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春運返程高峰和上班高峰將疊加--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今日春運返程高峰和上班高峰將疊加

王國柱

2012年01月29日08:04    來源:《揚子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南京長江大橋昨天一直堵到晚上10點左右。劉瀏 攝
返程大軍扑向南京火車站。劉瀏 攝


  返程高峰和上班高峰今天疊加

  施工以及車禍昨天頻頻給返程車流添亂,高速服務區車多人多泡面也排長隊 

  滾滾車流長江二橋昨免費開放了七八次

  昨天是大年初六,也是春節的最后一天假期,返程車流如約而至,長江大橋、二橋以及滬寧高速等進出城通道皆出現了車輛積壓,大橋一天通行量達到了9萬輛車,而二橋因為排隊車輛太多多次採取了免費放行的措施。此外,因施工的影響再加上綿綿細雨導致車禍增加,使得南京周邊高速也出現了擁堵,其中寧洛高速往二橋方向更是因車輛積壓嚴重,採取了臨時封路措施。南京交管部門表示,根據春節的特點,隨后幾天還會陸續出現返程車流。

  長江大橋一天有9萬輛車開過

  昨天的返程高峰主要集中在下午2點左右,並在3點多出現了一個高峰。當天下午3點半,記者前往長江大橋探訪,此時由南向北出城方向保持了暢通,原本難行的大橋南路高架更是好走,記者連剎車都沒機會踩。上了大橋后,由北向南進城方向的車一輛接一輛,不過基本能保持有序通行。到了橋北路后,記者才真切地感覺到返程高峰,隻見橋北路上排隊的車輛一直延續到了紅太陽裝飾城附近,並且呈蔓延趨勢,直至泰山新村轉盤。其中有部分車輛為了搶先上橋,從大客車專用道通行,絲毫不在乎監控抓拍。“當天的流量要接近9萬輛,基本都是返程過來的。”記者了解到,南京長江大橋的擁堵,一直持續到晚上10點前后。長江二橋也是如此,進城方向時不時在收費站前排起長隊。“從下午2點多開始,長江二橋就開始間斷性免費放行,大概有七八次,每次免費放行的時間在5—10分鐘。”二橋高速大隊副大隊長陳軍告訴記者,免費放行后明顯緩解了車輛擁堵,不過很快又聚集了大批返程車輛,估計當天的車流量在8萬5左右。

  與此同時,滬寧高速和長江三橋也始終處於車多難行的狀態。“除了東向西進城的車輛外,西向東出城的車輛也是不斷排隊。”滬寧高速大隊教導員陳培告訴記者,出城的車輛最多時綿延2公裡,收費站隻能通過加派人員發卡來緩解。

  寧洛高速因為車太多不得不臨時封路

  其實很多駕車人在來到進出城通道前已經感受到了返程高峰的巨大沖擊,其中寧通、寧連高速和寧洛高速最為顯著。“到了寧通高速六合段時,車子都開不動了,擁堵至少超過了2公裡。”面對車友的反映,交管部門很快反饋,原來此處有施工。記者了解到,寧通高速南通往南京方向在橫梁有一段長江四橋施工路段,從而導致車多緩行,最多時足有4公裡。由寧連高速經過潘家花園的駕車人也有同樣的感覺,不過此處不是施工,而是車禍。“下午4點半左右,接連出現了兩起車禍,一次是兩車相撞,一次是三車追尾。”車主張先生向記者反映,車禍導致原本就不順暢的通道更加擁堵。據轄區交警大隊介紹,返程高峰遇到了綿綿細雨,一些駕車人急著趕路,結過導致了小事故頻發。

  與上面兩個高速不同的是,此次返程高峰寧洛高速往二橋方向一直是處於車多積壓的狀況,而且是非常嚴重。下午5點左右,南京高速七大隊不得不通過微博發布消息,提醒往二橋方向的駕駛員盡量選擇三橋繞行。而到了傍晚6點左右,寧洛高速往二橋方向採取了臨時封路措施。“都是返程車輛,有的是通過二橋前往市區的,有的則是過路的。”

  昨晚7點半,記者從相關交警大隊了解到,目前各大進出城通道車輛積壓情況出現了緩解,估計到8點前后會逐步恢復正常。

  春運客流

  今天將迎來第二波返程高峰

  昨天,南京已經迎來了第一波返程高峰,橋北客運站、中央門站昨天一直處於“車多緩行”狀態。今天南京又將迎來節后返程第二波高峰,並和上班高峰疊加。在隨后一個星期內,民工流也將逐步加入返程大軍。2月10日后還將陸續迎來以學生為主的返程客流高峰。據悉,1月22日至1月28日春節黃金周期間,南京全市公鐵航共發送旅客420.82萬人次。

  鐵路:南京站是中轉站“人氣十足”

  今年火車站的返程人數,要比往年多,因為南京火車站的定位又發生改變,特別是京滬高鐵開通之后,南京已經成為一個中轉大站。許多安徽、四川等地想去上海、蘇錫常、杭州等城市打工的人,由於買不到直達的火車票,會選擇在南京中轉。而像南京周邊地區想乘坐京滬高鐵去北京的旅客也前來中轉,所以這部分人明顯增加。

