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用工荒與就業難並存 結構性短缺問題突出--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我國用工荒與就業難並存 結構性短缺問題突出

商意盈 王政

2012年01月16日07:56    來源:《經濟參考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2011年市場行情不好,不需要那麼多工人,所以相比往年和2011年初,招人沒有那麼困難了。”《經濟參考報》記者近期在浙江多地採訪時,不少中小企業主如是表示。

  在當前勞動力成本上升、產業轉移速度加快的大背景下,中小企業近年來持續面臨“用工荒”。記者調研發現,因為宏觀經濟形勢下行,企業用人需求減少,普通勞動力用工緊張得到略微緩解,但是用工結構性短缺問題依舊明顯。

  相關專家認為,這種用工形勢緩解“假象”背后是沿海地區中小企業不容樂觀的生存形勢,高人工成本已經與原材料價格上漲、融資難等因素一起使企業“不堪重負”。“十二五”期間就業問題將依舊突出,職業教育“缺位”等原因致使用工結構性短缺問題依然明顯,“就業難”和“用工荒”將長期並存。

  “普工荒”略緩 技術人才缺口大

  “現在招人雖然還是不容易,但比往年和2011年初好多了。”杭州拉菲雨司服飾有限公司總經理張奎楓說,2011年初招工自己還要拿塊牌子到勞動力市場去轉悠,年中開始倒有不少工人自己找上門來或者通過老鄉介紹過來。

  湖北黃梅縣人王炎菊位於杭州喬司街道的羽絨衣家庭作坊目前有30多個工人,在她看來,目前用人情況不算緊張,最主要的原因是羽絨行業行情不好。“天氣熱直接減少了羽絨衣需求,總體經濟形勢也不好,我們拿到的單子很少,跟了我幾年的老員工就夠用了。”

  據了解,2011年浙江人力資源市場的供需形勢基本平穩。寧波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統計數據顯示,2011年1月至11月,寧波11.96萬家企業提供了崗位213.32萬個,求職人數104.8萬人,供求比基本為2︰1。同時,高學歷、技術工相對短缺。在寧波,作為一線工人主力軍的外來勞動力中,初中及以下文化水平和無技術特長的勞動力均佔了7成以上。

  從事清潔用品出口的嘉興捷順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現有員工800多人,管理部經理楊曉華說,公司員工相對比較穩定,流動率大約在10%左右。相對來說比較欠缺的是技術類人才“我們企業技術工人工資在3000元以上,從不欠薪,並為員工交納五險,還包吃中飯,即使這樣,熟練工還是不好招。自己培養出來的還很容易被其它企業高薪‘挖走’。”

  嘉興市勞動保障監察支隊副隊長商克龔說,技術要求稍微高一點的企業都存在技術工人缺口。為了找人,企業與企業不惜互相抬價搶人或者“挖人”,漲工資的“口頭承諾”紛紛開出來,甚至導致一系列的勞動糾紛。

  據商克龔介紹,在“技工荒”下,出現了一種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個流水線包下來,成立一個較為固定的團隊,成員都是超級熟練工,哪裡缺人就到哪裡去。

  企業困難致用工減少 工人不安全感加劇

  《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了解到,浙江“用工荒”局面呈現略有緩解狀態,一方面是受近年來“招工難”影響,浙江企業工資大幅增長吸引了大量外來勞動力﹔另一方面則是受到中小企業訂單減少、產量下降的影響,企業被迫裁員或者不再招工。

  溫州中小企業聯合會會長周德文說,相較於2010年,2011年溫州企業工資平均提高了15%至25%,普通小工月薪都在2000元以上。杭州宇中高虹照明電器有限公司員工陳兵已經在臨安工作十來年了,妻子和孩子都在這裡生活。陳兵在公司裡主要負責排氣工作,2010年月工資大概為3000元,2011年提高到3500元。

  同時,因為受到經濟形勢影響,部分企業減產、停產,這直接導致了企業用工需求減少,周德文說,目前溫州企業中20%已經處於停產或者半停產狀態。嘉興市食品工業協會秘書長周家浩也說,嘉興食品企業一共有720多家,目前起碼有20%處於停工或半停工狀態。

