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去GDP 官員政績如何考評--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除去GDP 官員政績如何考評

黃耀偉

2012年03月05日10:39    來源:中國廣播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據經濟之聲《天下財經》報道,“十二五”時期,中央政府確定的年均經濟增速是7%,5年下來總的增速是40%,但福建、黑龍江、廣西、貴州等9省區提出了GDP總量甚至人均GDP翻一番的目標。十一屆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民建中央主席陳昌智覺得,這些地方政府的觀點真不可思議:

  陳昌智:我當時就提出來,我們的環境,我們的資源能夠承受嗎?我到一個地方調研,他們說我要發展重化工。我就問他為什麼,他說沒有重化工就拉動不了GDP。

  全國人大代表、天津市財政局局長楊福剛對這種批評有保留意見:不把蛋糕做大,怎麼保証每個人分得更多?

  楊福剛:覺得我們不存在這樣的一個事兒。經濟不發展,什麼民生保障改善都談不上,面臨的矛盾和問題都解決不了!我們沒有考慮到什麼業績問題。

  全國人大代表、寧波市副市長王仁洲則否認地方存在“唯GDP”的做法:

  王仁洲:政績考核沒有的,真的是沒有的。現在哪一個地區還把GDP作為政績考核目標,沒有這樣想法的。我作為地方官員可以很負責地講這句話,你們不要太小看地方了!

  中國農業銀行高級經濟師何志成對王仁洲的這種表態只是笑了笑,不說不等於不這麼做:

  何志成:肯定沒有明確這麼說的,沒有一個明確這麼說的,但是暗中都在較勁,每個省市都在互相較勁,哪個省市的財政收入高,哪個收入低,還是都有一個排名觀的。

  GDP是最容易量化、最直接的考核指標,也最容易成為地方官員升遷考核的指揮棒。在GDP主導的考核機制下,地方依靠大量舉債、投資拉動刺激經濟增長。1978年以來,我國經濟保持了年均10%左右的一個高增長。47萬億的經濟總量背后,是高能耗、高污染的黑色GDP,帶血的GDP。GDP的考核指標還要不要?在“穩增長”面前,如何來平衡GDP和其他的利益訴求?

  GDP作為衡量經濟社會發展的指標,不能完全否定。也不能說GDP數字高,就一定是考核機制有問題。何志成說,西部地區的經濟增速已經連續5年超過東部地區,這種增長不能說它就一定有問題:

  何志成:西部地區比沿海地區、東部地區增長要快得多,因為沿海地區已經遭遇一個瓶頸了,西部地區基本建設剛剛開始,城市化進程剛剛開始,它的增長相對就要快。

  問題在於,東部地區如何尋找新的經濟增長點,西部地區如何避免靠房地產、鐵公基建設的老路子。陳昌智認為,轉變經濟增長方式這個課題,無論東部和西部都必須面對,而關鍵是強化環保考核機制。他列舉了這樣一組數據:中國單位GDP的能耗,2009年是全世界平均水平的2.3倍,到2010年,中國這一指標仍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2倍:

  陳昌智:我們從2.3倍降到2.2倍,有所前進,但這個幅度太慢了!也就說明我們經濟的質量和效益遠遠不如我們的速度來的快,這樣就是不平衡的,不協調的,不可持續的發展。

  強化環保考核機制,說來容易做來難。王仁洲說,寧波這幾年最大的感受是,沒有制度保障不行:

  王仁洲:嚴格評估、審批制度,我們一方面要減少審批環節,像能耗的審批,環評的審批,不但不能省,要加強,對有些項目實行一票否決制度。

  轉變發展方式,要實現增長和民生的平衡,把官員政績和“人民滿意”挂鉤。全國人大代表、日照市委書記楊軍說,加大民生支出,增加公共服務,才能贏得人民的滿意:

  楊軍:對老百姓的基本需求,都應該盡可能的滿足。大家最關心的居住問題,經濟適用住房、城中村改造、廉租住房,這些都一一落實。就業、健康、教育、文化,綜合提高幸福度指數。特別是城鄉統籌方面,讓農村得到更全面的保障,能夠得到更多的基本公共服務。

  經濟增長與經濟發展不能劃等號,GDP與官員政績也不該簡單劃等號,官員的政績應看國民的腰包鼓不鼓,國民的幸福指數高不高。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