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市調控不能受錯誤信號影響--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樓市調控不能受錯誤信號影響

陳志龍

2012年02月27日08:05    來源:人民網-《國際金融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每一次房地產泡沫的成熟直至破滅,都是政策曖昧縱容和投鼠忌器的結果,這是寶貴的鏡鑒,當前房地產調控進入深水區,一著不慎,全盤皆輸,一個曖昧的錯誤信號足可開啟通向混亂的大門,不僅使政府的公信力受損,調控成果或將毀於一旦。

  早春二月,深度調控的中國樓市,在深度角力中,一股股對沖政策的暗流在涌動。

  先是皖江經濟帶上的蕪湖市推出“免稅、補錢、送戶口”的刺激樓市新政,隨后,寧波象山縣又悄然變通“限購令”,稱隻要一次性付款便可購買多套房。與此同時,在中國房價龍頭城市上海,房管部門又對限購政策作出最新“解讀”:居住証滿三年可購第二套房。

  各地自行其事的小動作不斷,有的冒頭了,有的正猶豫。筆者所在的南京也曾考慮過推出類似計劃,但南京市住建委的一位負責人對筆者表示,“太敏感了,南京不敢帶這個頭。”

  應該說,現在是調控取得成效的一個重要轉折點,這一局面的取得來之不易。但持續兩年多的“史上最嚴厲”房地產調控,使得過度依賴土地財政的地方政府承壓能力已到極限。銀根的持續抽緊,土地市場亦紅燈高懸,土地在地板價上大量流標,去年全國土地出讓金不足前年的一半。而今年大量的平台貸款集中到期,審計署報告顯示,許多地方融資平台公司資產變現能力偏低、盈利狀況差。房地產銷售的萎縮、房企拿地謹慎及土地出讓困難等低迷,勢必帶來一連串的反應,影響到地方的土地出讓收入、房地產稅費收入,而仍然唯GDP和稅收考核的各級地方政府開始出牌,不斷放氣球,“探測風向和底線”。“做夢都渴望調控轉向”的地方政府“忽明忽暗地”“變相鬆綁”的小動作不時出現,混淆視聽,擾亂市場預期,使人無所適從。更大的風險在於,一些地方蠢蠢欲動地“放氣球”是得到左鄰右舍的極大關注和默契配合的,一旦氣球偵測“風向”無虞,一粒小火星很快就會形成燎原之勢,讓局勢失控。

  在復雜詭異的大環境下,全球做空中國的勢力在暗流涌動,以空頭大師查諾斯、麥嘉華、格蘭瑟姆為代表的眾多對沖基金囤兵中國香港,對賭中國內地的樓市泡沫崩潰,查諾斯放言,中國的房地產泡沫如果破滅,將以比迪拜慘1000倍的方式終結,美國《新聞周刊》將中國房地產泡沫破滅排在未來世界十大預測的第二位,英國《金融時報》稱,中國的房地產泡沫問題如果處置不當,將重蹈當年日本的覆轍,這些信號本該值得我們警惕。但在復雜的利益博弈中,所有的利益相關方都希望房價繼續上漲,“地方政府做夢都渴望房地產調控能鬆綁”自不必說,每個持有房產的人都不希望房價下跌,市場長期充斥的非理性“動物精神”不會偃旗息鼓,總是希望政策鬆動后的“報復性反彈”。然而,這種由共同利益所決定的繁榮注定不會長久。

  從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到2007年的美國次貸危機,從上世紀80年代的日本到眼下的美國和歐洲,歷史上金融危機的一個共同教訓都是絆倒在房地產這個“硬石頭”上。政府過度舉債且債務的高度不透明、大批公共工程盲目上馬刺激地價上漲、房價追著地鐵輕軌跑,加之金融系統對房地產領域的過度放縱和煽風點火,烈火烹油,助長泡沫膨脹和破滅。

  發達市場經濟國家泡沫經濟破滅的教訓說明,泡沫經濟是一條不歸路。泡沫吹大了,所有的利益相關者都不希望泡沫破滅。這種全民非理性的“羊群效應”和從眾心理,隻會讓管理者左右搖擺、首鼠兩端,縱容和助長吹大泡沫直至最后的破滅。房地產之於中國經濟,已越來越不是一個簡單的經濟問題,而是重大的政治問題和民生問題,中國房地產市場如果重蹈這場宿命,將會付出不可挽回的損失。從去年9月1日溫家寶總理在《求是》雜志撰文到新春國務院第一次全體會議,在不到半年的時間裡,總理五次表態,要堅定正確的調控方向不動搖,促使房價回歸合理,彰顯出中央政府調控房地產市場的堅定決心和擔當。每一次房地產泡沫的成熟直至破滅,都是政策曖昧縱容和投鼠忌器的結果,這是寶貴的鏡鑒,當前房地產調控進入深水區,一著不慎,全盤皆輸,一個曖昧的錯誤信號足可開啟通向混亂的大門,不僅使政府的公信力受損,調控成果或將毀於一旦。茲事體大,不可不察。
(責任編輯:喬雪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