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節后用工難缺口達20萬 業內建議提高薪酬--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深圳節后用工難缺口達20萬 業內建議提高薪酬

2012年02月17日08:26    來源:中央電視台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深圳面臨“用工難”

  (一)深圳節后用工難,缺口達到20萬

  從2月11日開始,深圳開始了名為“南粵春暖”的招工大行動。在這場為期兩個月的活動中,深圳將組織至少500場招聘會,大約3萬家企業入場招聘。如此大張旗鼓地招賢納士,是因為今年深圳春節之后用工缺口高達20萬人。究竟這樣的用工缺口是由於春節帶來的“階段性”缺口還是真正的用工荒呢?來看記者在深圳的調查。

  張全收,是深圳全順人力資源開發有限公司的董事長,他還有個外號,“農民工司令”,手下的全順人力資源是深圳最大的勞務派遣公司,經濟半小時欄目組曾多次採訪過他。一大早就帶著員工走步,跑操,張全收顯得精神抖擻,但看得出來,事實上他比較疲憊。張全收告訴記者,這段時間,他一直在深圳和河南老家之間來回奔波著,到現在,手下的員工已有七、八千人陸續返回上崗,但和去年比,返回的人數在減少,今年比照往年少回來十分之一。

  在2007年,經濟半小時欄目就曾對全順公司進行過報道,當時,面對農民工就業淡旺季不均、用工和求職信息不暢的局面,全順公司將農民工接收后進行培訓,再分別派遣到各用工單位,實現資源的有效整合,在農民工沒有工作待工期間,由公司負責提供食宿,即使不上班依然發放保底工資,由此創造了“全順模式”,經過幾年發展,2011年最高峰時,員工達到了兩萬多人。張全收說,往常這個階段,返回公司的員工應該接近萬人,但今年沒有達到。另一方面,來要人的公司卻是絡繹不絕。深圳市中信太和通訊設備有限公司,全順公司的常年合作伙伴,公司負責人用“搶”這個詞來形容他們今年到全順公司招工時的心情,在公司的一個生產車間,記者注意到,總共6條裝配線中,有3條空著。邵炳蔚說,中信太和已有10年歷史,是深圳市的高新技術企業,聲譽、待遇在同行中都名列前茅,即使是這樣,通常情況下他們需要員工2000多,但現在缺口還是達到了三分之一。邵炳蔚還說現在公司的訂單非常的飽滿,他們等待新員工就像久渴等水一樣。

  象久旱等雨一樣等員工的不只是中信太和,在全順公司的培訓基地,記者注意到,許多工廠干脆把招聘廣告貼到了這裡。來這裡搶工人的不僅有深圳,廣東省內,甚至還有東北地區的企業。

  (二)招工形勢變化大,企業排隊找員工

  這次深圳之行給記者留下深刻印象的不是閑置的生產線,而是招工廣告上的內容,從工作、居住環境,工資待遇,到圖書館、郊游、運動會,看得出來,為了招工,企業可是動足了腦筋。從工人排著隊找工作,到企業排著隊找員工,短短5年的時間,用工形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了這樣的變化呢?

  在深圳全順公司的培訓基地裡,張全收送走了200名趕往福州的工人,寬敞的基地大院內立刻空曠了許多,這和三年前形成了鮮明對比。這是記者2009年2月在全順當時的培訓基地拍攝的畫面,將近兩千名員工無法上崗,隻能日復一日地在這裡等待。

  經濟半小時欄目已經對全順公司跟蹤採訪了五年,從2007年的用工市場淡旺季不均、供求信息不對稱,到2009年金融危機后的就業難,再到現在的招工難擴展到內陸、東北地區,張全收經歷了變化日益劇烈的五年,那麼,是什麼造成現在的招工難呢?

  記者採訪了全國人大代表、深圳全順人力資源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張全收。張全收告訴記者,因為它都分流了,全國各地在分流,不像過去內地城市來深圳打工,一來都是一大堆,一來都是,一個廠子是幾千上萬人,過去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春節過后,他專程回河南老家進行了調研。根據河南相關部門提供的數據,2011年,河南農村勞動力省內轉移1268萬人,省外輸出1190萬人,省內轉移首次超過了省外輸出。對於宏觀數據,張全收無從把握,但從身邊來看,分流確實實實在在地發生了。

  在全順公司,記者認識了2009年金融危機后來到這裡的孫瑞芳,小孫家在開封縣,2009年待工了近一個月后,終於在全順公司找到了工作,心懷感恩的孫瑞芳轉年把村裡的10來個小姐妹全部介紹到了全順,但現在她們中的多數都回到了家鄉。據她說,有的是年紀大的,在這兒堅持一年,因為2010年比較累﹔有的因為家庭情況沒來,那時候來的都是20左右了,我們那裡結婚早,現在應該都結婚了。十個裡邊現在就剩一個了。