  “我們2011年七八月份開始就沒再招工,9月份的時候還裁了70多個工人。”溫州金蜻魚鞋業有限公司行政部經理吳明耀說,2011年鞋業形勢不好,訂單比2010年足足減少了三分之一,即使有訂單也不敢接,原材料都要用現金付款,鞋款又怕拿不回來。

  同樣位於余杭區喬司街道的沈寶琴的鎖訂加工廠已經處於半停產狀態,原先10多個工人隻留下了3個。

  記者在溫州多家鞋廠走訪時發現,一半以上鞋廠已經放假。“往年是老板拖著員工不放假,現在很多鞋廠早就放假了,剩下的基本是外貿鞋廠,怕鞋子要返工,一下子招不到人,就把工人留著。”溫州豪特鞋業有限公司車間主任陳上軍說。

  部分企業生存狀況惡化、生產情況不穩定加劇了員工的不安全感。見到溫州正得利鞋業有限公司員工余樟生的時候,他正忙著打電話為自己找“下家”。“昨天生產線還在轉,老板突然跳樓了,轉眼就人去樓空。溫州很多企業都在倒閉或者停產,找了下一家也不知道能做幾天,心裡挺著急的。”他說。

  來自貴州畢節的王英平剛剛因為原先工作的鞋廠放假,來到溫州玉百合鞋業有限公司做分碼工。在她看來,現在的工作是做一天算一天,也不知道企業什麼時候會倒,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因為沒有訂單賺不到錢。

  而員工的不安全感可能導致用工人員回流或分流。在溫州雙嶼鎮一帶鞋廠工作的殷立平、萬亮武、何勇、劉永萍等多位工人表示,回家過完年,就不一定過來了。“這邊生意淡、訂單少,收入跟2010年相比下降了不少。而且生活成本這麼高,過完節想去其它省份看看。”何勇說。

  “用工荒”“就業難”將長期並存

  相關專家認為,對於沿海地區,隨著企業形勢好轉,“用工荒”又會冒頭。就全國范圍來說,“十二五”期間就業問題將依舊突出,用工結構性短缺問題依然明顯,而企業完成轉型升級卻並非一朝一夕之功,“就業難”和“用工荒”將長期並存。

  2011年12月16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指出,“十二五”時期的就業總量壓力將繼續加大,勞動者技能與崗位需求不相適應、勞動力供給與企業用工需求不相匹配的結構性矛盾將更加突出,就業任務艱巨繁重。

  “在沿海地區,勞動力緊缺將會是個長期趨勢。”浙江省社科院調研中心主任、社會學家楊建華分析,隨著城市生活成本上升、產業向中西部地區轉移、區域經濟發展不均衡問題逐步改善,產業工人“回流”會更加明顯。同時,因為職業教育“缺位”,浙江省內勞動力平均年齡為43歲,相較於省外勞動力32歲的平均年齡,已經出現老齡化趨勢,產業工人“后繼乏力”。

  專家同時分析認為,沿海地區通過大幅提高工資吸引工人的持續性將減弱。浙江省工商聯研究室主任周冠鑫說,浙江中小企業在第三季度增長頹勢已經顯現,無論生產效益、速度等各項指標都在回落。浙江大部分勞動密集型產業仍處產業鏈低端,利潤空間將繼續被壓縮,這意味著工資繼續提升可能性很小。

  記者採訪了解到,人工成本高已經成為大部分企業生存和發展的負擔。浙江省長城建筑有限公司嘉興金都夏宮項目負責人葉學平說:“2011年和2010年比工資支出上漲了20%到30%,同行競爭壓力越來越大,特別是2011年七八月份的時候,嘉興幾個工程同時上馬,工人本來就短缺,相互之間加價漲工資。目前工人支出大概佔到工程造價的30%,比2010年上漲了10%,光人工成本已經讓企業不堪重負。”

【1】 【2】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