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歸族”回家過年3怕:人比人派紅包相親會--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恐歸族”回家過年3怕:人比人派紅包相親會

2012年01月11日09:10    來源:《北京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一怕人比人二怕派紅包三怕相親會

  隨著春節的日漸臨近,思鄉的人兒心裡早就泛起了漣漪,他們在打點行裝,准備回家過年。然而有一些人卻是對回家過年有一種恐懼感:害怕被問收入,害怕被催婚……這些人被統稱為“恐歸族”。來,聽一聽他們的故事。

  恐懼

  最不希望被問“混得咋樣”

  高遠在北京打拼也有四年了,依然屬於無車無房一族,目前和人合租在傳媒大學附近。想起去年的回家過年經歷,高遠依然有點不寒而栗。老鄉們見了他都要煙抽,而且點名要好煙:“在北京混的,還不給發點好煙抽。”更有老鄉直接問他收入,並希望“到北京由他來接待”。高遠不好意思說,自己還和其他兩人合租,就答應下來。誰知道老鄉過了一段時間真來了,高遠忙不迭地給定下了旅社這才過了鄉情關,“要是不招待他們,我父母在村裡會被說的。”

  有著和高遠一樣經歷的人不在少數。他們在北京打拼,然而回到家卻被奉為“上邊的人”,“聽到這話的時候,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酸楚,其實在北京我們算個啥呀!”一項調查顯示,“恐歸族”大多都是“月光族”,工資低,加之城市消費又高,囊中羞澀實在無顏見父老鄉親。

  恐怕

  “今年紅包給少了不行!”

  在網絡上,關於回家過年的帖子有不少。但是有一個帖子卻引起熱議,那就是“月入三千不敢回家過年”。這個帖子裡面描述了一個“恐歸族”的煩惱,他甚至謊稱要加班,而沒有回家過年。實際原因是他一年下來,沒有錢給父母買禮物,給小輩們紅包了。

  王雨是一家商場的銷售人員,這幾天正琢磨回還是不回呢?想想回家的開銷,她就有點頭大:“家裡人都要想到,而且小孩子的紅包不能給少了,現在這物價漲得,錢都不值錢了,你給個一百兩百的,根本不算啥。”最后,王雨得出結論,今年的紅包怎麼著也得每人400元。但是來自大家庭的她算了一圈,這小孩子還真不少,“還想攢錢買房呢,這首付就一直沒湊夠,這回家過年真愁啊!”有網友說,回家過了一次年,就像回到“解放前”。也有人表示,在京工作的人不一定非要“衣錦還鄉”,“該什麼樣就什麼樣,這樣就不會回家過年了。”

  恐怖

  “過年就是相親會”

  剩男剩女們不願意回家過年的主要原因就是“被催人生大事”。劉曉眼看就要到而立之年了,可是她還獨身一人。“回家過年?”這個問題這幾天一直縈繞在她的心頭,“在北京待著,父母打電話過來問處朋友的事,不見面我怎麼著都能應付得了,回到家就不行了。”

  劉曉去年的春節就像一部電影《征婚啟事》,有時候恨不得一天就要見三個相親對象,“都是聊個三兩句就沒下文了,太尷尬了,有時候真想到網絡上租一個男友回家,封住親戚朋友的嘴。”而在淘寶網上,劉曉還真發現了有出租男友的店鋪,裡面有各種細則提供共同接送女方父母、陪老人聊天、給老人按摩﹔提供陪游玩服務﹔提供在家買菜做飯收拾桌子服務、負責洗碗﹔提供陪女方串門等﹔附件收費項目有會見等:見朋友或同學10元/次﹔見同事20元/次﹔見親戚50元/次﹔吃飯:普通吃飯免費﹔有親戚長輩在的100元/餐……考慮再三,劉曉覺得還是不靠譜,她決定今年暫不回家過年。

  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夏學鑾表示,常回家看看,是父母對兒女發出的心聲,是他們最朴素的要求。“恐歸族”要放下心理負擔,要珍惜與父母相聚的機會。等到子欲養而親不待的時日,再后悔就來不及了,“‘恐歸族’還反映了一定的社會問題,比如蟻族,比如大齡男女,這不是一個人就能解決的,要全社會都來關注。”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