  同時,記者也了解到,目前北京方向1月31日之前T66次臥席基本售完,南站京滬高鐵28日部分時段較為緊張,D350票額較多。滬寧線高鐵運能充足,能夠做到隨到隨購,隨購隨走。南站徐州、蚌埠京滬高鐵部分時段較為緊張。南站合肥、武漢圖定列車D3073、D3077、D3083次票額較為充足。南京站蘇北圖定列車K8502、K8454、K8576剩余較多。廣州、深圳方向的列車車票隻剩個位數。

  公路:南京至深圳、東莞車票漲價

  南京節后出行客流並不多,所以除了廣州、深圳等方向的車票比較緊俏外,到其它地方的車票都比較好買。不過,昨天記者在車站還是看到不少旅客,上前一問,很多都是來南京中轉的。記者在中央門站碰到了一行二十人,其中一位告訴記者,他們是宜興人,剛從汽車站下車,想去火車站購買到北京的火車票。他去年和幾十個老鄉在深圳一家外貿企業打工,年前老板要求正月初六必須趕到廠裡,初七正式上班:“老家沒有直達北京的火車,我們隻能先乘汽車到南京,然后再轉火車。”像他們一樣來南京中轉的旅客還有不少。

  記者了解到,目前公路方面,主要以短途為主,尤其是南京周邊地區200公裡左右的探親訪友和旅游的人較多,班車整體實載率較去年有大幅提升。鐵路方面,主要集中在山東、河南等方向,其中杭州等方向客流增長明顯。

  票價方面,從昨天起,南京至深圳漲至620元,南京至東莞漲至600元,基本都漲了100多元。車站方面表示,根據相關規定,汽車票的價格允許在最高限價范圍內自行浮動。此次漲價將一直持續至2月3日,2月4日起價格將回落,如南京到廣州從550元降至390元,南京到深圳從620元降到450元。

  記者親歷返程高峰 

  服務區泡方便面也要排好長的隊 

  春節前,記者回老家鹽城過年,考慮到昨天可能有雨雪,返程南京的車輛過於集中,27日(大年初五)下午記者便驅車提前回寧。讓記者始料未及的是,當天下午回南方的車流便非常大,沿途不時出現“狀況”,回南京3個小時的路程結果走了5個小時。

  27日下午2點30分,記者驅車來到寧靖鹽高速從鹽城大岡入口,隻見入口處等候進入高速的車輛排起了長龍。也許是准備不足,高速道口收費員有點手忙腳亂,耐不住性子的司機使勁摁著喇叭。不一會兒,記者身后又排滿了其他車輛。進入高速路面數百米出現了岔道,一股往南京上海方向,一股通向連雲港。記者看到前方所有車輛均駛往南京上海方向。選擇南京上海方向后,記者看到兩個車道內各種車輛魚貫向前,不時有小車穿插超車,一時險象環生﹔透過中央隔離帶發現,與向南方向形成強烈對比的是,北向車流非常小,隻能偶爾看見一兩輛車子。盡管車流很大,行車小心的記者在最初的旅途中還算順利。走完50公裡,記者進入興泰(泰州界)服務區,發現整個服務區成了一個大型的停車場,各種小車、大客充斥其間,排隊加油的車輛排成兩條長龍,艱難地挪著車身﹔超市門前,等著給大碗面泡開水的旅客同樣排起了長隊。其中一名家住鹽城鹽都區的張先生告訴記者,他在上海打工,初七上班,但年前單位建議他們初五晚到單位,一是考慮到初六路上可能很堵,二是提前到單位大伙可以先喝頓“開工酒”。結果,初五路上車子就這麼多,是他沒有想到的。

  短暫停留后,記者重新上路。誰知,剛駛出10多公裡,前方便“走不動”了。著急上前的車輛,“借用”右側緊急停車道向前,兩股車道迅速變成三股。挂前進擋、加油門、剎車、等待、再挂前進擋……一時間,這樣的機械動作被不斷地重復。整個車流如蝸牛般向前爬行。40分鐘后,記者看到有警車從后方“擠”上前,在道路的右側記者看到,一輛被撞得面目全非的小轎車“坐”在清障車上,清障車后面還拖著一輛變形的小貨車。路牙處,一位男子癱坐在地,可能已經受傷。很顯然,小貨車與小轎車發生了“親密接觸”。駛離車禍發生地,轉入寧通高速后,記者發現這裡車流量同樣很大。剛過儀征,擁堵再次出現,車輛不得不繼續蝸行。接近六合時,一輛槽罐車和一輛小車停在路邊,路邊一段護欄出現了嚴重的凹陷。清障人員正緊急處理。原以為過了此地路會好走點,結果前方車輛依然在爬行。半小時后,記者發現因六合界內施工,北側道路被佔用,有關方面隻好臨時佔用南側一股道,兩股車流被縮成一股,直接導致車行緩慢。在長江二橋的北側,記者又遭遇龐大的入城車流,緩慢行駛后過江,到家后已接近晚上7點半。270公裡,3個小時的路程,記者用了5個小時。本報記者王國柱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