  對於勞動力的這種分流,張全收從這幾年員工去向的變化上也有了體會。2007年,經濟半小時採訪全順公司的時候,全順的員工全部在珠三角就業,培訓基地所在的鎮用工就有3000人左右,2009年,公司開始把員工輸送到珠三角以外、福建等地,現在員工就業則以福建、河南、山東、遼寧等地為主,培訓基地所在的鎮已經沒有一名全順工人,珠三角用工佔全部員工比例不到30%,眼下他們已不得不考慮將總部遷往老家河南。張全收說,他們過去是以深圳為總部,現在要以中原為總部,覆蓋全國各地,深圳都准備在改成辦事處。

  (三)勞動力內陸轉移,深圳用工何去何從

  在產業轉移的大背景下,返鄉創業、就地就業成為大趨勢,中西部地區接納勞動力的能力越來越強,甚至像河南、重慶等地還出現了省內轉移勞動力超過了輸出勞動力的情況。長三角、珠三角等地的用工形式更加嚴峻。那麼深圳如何解決用工缺口?

  記者採訪了大成食品大連有限公司總經理李文懷。這位日本籍的總經理告訴記者,他現在投入精力最多的就是在招工上,那麼如何解決招工難呢,參考日本工廠的管理經驗,李文懷給出的答案是:招人不如留人。

  李文懷舉了一個形象的例子:比如說招一個新員工來串串,新員工一小時他可能就串20串,串30串,而一個老員工一小時可能串80、100串。那我甚至可以給老員工3倍的工資。

  當然,李文懷說的3倍只是打一個比喻,但是增加薪酬,這確實是企業面對招工難的共同反應。以全順公司為例,能清楚地看到員工薪酬變化的曲線。這是2007年的採訪資料,從這張工人的工資條上可以看到,她這個月的工資一共是1329元。2009年來到全順的孫瑞芳告訴記者,她當年的每月工資是1400到1500元,2011年,她的月工資就超過了2000元。

  而在全順今年的招工表上,月最低保底工資已經達到了2300元。全國人大代表,深圳全順人力資源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張全收告訴記者,這是因為深圳市剛剛調整了2012年最低工資標准,現在深圳全日制就業勞動者最低工資標准為1500元每月,為目前全國最高。提高標准后,全順對與自己合作的工廠也挑撿了起來。張全收透露了一個新情況,現在每天來要人的工廠很多,但符合他們合作條件的卻不多。因為公司總部在深圳,公司的工人要拿到深圳的工資標准,深圳現在8個小時最低工資都是1500了,不管這裡的工人去到河南,還是去到大連、福州下面,都要拿這個工資的標准。也就是說,全順員工和合作企業實行的同工同酬,在有些地區甚至是同工高酬,全順的運營費用全部要由合作企業單獨支付,這樣就導致小型工廠根本無法與他們合作,也就是說,小企業才真正面臨著難以逾越的招工難。他說,有實力的大的公司、大的企業可以用我們的,但要是公司都是兩三百人,三五百人,那它就不會用我們的人。

  除了提高薪酬,一些實實在在的變化也在發生。在採訪過的幾家工廠中,記者都看到了這樣的宣傳欄,所有的員工以同等身份參加競賽、表演、郊游等活動,在孫瑞芳居住的宿舍內,工廠今年還將為每間宿舍安裝電視。不過採訪中,孫瑞芳告訴記者,即使待遇再提高,條件再改善,從她身邊來說,出來打工的還會日漸減少。因為像她那一片我們兩個最小的,就剩我們兩個了。也可以說,就是我們兩個現在屬於這個年齡,然后再往下就是10歲左右的小孩子了。

  薪酬在提高,工人卻還有可能持續減少,如今,多數企業已不得不考慮應對這樣的未來。大成食品的總經理李文懷告訴記者,做為熟食品加工企業,他們曾經的賣點就是純手工制作,但現在,調整已勢在必行。他表示要逐漸用機械的生產方式來帶動人工為主的生產方式,提高效率、機械化,少用人。

  記者就這一問題採訪了深圳市中信太和通訊設備有限公司總裁辦副總裁邵炳蔚,他說這要從完工培訓、培養,企業文化營造,包括內部的管理,如何由原來勞動密集型,轉變成半自動化、自動化,減少員工,最起碼提高它的效率,讓企業的成本還在一個可供范圍內。

  提高員工薪酬,完善企業文化,盡可能提高機械化程度,看來這已成為企業面對招工難的共同選擇,但邵炳蔚也透露了一個新情況,在他看來,和招工難一直相伴的還有另一面,那就是大中專學生的就業難。2011年,中信太和曾招聘了一批大中專畢業生,但一年時間,流失率就達到80%以上。學生一看是工廠招工,是勞動型密集企業,他們覺得對於大學生應該進寫字樓,應該當白領。比如招進來30個,最后剩大概就三四個、四五個。

  流失率達到80%以上,這導致企業成本極高,現在他們對待面對大中專畢業生的招聘已相當慎重。面對招工難和就業難的矛盾局面,邵炳蔚希望畢業生們能調整好就業心態。

  (四)用工難、求職難,難在何處?

