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省份公布2012年GDP增長目標 調低增速成共識--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31省份公布2012年GDP增長目標 調低增速成共識

2012年02月23日08:31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31個省份去年GDP總量和今年的增速目標均已公布,調低GDP增速已經成為共識。數據顯示,在2012年目標設定中,僅海南的增速比去年稍高,其他30個省份均持平或下降,天津的降幅最高,達4.4個百分點。據各省份公開數據累計,去年31省份GDP總量達51.44萬億元。

  【關鍵詞 目標】

  經濟預期增速普遍調低

  專家稱,增速調低並非就會影響生活水平提升

  數據:從各省份公布的數據看,今年各省份的目標普遍偏低,有的省份與2010年目標相比,更是大幅下降。比如,重慶2010年增速為17.1%,2011年為16.4%,2012年預期增速13.5%﹔天津2010年增速為17.4%,2011年為16.4%,2012年設定為12%。

  解讀:友成基金會常務副理事長湯敏表示,經濟增速調低,主要是今年整個國際國內經濟增速放緩。一方面是隨著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各省份基數變大,要一直保持高速增長比較困難。更重要的是,今年形勢普遍困難。從國際上看,歐危機正在發酵,遠未解決,外貿出口等勢必受到影響﹔國內形勢較為復雜,地產調控之后一直低迷,高鐵等投資領域出現縮水。

  湯敏表示,GDP增速調低,並非就會影響居民生活水平的提升。居民生活水平更多的是受經濟質量和效益的影響,質量提高了,利潤率高,這樣收入就上去了。如果光靠投資拉動,GDP增速再高,居民的生活水平也可能被拉低。

  【關鍵詞 增速】

  貴州最高14%京滬最低8%

  專家稱,東部主在調結構,西部主在縮差距

  數據:從增速看,2012年GDP預期目標最高的為貴州,達到14%﹔最低的為上海、北京,均為8%。“西高東低”特點明顯。在31個省份中,海南今年的目標為13%左右,高於去年12%的增速﹔北京、寧夏設定目標與去年持平,分別為8%和12%﹔其余省份則均有不同程度的降幅。

  解讀:經濟學者馬光遠表示,西部發展相比較為落后,自然需要保持較高的增長速度,以縮小和全國的差距。而北京、上海等地人均GDP已經突破1萬美元,經濟發展到了不同的階段,調整GDP增速也是大勢所趨。

  東部地區GDP基數很大,能夠保持8%左右的增速同時實現轉型,已經很不容易了。像上海、北京等地,高端制造業和服務業的比重在不斷提升,對房地產的依賴在降低。同時,隨著這些區域經濟的發達,生活成本變高,也逼著這些城市轉型,勢必造成增速較低。

  湯敏表示,從目前看,廣東、北京、上海、浙江、江蘇等地,淡化單純的GDP增長目標的用意已經非常明顯。北京市發改委相關負責人此前接受採訪時表示,北京將目標設定為8%,主要是要實現調結構,提高經濟發展質量。

  【關鍵詞 發展】

  廣東GDP總量突破5萬億

  專家稱,東部轉型壓力加大,西部機遇挑戰並存

  數據:從數據看,各地2011年GDP總量差距較大。最高者廣東為5.3萬億,江蘇4.8萬億,山東4.54萬億。相比之下,西部部分省份則比較低,比如西藏0.06萬億,青海0.16萬億,寧夏0.21萬億。

  解讀:湯敏表示,從當前看,東部、中部和西部地區,發展階段已經明顯不同。廣東超過5萬億,上海、北京人均GDP已經突破1萬美元。不同階段,從發展上也有不同目標。

  湯敏表示,從過去幾年看,東部地區的GDP增速普遍比西部要低。這一方面是國家近年來開發西部、振興中部、縮小差距的舉措﹔同時也是東部發展階段所致。對於發達地區而言,經濟體量增大之后面臨的轉型壓力更大,放慢腳步為的是轉方式、調結構。

  西部目前也面臨著產業轉移的機遇和挑戰。湯敏認為,產業引來之后,稅收較高,就業增加,可以增加GDP﹔而與此同時也有挑戰,因為會帶來環境保護、基礎設施、運輸等方面的壓力,因此需要正確對待。本報記者 蔣彥鑫

  ■ 疑問

  實現目標有何難度

  問題:雖然此次各省份紛紛下調目標,但和全國“十二五”設定的7%的增速相比,各地的增速依然較高。目前沿海以出口拉動的省份,外貿不好的情況下,今年增長目標如何實現?有些省份的地方債水平較高,房地產調控繼續從嚴,怎麼保証高增長率?

  解讀:湯敏表示,從一般規律看,計劃設定的目標往往比實際要偏低。雖然國家設定目標為7%,但基本上實現目標會比這個高。同時,國家設定這個目標,也是給各個省份發信號,希望各地不再片面追求GDP高增長。

  馬光遠表示,外貿對經濟發展影響不會太大,目前各省份需要搞好內需,做好轉型。當前的房地產調控政策,確實會在短期內影響到政府的收入,但並非就不要這個產業了,而是要通過政策疏導解決問題。當前房地產企業出現問題,是多年來問題的積累所致,即房價過高。一旦價格出現合適區間的調整,這個產業自然就會恢復過來。

  湯敏表示,從當前看,雖然各省份目標並不高,但完成起來也並非沒有風險。國際大環境不好的情況下,國內房地產增速低,拉低其上下游的多個產業,加上各地有著“十二五”節能減排目標,再加上今年換屆等因素,各地經濟平穩增長顯得尤為重要,還需要地方政府發揮智慧。


  【聲明:本站內容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版權所有:新京報社】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