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漲”字背后存蹊蹺 物價凸顯“三大矛盾”--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漲”字背后存蹊蹺 物價凸顯“三大矛盾”

劉元旭 劉敏 王海鷹

2012年03月05日08:12    來源:《經濟參考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糧食豐產了,食品卻領漲”

  “排骨一個月一個價,最高時每斤漲到30多元,菜、米、肉也賽著跑上漲,口糧開銷佔工資收入的比重越來越大了。”說起“一日三餐”的花費,北京西城區居民張秀英直嘆“太貴”。

  在新一輪物價較快上漲中,食品價格被視為“領頭羊”,讓

  百姓感覺“餐桌負擔”越來越重。

  全國人大代表、紡織女工張曉燕深有感觸地說,對於中低收入群體來說,消費主要花在“吃”上,感受更明顯“現在早飯吃一碗餛飩和一套煎餅果子要八九塊錢,比前幾年漲了一大截。”

  央行發布的2011年第4季度城鎮儲戶問卷調查顯示,68.7%的居民認為,當前物價“高,難以接受”。

  百姓感受背后有統計數據支撐。去年8月以后物價漲幅雖然開始回落,但全年5.4%的漲幅仍遠超年初4%左右的預期目標,其中食品價格上漲11.8%。

  令人費解的是,我國糧食產量實現“八連增”,為何食品價格仍大漲?

  對此,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常務副理事長鄭新立委員認為“表面上看農業豐收了,食品價格不存在大幅漲價的基礎條件,之所以出現急劇攀升,與去年的投機性炒作、一直以來糧食生產結構性弊端,以及調控預警相對滯后都有關系。”

  那麼,如何為百姓餐桌“減負”?

  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院長遲福林委員認為,“控物價”與“增收入”,要兩手抓、兩手都要硬。特別要避免中低收入群體陷入“收入跑不贏C PI”的尷尬。隻有雙管齊下,才能減輕普通百姓的生活壓力。

  “政府還要完善市場調控和監管,消除季節性、結構性農產品短供,嚴防投機炒作。”四川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永好委員說“同時還應加快發展現代農業,代替散戶種養模式,提高供給能力和競爭能力。”

  “產品已提價,公司仍喊虧”

  涉足食品行業的天津華明集團董事長劉乃蘭委員已年近七旬,她常常逛菜市場,也感覺當前物價偏高,她道出了“成本上漲”剛性拉高物價的無奈。

  “糖價從十年前每噸1000多元漲到4000多元,另外人工、水電等其他成本也在上漲,食品廠生產的冰激凌出廠價雖提高三四毛錢,但依然利潤微薄。”劉乃蘭委員說。

  對於成本推動,青島即發集團董事長陳玉蘭代表也深有同感。她說,作為一家主營紡織服裝的勞動密集型企業,去年僅用工成本就增加20%。

  融資遭遇“趁火打劫”,也是企業轉嫁和推高產品價格的重要因素。天津一位全國人大代表告訴記者,由於銀根收縮,貸款指標競爭激烈,銀行變相“抬價”導致企業融資成本大增,企業隻能給產品提價。

  另一個物價推手是國外“輸入性通脹”。歐危機發酵,大宗商品價格頻繁波動,一些國家濫發貨幣“救市”,對國內物價上漲形成潛在支撐。

  “如果一些企業難以轉嫁上升的成本,必將面臨生存壓力。”天津財經大學教授王愛儉代表說。浙江省工商聯一份調查數據顯示,去年以來,全省三分之二的中小企業成本提升30%左右。盡管部分企業產品提價,利潤仍然被“攤薄”。

  “企業的成本變化,直接影響物價走勢。”浙江新光控股集團董事長周曉光代表說,中小微企業佔全國企業總數90%以上,其產品大都是生活必需品,幫助中小微企業減輕成本壓力,就是“保民生、控物價”。

  鄭新立委員認為,應當繼續推進結構性減稅,降低中小微企業經營成本和融資難度﹔同時要完善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減少產品提價對物價的沖擊。

  “成本上漲是一個因素,但企業競爭力最終還是靠自己。”郝建枝代表認為,企業消化成本上漲壓力,不能一味靠提價,更要向產品創新和轉型升級要效益。

  “兩頭訴苦,中間喊冤”

  全國政協委員柴寶成曾做過追蹤調查:“菜園子”裡收購價每公斤4毛錢、6毛錢的蔬菜,讓種植戶“苦笑”,但到了市民的“菜籃子”裡,卻漲到了每公斤2元、4元。

  菜農抱怨“賣賤”,市民抱怨“買貴”,中間環節則抱怨“錢難賺”,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怪現象”?柴寶成委員認為,蔬菜流通環節多、流通費用高是“主凶”。

  這一點也得到劉乃蘭委員的贊同。她說,流通環節多,不僅導致層層加價,而且增加了損耗、人力等成本,成為推高食品價格的重要因素。

  “除了環節多,物流成本居高不下也是主因。”一些物流行業的代表委員說,長途公路運輸返程空載率高,利潤三分之二繳了過路費和油費“雁過拔毛”的各種罰款更不用說。

  一方面,超市、菜攤的租金隨價攀升水漲船高﹔另一方面,超市、商場收取名目繁多的進場費、上架費、廣告費、店慶費、返利費、促銷費、管理費、年節費等,這些最終都成為物價上漲的“推手”。

  全國政協委員、清華大學政治經濟研究中心主任蔡繼明等人表示,當前國內蔬菜流通成本佔最終菜價的三分之二﹔國內物流總成本在G D P中佔21.3%,而發達國家僅為10%左右。擠壓流通成本可為“降價”提供空間。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