  深圳作為珠三角重要的制造業基地,依然吸引著全國各地的求職者,但即便如此,深圳也面臨開春之后的用工荒,究竟是哪裡出現了錯位?記者跟隨一位求職者,了解了一下他的求職情況

  小甘是四川人,今年23歲,學的是給水排水專業,去年大學剛剛畢業。正月初九,深圳人才大市場開門第二天他就早早的來到這裡尋找適合自己的工作。小甘告訴記者,在來人才市場之前他在網上已瀏覽一遍,篩選了幾家,然后才過來面試的。採訪中,記者發現,眾多求職者對薪資的要求都在提高。包吃包住,一個月工資三千元,是剛畢業的大學生小甘對深圳夢的最低要求。而那些有資歷的人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其中一位求職者說一般底薪加上一年的年薪要在十來萬左右。

  雖然今年的求職人數增加了一些,但記者在採訪中發現,企業招工缺口依然較大。劉先生是深圳一家IT企業的人力資源部總監,他告訴記者,由於企業效益不錯,今年要進一步發展,需要補充更多的人員進來,縱使今年員工的工資已調到接近六千,但招工壓力還是很大,記者在劉先生的電腦裡的招工計劃表中看到,計劃招收的人數和實際招收的人數缺口確實不小。

  深圳市宜搜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人力資源部總監劉中華告訴記者,先在的用工缺口還是比較大,去年公司全年引進了178人,而這只是完成了我們招聘任務的80%,還有20%沒有完成。今年的任務在2011年的基礎上還要比去年增加40%,應該說這個招聘難度也是比較大的。

  (五)企業轉型機械化,力求突破用工難

  一方面企業招工確實面臨種種困難,另一方一些企業已經開始尋找方法來解決招工難的問題,他們是如何來做的呢?記者在深圳寶安區一家企業看到,工廠裡擺滿了自動化設備,已看不到多少工人,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去年公司花了三百萬從日本採購了一套全自動設備,使產能提升了3.5倍。深圳市雷凌顯示技術有限公司生產經理薛海軍說,以前一個小時可以打3萬個點,這台機一個小時可以打10萬個點。

  隨后記者跟隨工作人員來到一台設備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台設備是在深圳一家設備制造企業定制的,花了六十萬,但卻可以省去三十個員工,產品的品質也得到了保証,而且成本回收較快,基本上半年就回本了。

  在一家專為制造企業提供設備的企業看到,負責人正在和員工商量如何為客戶定制的設備解決一些技術環節的問題,他告訴記者客戶一次性向他訂購了三台,這三台設備送過去后工廠可以一下次少用一百二十人。

  深圳市騰盛工業設備有限公司總經理盧山告訴記者,按照他之前的想法要招很多工人回,但是現在基本上少了,因為一台設備可以節省三四十人以上,效果是比較明顯的。所以這兩年找他定制設備的企業越來越多,公司的效益也是越來約好。

  此外,記者在一家專為餐飲服務行業提供廚房機器設備的企業了解到,這家企業生產的設備去年銷售額翻了五倍,產能翻了兩倍,今年年初的訂單已接近五百台,記者看到工人正在忙碌的安裝設備,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旁邊做好的幾台這幾天就要給客戶送過去,客戶對他們的產品還是比較認同的。這家公司的運營總監告訴記者,實際上這個設備已經能夠用機器烹飪取代人工,至少對中低端廚師完全起到替代作用。

  在一家使用這種設備的餐廳,記者見到了這種設備。這家餐廳的座位在一百個左右,但翻台頻率非常高,僅中午就要翻台六次,就餐人數可以達到五六百人,記者在廚房裡看到,廚房面積並不大,並未看到廚師在炒菜,隻有兩台機器在炒菜,負責人坦言,使用這種設備后,的確節約不少人力成本。

  在廣東佛山均安一家服裝企業中,同樣安裝調試新引進的現代化制衣設備,現在已經開始批量生產了。這裡的車間組長告訴記者,這條流水是現在引進國內比較先進的一條。在這裡,從裁片到后面一直下去,經過員工相互協作,大約35秒左右,這一件合格的成品出來了。

  奧奇服裝有限公司董事長陳祖福也表示,我們工廠效率提高了差不多三分之一,所以今年的年頭他就考慮用這種方法來提高效率的,能夠節約大概百分之十左右人工。

  總之,面對勞動力成本上升,均安的服裝企業紛紛進行技術革新,特別是引進國外現代設備替代人手,如自動吊挂生產線、新能液氨絲光、激光機牛仔工藝等高新科技。目前進行這種技術革新的企業已有10多家,正在嘗試的有20多家。政府還引導企業使用精益生產車間管理模式,不斷提高管理水平。

  無論是用人性化的關懷來留住員工,還是干脆用自動化的機械設備來取代員工,都是企業在想方設法破解用工難題。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看到靠低成本擴張的簡單加工業模式即將走到盡頭,要在嚴苛的的市場環境中不斷前行,隻能依靠更加先進的技術和更高的效益來支撐。換一個角度來講,眼下的“招工難”正逼迫企業加快升級換代的速度和力度,也說明中國經濟的轉型期正在來臨。在這樣的背景下,企業要做好大量淘沙的准備,邁過這個門檻,相信企業會走出一片新的天地,中國經濟也將迎來新的契機。
(責任編輯:喬雪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