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草、茅台價格瘋漲 誰在制造“瘋狂的禮品”?--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虫草、茅台價格瘋漲 誰在制造“瘋狂的禮品”?

2012年02月01日08:0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物質與功利裹挾之下的禮品,難免成為人們難解的“心結”,也容易淪為違法犯罪、謀取私利的工具

  虫草價格瘋漲至每克700元以上,53度飛天茅台已然“飛龍在天”,市場零售價普遍沖破2000元,洋酒拉菲勢頭也很凶猛,1982年的拉菲價格十年間上漲近10倍,這還不算,這些東西價格越上漲,越是受人吹捧。龍年春節到來之際,一些商品“龍騰虎躍”的氣勢頗為引人注目。國內禮品市場上,高檔禮品呈上升勢頭。

  虫草到底多補人?茅台到底多好喝?拉菲究竟是個什麼味兒?在精明的生意人看來,這都不是關鍵。譬如虫草,盡管價比黃金高,盡管有專家認為其藥用價值如同蘑菇,但人們大多“買的不吃,吃的不買”,而是把它當作一種高檔禮品你來我往。也就是說,虫草之所以貴,不是因為是“好藥”而受青睞,而是作為“豪禮”受追捧。

  隨著經濟社會發展,人們的腰包鼓了,市場的選擇多了,社會交往頻繁了,禮品升級換代、價格提升,也順理成章。更何況我國素有“禮儀之邦”之稱,正常的人情往來,隻要個人經濟能力允許,本來無可厚非。但在禮品市場,諸如“瘋狂虫草”、天價煙酒等高檔禮品大行其道,並且“越貴越搶手”,這種連經濟學家們都感到困惑的“吉芬現象”,值得人們深思:“瘋狂的禮品”背后,是否存在深層的社會原因?

  “千裡送鵝毛,禮輕情義重”,重視傳情達意、精神交流,是送禮真諦。然而,現在的問題是,很多人用禮品價格衡量送禮心意,把高端禮品視為身份象征,在貴重程度的攀比中炫富斗富,誤以為“禮越重越親”,寧願“隻送貴的不送對的”。在物質潮流沖刷下,禮品的情感內涵、文化意味被稀釋乃至變味。面對一件件光華四射而人情味不足的禮品,人們難以感受到孝心、敬意和祝福。這種“重禮輕情”的社會心理滋長蔓延,不僅持續推高著一些高檔禮品價格,更讓不少人逢年過節有“送禮焦慮”,比如在“重禮”壓力之下,春節“恐歸族”們以回家為畏途、視過節為“過劫”。

  物質與功利裹挾之下的禮品,難免成為人們難解的“心結”,也容易淪為違法犯罪、謀取私利的工具。當名家字畫成為“雅賄”載體,當購物卡暗藏行賄玄機、奢侈品充當“關系通行証”,被金錢、權力異化了的禮品,如同一個個吞噬社會資源、毒化社會風氣的潘多拉魔盒,滋生了“盒子裡的腐敗”。

  異化的禮品,像一面鏡子,折射出物質越來越豐盛、選擇越來越多元的今天,堅守價值理念、彰顯文化追求、保持生活品質,面臨著更為復雜的考驗。那些拎著名煙名酒奔走於送禮之途去完成“任務”的人們,或許正陷入某種物質迷局與心靈之惑。因此,讓禮品回歸情意本位,讓送禮變得清新親切,還有賴於人們的文化自覺,有賴於一種新型消費文化的塑造。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