入和流出同等重要,同過去外匯管理寬進嚴出相比,我們現在更加強調均衡管理。

  統計是公共產品

  經歷了2008年金融危機的考驗,我國的金融經濟體制並不像國外想象得那麼落后,現在甚至是在引領世界潮流,尤其在信息披露方面。

  之前大家認為國際上的外匯市場都是無形市場,都是銀行間雙邊授信、雙邊交易、雙邊清算,而中國的外匯交易中心在上海,是有形市場。金融危機產生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信息不對稱,很多衍生產品交易時信息沒有充分披露,造成很多問題。因此現在國際上無論是場內交易或場外交易,都要求向一個指定的場所報送交易信息。而我國早就採取了類似措施,不論是詢價交易、計價交易、遠期交易、即期交易,都要逐筆向上海的外匯交易中心報告,有效解決了信息集中的問題。

  控制風險,不是靠監管部門去提示風險,更多要靠微觀主體來識別風險,其中提高統計數據透明度工作非常關鍵。信息披露是我國長期以來一直進行的工作,現在的披露制度也更加完善,數據准確度和更新速度也大大提高。現有數據比如國際收支平衡表、國際投資頭寸表,過去是半年或一年披露一次,而我國現在全部做到了按季披露。

  為提高時效性,國際收支平衡表引入了數據修訂機制,滯后一個月披露初步數,再滯后兩三個月披露修訂數。比如現在4或5月份就可以公布一季度的初步數,6或7月份可以公布一季度的修訂數,基本間隔一個月左右。除了按季度披露,還有一些按月份公布的數據,比如銀行跨境收付、銀行代客結售匯數。

  統計本身就是一個公共產品,越多的人使用就越有價值。(本刊記者王紅茹採訪整理)

  人民幣連跌

  2011年11月30日—12月15日,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價連續觸及日交易區間下限,形成12個交易日“跌停”,呈現出中國外匯市場20年來從未出現過的局面,令市場普遍擔心熱錢外逃、外資撤出。
熱錢單月外流1400億


  據東方証券研究所估算,2011年11月份,熱錢外流接近1400億元人民幣。11月份我國貿易順差145.2億美元,實際利用外資 87.57 億美元,若假設我國對外投資在2010年590億美元的基礎上有15%的增長,則 11月份的熱錢流出規模接近1400億元人民幣。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